自由之路,生化危机08

她平时总是孤单一人,朋友也只有莉莉——那是连样貌都记不清的已经去世的妈妈亲手给她做的。自己从出生起就在生病,所以不能和同龄的孩子们去外面玩耍,父亲为了治好她的病整日埋头工作,这让她更加孤独。但是自从乘上这艘船开始每一天都是那么开心。父亲每天都陪在她的身边,在船上还可以和那些船员们,以及有趣的何塞叔叔一起玩。西尔维亚觉得这是她长这么大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可是现在久违了的孤独又一次降临了,西尔维亚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父亲没有和她在一起,而且他已经离开房间很长时间了。当潜水艇浮上水面的时候,房间外一阵骚动,父亲出门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马上就回来,你乖乖地在这里等着吧。”
西尔维亚十分听话地一直在房间里等着父亲回来,可是现在她再也坐不住了。风声从门外呼啸而过,西尔维亚打定主意,从床上站起身来,抱起莉莉将门打开。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虽然感到有些害怕,可她还是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已“有莉莉陪在身边就不会有事的”,一边向前走着。只要走一会儿,也许就会看到船员或者何塞叔叔了吧,最好的情况就是能够看到爸爸。当然她并不知道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惨剧”,船员也好,洛佩斯也好,甚至是她的爸爸都已经不在了。
一会儿,她走出休息区来到了船倒的甲板。此时越过围栏能够看到远处的暴风,西尔维亚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大海,她呆呆地看着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大海所吸引。这时在她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西尔维亚并没有注意到,她只是默默地看着大海。一个湿漉漉的东西碰到了她的肩膀,吓得西尔维亚大声尖叫起来,头也不回地就开始跑。
“西,西尔维亚,等……等一下。”
那是一个她没有听过的声音,但确实是人类所发出的。西尔维亚停下脚步,慢慢回过头来,原来刚刚返回到自由号上的杰克就站在她身后。身上穿着的拘禁服长袖还在不停地往下滴着水。
西尔维亚问道:“叔叔,你是谁?我从来没见过你!”
“不,我曾经见过你。”这时杰克突然想起来他们第一坎见面的时候自己还戴着那个面具。“联邦警官……那个我就在他的身后…”
“啊,你是何塞叔叔的朋友!”西尔维亚也回想起来,“你的病,好了么?”
她指着杰克的脸说道,在她的印象里原本戴在杰克脸上的面具就是某种病症。
杰克意味深长地回答道:“啊,已经完全好了。”
“何塞叔叔呢,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杰克又回想起洛佩斯跌人大海中时的那张脸。
“其实就是何塞叔叔让我来接你的西尔维娅,我们一起走吧。” “可是,爸爸他……”
“爸爸和何塞叔叔在一起。” “真的吗?” “啊,当然是真的,我可以发誓。”
这当然是谎言,但是杰克在撒了谎之后随即就用发誓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直到刚才为止自己还是一个杀人犯,是一个已经放弃了人生的人,遇到眼前的这种情况又能对什么发誓呢?虽然对将来抱有希望是件好事,可是周围的人依然将自己视为杀人犯。即便发了誓最终也会被死刑台上的药物注射所抹消,结果誓言也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东西。虽然杰克在心里这么想着,可是他知道现在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事了,最重要的是赶快从这里逃出去。
于是杰克挽起袖子,向西尔维亚伸出手。
“好了,西尔维亚,大家还在等着我们昵。”
西尔维亚将自己的小手放到杰克的手中,杰克突然想起最后和他牵手的那个人,那是一个与眼前这个女孩有着相同名字的女人。
西尔维亚向杰克问道:“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杰克·特兰普。”
“哦,是杰克叔叔。你好,杰克叔叔,这是莉莉。” “哦,是莉莉啊。”
杰克看了看她怀里的小娃娃,西尔维亚还故意晃动了一下娃娃的脑袋。
不一会儿,卡中尉出现在两个人的眼前,杰克说道:“哦,我找到她了,咱们快点回救生艇上吧。”
卡中尉没有回答,呆呆地站在那里,手扶着围栏眺望大海。杰克来到她的身旁,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可是却什么也没看到,满眼都是灰蒙蒙的大海。
“潜水艇……不见了。卡中尉小声地嘟哝着:“看到那个怪物了吗?”
面对她的问题,杰克默默地摇了摇头。
“小心点,那个家伙也许就在这艘船上移动。不,应该说很有可能就在这里。”
“没错……”
突然响起的一个声音说道。卡中尉看了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对杰克说:“你说什么?”
杰克摇了摇头,就在这时他发现卡中尉身后的墙壁产生了某种变化。镶嵌在墙壁中的某块木材表面开始晃动起来,随即木材的纹理便发生了改变。杰克急忙对卡中尉大喊道“你的后面!”
还没等卡中尉转回身,从那块木材中就生出一个粗壮的树枝,一下扎进了她的身体中。那并不是什么树枝,从前端开始慢慢地显现出本体——一只乳白色锋利而又巨大的爪子。不一会儿,那块木材也恢复了本来的颜色,完成体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不是怪物……这是开膛手原本所应有的姿态。”
声音从完成体的口中发出,卡中尉已经被它的爪子刺穿,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眼前的这个生物,果然将人类的大脑完全保留了下来,准确地说应该是人类大脑所支配的究极细胞组织。安布雷拉至今为止从未取得的成功伟业.如今在这里终于诞生了。
内脏发出了悲鸣,血液不断地在体内翻涌,卡中尉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用细微的声音对杰克说道:“快,快跑。”
完成体看着她,动了动鼻子好像在闻着什么,然后发出了一声冷笑。
“女性鲜血的味道,虽然好久都没有闻到了,果然鲜血还是女人的好啊。你知道吗,杰克?女人的血和男人是不一样的,没有Y染色体所以才会更加甜美……这是我的经验告诉我的。”
虽然它在开玩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杰克紧紧地抱着被吓得发抖的西尔维亚,他自己的膝盖也在不停地颤抖。
“我说了……快跑……”卡中尉用尽力气再一次提醒杰克。然后抬起膝盖,抽出藏在脚边的小型匕首然后用力地刺入完成体的手腕中。完成体看着她,好像根本没有感到一丝疼痛。
“那是匕首吗?”
完成体将刺在卡中尉身体中的手抬了起来,悬在空中的卡中尉不停地蹬腿试图寻找一个着力点。
“这才是匕首。”
完成体说完,它身上的鳞片全都立了起来,好像变成了垂直的尖刀。然后,它一把将卡中尉紧紧抱在怀里。卡中尉发出了悲惨的叫声,并吐出了大口的鲜血。完成体十分享受地听着她的惨叫,就好像是在倾听一首喜欢的乐曲。
卡中尉的眼神随即变得空洞起来,她发出了最后的遗言“罗伯特……”
杰克没等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便抱着西尔维亚逃走了。完成体并没有追赶他们,它只是紧紧地抱着已经死去的卡中尉,像是在跳舞一样挪动着双脚,脸上浮现出一副恍惚的表情。

陆地在渐渐地靠近。
这艘船已经航行好多天了,大概还有几百海里就谊到达目的地了吧,至少离开陆地的时间越长,那么反过来说就代表着到达陆地之前的这段时问越短,毫无疑问,在大海的另一头肯定存在着陆地,距今五百年前伟大的前人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想到这里,洛佩斯才稍微感到有些安心。
洛佩斯和库里克二人几乎每天都要待在房间里监视杰克,一天当中有数次短暂的轮换休息时间,这样的日子不断地重复着。原本这艘船上的乘客就非常稀少,每天反反复复地和这些人碰面,彼此也都混了个脸熟。由于在这么一个有限的空间内,大家碰面的时候也都没什么可做的,基本上不是看着对方的脸,就是盯着大海聊聊天罢了。而每次的话题也都不外乎家乡,工作,家庭,以及兴趣爱好等等,虽然每到这个时候洛佩斯总是想和对方聊些有关篮球的话题,可是那些不是美国人的乘客来说好像对此根本不感兴趣,所以每次谈话都让洛佩斯感到索然无味。虽然他的身边有同是美国人的杰克和库里克,可杰克每天都是老样子,而库里克则是一名棒球爱好者,也就是说只要不回到陆地上,洛佩斯就永远都无法享受讨论这个话题的快感。
而且.由于洛佩斯和库里克是船上少数几个脖子上没有悬挂通行证的人,因此经常会受到其他人的询问。而之前库里克就曾强调过不要暴露自己的身分,并且规定对外一律宣称自己是美国联邦政府的工作人员,可洛佩斯觉得这么做实在是很麻烦,于是决定索性告诉其他人自己的真实身分。可即便如此,那些其他国家的人可能是受到了好莱坞电影的影响,他们只知道FBI和各城市的地方警察,对于联邦警官这种职业则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连洛佩斯自己也仅仅知道一部以联邦警官为主角的电影,在这个由一部很老的电视剧改编成的电影中,男主角是个医生,被怀疑谋杀了自己的妻子,而负责追捕他的人就是一名联邦警官。尽管如此,那终究是电影而已,虽然洛佩斯在实际工作中也会和穷凶极恶的罪犯打交道,但每天的工作只是很无聊的押解他们而已,更多的时候还是埋头于办公桌上那些堆积如山的文件当中。就拿这次任务来说,虽然护送的是“开膛手杰克”这样一个有名的罪犯,但是自己却依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因为洛佩-斯等人不过是美国政府的小喽罗罢了。
另外,其他的时候洛佩斯还按照约定经常与西尔维亚聊天。虽然洛佩斯还没有自己的孩子,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孩子相处,不过西尔维亚是个不怕生的孩子,经常主动来找他。大概她觉得洛佩斯是这艘船上的大人当中自己最亲近的人吧。这与出身和境遇无关,而是性格中的某部分让西尔维亚觉得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人。不过洛佩斯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每次和西尔维亚见面都只是陪着她做游戏。
今天正巧轮到洛佩斯休息,他百无聊赖地在船上散步。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夕阳渐渐地沉到海平面以下。洛佩斯路过食堂的时候发现里面人头攒动,十分热闹。他走过去一看.只见人群中有两个男人坐在桌子前正在掰手腕。虽然围在桌子周围的都是一些身体健壮的船员,可是坐在那里正在掰手腕的人却与这些船员不同,看上去就是一名普通的年轻人,体格好像和洛佩斯差不多,更有趣的是他的对手在用两只手掰这名年轻船员的单手。涪佩斯定睛一看,原来是他出海第一天时遇到的那个新闻记者。
就在这时.那个记者再也坚持不住了,他的脸涨得通红,大口地喘着粗气,双手向着反方向倒下。结果与其他人预想中的一样: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桌子上杂乱地放着欧洲各国的货币,记者拿出来的好像是张英镑,原来他们在赌钱,结果当然是记者输了。
“再来一坎怎么样?”一名船员对记者说道。
记者笑了笑,摇了摇头,船员们一看没什么热闹了,然后就攥着各自的钱散开了。
洛佩斯刚一走过去,还独坐在那里的记者就看到了他:“啊,警察先生。”
“是警官,我都告诉你很多遍了。不过,你输得好惨啊。”
记者站起身,来到洛佩斯身边。
“体力的问题罢了,我怎么能赢得了这些蓝领(体力劳动者啊?”
类似于“蓝领”这样的词,美国人在生活中是很少使用的,于是洛佩斯又一次确认了眼前这位记者的确是一名英国人。
记者和洛佩斯并肩走着,接着说道:“因为,我是以这个……头脑作为武器来取胜的。”说着记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警察先生呢,啊,美国人的武器应该是手枪吧?”
洛佩斯笑了笑,说:“不是警察,是警官。光有头脑是不够的,在我国政府工作的人,头脑和体力两方面都必须十分优秀。至少要州立大学毕业还要有相当于职业运动员的体力。政府需要的就是像超人那样的家伙,当然这两方面的素质我全都具备,所以才能得到现在的这份工作。”
“说到超人,他好像也是美国人啊。”记者笑了,“如果有那种能力的话就什么都能做到吧,为什么还要做政府的公务员呢,难道是因为正义感还是说作为美国人的那种为国奉献的精神?”
洛佩斯并没有回答。 “你有没有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你是从一开始就想成新闻记者的吗?”
“哈哈你好严肃啊。”记者又笑了笑,“不过,我经常在想,大概人类从刚出生时开始就已经确定了某种方向性,比如环境啊,从父母那里继承的遗传因子啊什么的。这么一看,人类只能成为他应该成为的东西,而不能成为自己想像中的其他东西。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上帝的,也不会发生奇迹。能够早一点儿发现那条早已被规划好的道路并乖乖地服从它,那样的人才是精明的。”
“原来如此,果然还是记者的脑子聪明啊。”
“而不想接受这些东西的人,就像是开膛手那样的人。我觉得,他是不想接受命运的安排才会做出如此残忍的行为。”
洛佩斯听到这里,反射性地皱了下眉。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名字,难道你们英国人十分喜欢关于那个家伙的话题吗?”
“别装蒜了,你就是负责护送他的人吧?” “真是什么事也逃不过你的眼睛啊!”
虽然洛佩斯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可还是被记者看穿了。
“没有什么事能瞒过记者的眼睛,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对别人说的,我这次的工作只不过是报道与这艘船试航相关的新闻罢了。”
“真是败给你了。”
“警察,不,警官先生是怎么想的昵?我指的不是开膛手的事情,而是我刚才所说的神啊、奇迹和命运什么的。”
洛佩斯认真地想了想,过了两三秒钟后才开口说道:“我只有一点不同意你的说法,我觉得上帝是存在的。只不过他的时间并不是那么充裕而已,所以也就不会轻易发生奇迹,虽然我一次也没有膜拜过他。但重要的是,如果轻易地就出现奇迹,那么这个奇迹也就不值得去珍惜了。所以为了确保上帝的尊严,奇迹只是偶尔才会出现。”
记者一言不发地盯着洛佩斯,而洛佩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话太可笑了?”
“不,真是独到的见解啊。警官先生的头脑的确十分优秀,而且这个想法还很有诗意。即使是从我这个新闻记者的角度来看,也是非常浪漫的。”
听了他的夸赞,洛佩斯的脸红了。
“奇迹啊,那么我们假设上帝是存在的,如果有天发生奇迹的话,警官先生会希望发生什么呢?”
“那样的话……啊,算了吧。作为人类来说,以自身的思维去向神明祈求奇迹的发生,这件事本身就很失礼。即便有一天奇迹会降临在我的身上,那也是命运的一部分而已,我只能接受。”
“这艘船上不是装载了很多药品吗?如果说其中混杂了一种能够引发奇迹的药物,你又会怎么做呢?”
“这个假设实在是有些过于理想化了,无论是多么优秀的制药公司,如果人类能够制造出那种药,那么上帝就该失业了。”
记者突然停下脚步,盯着洛佩斯的双眼说道:“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可能警官先生也会感到很为难,但是作为个人的好奇心,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什,什么?” 看着记者严肃的神情,洛佩斯吞咽了一口口水。
“药物也好,上帝的力量也好,无论什么都好。如果奇迹降临在开膛手的身上,进而改变他的命运,那么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洛佩斯默默地看着记者的脸,就在这时从他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说道:“何塞叔叔!”
洛佩斯回过头,看到西尔维亚就站在不远处,她的身边还有一名成年男子。
西尔维亚牵着男子的手向着洛佩斯这边走来。 “晚上好,何塞叔叔。”
“晚上好,西尔维亚,今天也很有精神嘛!” “啊爸爸,这个就是何塞叔叔哦。”
西尔维亚对那个男子说道,他马上将另一只手向洛佩斯伸了过来,
“我听西尔维亚提到过你,我是她的爸爸。” 洛佩斯连忙握住了对方的手。
“啊,初次见面,我叫何塞·洛佩斯。” “西尔维亚总是给你添麻烦,真不好意思。”
“不,哪儿的话。西尔维亚是个既聪明又听话的好孩子。”
站在洛佩斯身后的记者说道:“那么警官先生,我先告辞了。”
说完,记者转身向着客舱的方向走去。
洛佩斯回过头对他说道:“啊,那个,关于那个问题……”
“下次我们再讨论吧……另外,别忘了把手绢还给我。”记者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个,洛佩斯先生。刚才的那个人好像称呼你警官先生……”西尔维亚的父亲说道。
西尔维亚抢先回答道:“何塞叔叔是美国的警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莉莉还差点被枪打到呢。”
这时,西尔维亚怀中抱着的莉莉的头刚好垂了下来,看上去就像是在点头同意刚才小主人所说的话。
洛佩斯一脸尴尬的表情,西尔维亚的童言无忌让他下不来台,此时他只祈祷西尔维亚没有把关于另外那个叔叔的事情告诉给她爸爸。虽然这件事已经被记者发现了,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没被普通的乘客知道就不会引起什么问题。洛佩斯估计最坏的情况就是,这艘船抵达纽约的同时他就要踏上求职之旅。
想到这,他咳嗽了一声,问道:“那么,西尔维亚,你没有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啊?”
“放心吧,西尔维亚是个好孩子。”西尔维亚天真地笑着说道。
“西尔维亚,你先去那边玩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和洛佩斯叔叔说。”
听到爸爸这么说,西尔维亚用力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何塞叔叔,再见。”
她向洛佩斯挥着手说,洛佩斯也向她挥了挥手。
这时西尔维亚的父亲向洛佩斯说道:“洛佩斯先生你有孩子吗?”
“啊,我还是单身。”
“原来这样啊,西尔维亚跟你很亲近。总是喜欢跟我说何塞叔叔的事情……真的要感谢你。”
“不,其实也没什么值得感谢的……” “那个孩子,已经没救了。”
时间在一瞬间静止了,洛佩斯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但他又无法询问眼前的这位父亲。洛佩斯扭过头看了看夕阳照耀下的这个男人的侧脸,他正一边微笑着一边看着在橘黄色的夕阳中西尔维亚的背影。
“你知道她生病的事了吧?” “嗯,听说你已经安排她去纽约的大医院接受治疗。”
“那是个谎言。欧洲的医生确诊了,已经无法治疗了。”
洛佩斯看着他的侧脸,过了一会儿才小心冀翼地问道:“这件事,西尔维亚她……”
父亲摇了摇头:“好像是一种极其特殊的血液疾病,听说在一百万人中才会发生一例,所以根本没有治疗方法。我之所以会在安布雷拉制药公司工作也全都是为了这个孩子,即使是公司里的专家们也都是束手无策。并不是我吹嘘,安布雷拉制药公司恐怕是世界上最好的制药公司了。如果他们都没有办法的话,就真的只有放弃了。其实前几天我就已经辞职了,通过关系乘上了这艘船。我想至少在西尔维亚最后的日子里,能够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她那已经去世的母亲是美国人,而且是在纽约出生的,我们俩也是在那里邂逅的。之后.西尔维亚……出生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在不远处玩耍的女儿的身影。
“如果,有上帝存在的话……”一滴泪水滑过他的脸颊,“你相信……奇迹吗?我想要相信。”
洛佩斯并没有回答,他拼命地在脑海中搜索合适的话语,可是却没有找到,他甚至觉得刚才和记者谈话时自己的想法有些迂腐。
不一会儿,西尔维亚神采奕奕地跑了回来,父亲连忙将脸上的泪水擦干。
“你们谈完了吗?” “谈完了,那么,西尔维亚,差不多该回房间了吧?”
听父亲这么说,西尔维亚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我还想和何塞叔叔一起玩呢。” “叔叔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看到西尔维亚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洛佩斯蹲下身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西尔维亚,今天又不是最后一次见面。明天我们还会再见的,到时候叔叔再陪你玩好吗,听爸爸话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哦”
西尔维亚点了点头,在父亲的带领下向着休息区走去。洛佩斯怔怔地看着夕阳中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渐渐地走远,感觉心中有些东西隐隐刺痛,当那两个身影消失之后,他也回到了自己的船舱。
夜色渐渐深沉,洛佩斯他们开始准备休息,他和库里克两人每晚都会有一个人值夜班,而今晚刚好轮到洛佩斯。室内的灯光渐渐暗了下来,洛佩斯坐在床上,背靠着墙拿出在出航前买的报纸无聊地翻看着。库里克此时躺在另一张床上,而杰克依然坐在舷窗前的那把椅子上,头向前面垂着,好像已经睡着了。除了库里克偶尔发出的鼾声之外,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一片寂静,和平时的夜晚一样。
月光从舷窗中悄然洒落到狭小的房间里,照在洛佩斯的身上,他猛然抬起头看到了挂在夜空中的一轮满月。他索性将报纸叠起来放在一旁,抬起头呆呆地凝望着月亮。
虽然在船上的每一天都是一成不变的无聊,但今天却是稍微有些不同的一天。洛佩斯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反复地回味着。与记者之间的谈话西尔维亚的未来,还有她父亲的苦恼。搭乘这艘船的乘客,自己看到的这些人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想法和人生。甚至是眼前这个安静地睡着的连环杀人犯还有极其古板只知谨工作的同事,大家都毫无例外地有着各自的过去和未来,而自己只不过是和他们共同拥有这段被称为“现在”的时间罢了。说到底,他们的人生根本无法谋求“命运”和“奇迹”这样的东西。
虽然最开始和记者所说的那番话至今在心中仍然没有改变,但在当时却不适合对西尔维亚的父亲说,甚至仅仅是满怀自信地说上帝是存在的这种话都会变得很奇怪。果然最后奇迹是自己的误会,命运是从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的,上帝以及奇迹这种东西只不过是不肯接受命运安排的人们在事后寻找的借口罢了。洛佩斯胡乱地想着。
不一会儿,洛佩斯的眼中出现了另一番景象,圆圆的月亮不知不觉被他抓在手中,他的双脚踩在光滑的地板上。四周混乱不堪,激烈的喧闹声交织成一片,在这些吵杂声中有一个声音是洛佩斯在大学时代经常能够听见的。
“喂,干什么呢,快点儿投篮啊!”
这是篮球队教练的声音。手中拿着篮球的洛佩斯匆忙抬头看了看前方的篮筐,对方球队的防守实在是太严了。就在这时,一个和自己一样,穿着胸前印有伊力诺依字样队服的家伙将对方的一名防守队员挡住了。
冲吧,洛佩斯心想。
在队友的掩护下,洛佩斯就这样冲进了对方的防守区域,施展出强大的弹跳力,猛地一下腾空而起。
但这时却突然发生了变故。洛佩斯觉得右脚一阵强烈的刺痛,身体瞬间失去了重心,手中的篮球也失去了方向,他就这样从半空中重重地摔落在地板上,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右脚上打着石膏,听医生说是足跟腱断裂。对于普通的步行是没有影响的,但是对一直梦想着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而又没有身高优势的洛佩斯来说,惟一的武器——弹跳力再也无法恢复了。他从孩童时开始就一直在心里描绘着自己的未来,直到进入大学时还确信自己以后一定会成为芝加哥公牛队的职业选手,可是这个梦想在医院的病床上慢慢地变冷了。
洛佩斯睁大了双眼,刚才还抓在手中的篮球重新变成舷窗中的满月,他在不知不觉中睡了一小会儿。看了看旁边的杰克和库里克,确信他们二人都没事,洛佩斯才松了口气。
如果被库里克发现他在值班时睡着了的话,对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洛佩斯心想。然后像要确认刚才所看到的是梦境,他将右边的裤腿卷了起来看了看那个手术所残留下的伤疤。虽然洛佩斯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手术残留下的伤疤改变了他原先被赋予的命运,现在则是一个在痛苦中挣扎过的自我象征。当然并没有发生奇迹,从法学专业顺利毕业的洛佩斯顺理成章地进人了联邦警察局,并一直干到现在。
结果,洛佩斯也只不过是无法完成心愿的人们中的一员。自从那场事故以来,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理由之一就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奇迹的发生,哪怕一次也好。但是这并没有妨碍他在心底深处相信奇迹是存在的,而且如果那个奇迹能够在什么时候或者现在就在他眼前发生的话,他并不希望能够降临在自己的头上,而是最好发生在西尔维亚父女的身上。
这时,坐在他眼前的杰克的肩膀抽搐了一下,可能是在梦中看见什么了吧。洛佩斯一边看着杰克,一边想起了白天记者所说的话。虽然记者说杰克是那种不肯接受命运安排的人,但洛佩靳却并不这么认为。至少从这些天的观察来看,他觉得杰克好像已经完全接受了命运。之前所看到的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从来都不肯面对自己所处的立场,总是不遗余力地寻找任何一个可能逃跑的机会。从那些人的眼睛深处,洛佩斯能够看到希望的火苗正在熊熊燃烧毫无疑问,他们时刻都在期盼着奇迹的出现。可是杰克却全然不同,他的身上根本没有那些人的霸气,也丝毫感觉不到他在期盼奇迹的心情。但不可否认的是,记者所说的话有种奇妙的说服力,那种充满自信的结论他到底是从哪儿得出的呢?这让洛佩斯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洛佩斯又闭上了眼睛,虽然他的身体并不疲劳可是精神上却感到无比疲惫。这次洛佩斯睡得很熟,他在心里想着只要比那个喜欢训斥别人的库里克早一些睁开眼睛就不会有问题,何况之前他也有几晚偷偷睡了一会儿,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今晚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夜晚罢了。洛佩斯的心里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这一行为完全没有逃过天花板上的监视器,焦点集中在洛佩斯的身上镜头也一直在盯着他。不一会儿.船舱的门被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和平常不同的夜晚开始了。走廊的灯光照进了房间,但随即就被阴影挡住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钻进了洛佩斯等人的房间。这个人先是确认了洛佩斯和库里克是否真的已经睡着,然后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杰克的面前。
卡中尉此时就站在杰克的面前,她的手中拿着一个喷枪型的注射器,只见她迅速地将注射器抵在杰克的前臂,食指扣在了注射器的扳机上,
却并没有勾动扳机。卡中尉深深地吸了口气,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时,眼前杰克的肩膀又无意识地抽搐了一下,但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可能是正在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