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路,最后的遗训

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当杰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西尔维亚回到了自己原来的那问船舱。杰克觉得自己的脑子变得极其混乱,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自己又该怎么做。没有任何的武器,而卡中尉也已经死了。究竟要如何才能打倒那只怪物呢,杰克一点儿主意都没有。
稍微冷静了一会儿之后,杰克开始在房间里四处巡视。库里克的尸体此时仍然躺在地板上,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惟一不同的是被洛佩斯打晕的那名士兵不见了,大概他醒过来之后拿着步枪离开屋子了吧。之后到底是寻找他们,还是回到同伴之间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多半也已经被怪物杀害了呢。因为比起在房间里待着,外面的世界更加危险。
这时杰克的目光被放在床上的库里克的配枪——格洛克所吸引,他急忙拿起手枪,却发现弹夹不见了,他随后就回想起来洛佩斯之前捡起手枪后将弹夹拔了出去,那个弹夹此时恐怕已经和洛佩斯一起沉到大西洋底了。可是为了让自己感到安心,杰克还是将格洛克紧紧地窝在手中。
“喂,这个人死了吗?”
杰克回过头,看到坐在另一张床上的西尔维亚正用手指着库里克。他这才想起来刚才光顾着害怕了,忘了身边还有一个西尔维亚。杰克担心吓到她,于是说道:“啊,没有,他只是受伤晕过去了。”
可是西尔维亚却说:“我知道你在撒谎。我并不害怕,你不用撒谎,因为西尔维亚也快要死了。”
杰克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她:“你指的是会被那个怪物杀死吗?”
西尔维亚摇了摇头,回答说:“西尔维亚生病了,虽然爸爸告诉我会治好的,可是我知道他在骗我。可是我却不敢让爸爸知道,因为他为了治好我的病而拼命地工作,好可怜……”
杰克在一旁认真地听她说着。
“刚才被怪物偷袭的那个姐姐,她也已经死了吧?虽然你说爸爸和何塞叔叔都在等着我们,可是爸爸一定也被怪物杀害了。那么何塞叔叔呢?”
杰克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能沉默着低下了头。
“果然是在撒谎,请不要再骗我了,因为西尔维亚根本不怕死。”
眼前的这个孩子,这么小就已经看透了生死,杰克开始认真思考着西尔维亚所说的话。仔细想想的话,自己不也是处在相同的立场。虽然是被冤枉的,可是死亡确实在等待着自己。虽然有些讽刺,大概这艘船上最后幸存的两个人就是自己与这个小女孩。可是即便活下来也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那么现在也就根本不害怕什么怪物之类的东西了,反正结局都是死只不过是时闻的问题罢了。就在杰克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西尔维亚说道:“但是……”杰克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但是什么?”
“我绝对不要死在那个怪物的手里!”
这句话像一盆冷水一样泼在杰克的头上,他的脑海中一瞬间变威了空白,随即反问道:“为、为什么?你不是说不怕死吗?”
西尔维亚摇了摇头:“那个,西尔维亚的妈妈也是病死的,爸爸说过妈妈的病是上帝决定的,所以没有办法。可是爸爸也曾经告诉我妈妈的最后遗言是她不想离开爸爸和西尔维亚独自去天堂,所以我觉得妈妈是不想死的。西尔维亚也不想死,但是上帝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妈妈死后就去往了天堂。我想如果我也是病死的,那么一定能去天堂和妈妈相见。上帝就是这么决定的,所以我并不惧怕死亡。但是那个怪物并不是上帝,它也不能代替上帝,所以我不要死在它的手里。直到上帝做出决定的那一天为止,西尔维亚一定要活下去!绝对要活下去!”
这些话将杰克脑海中想要放弃的想法一扫而光。接着在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驱使下,杰克做出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理簿的动作。他下意识地拉动了手中格洛克的套筒,于是从枪膛里掉出来一个东西,是一颗子弹。这颗子弹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光芒,连同弹头部分一起被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一颗,只有一颗!虽然之前洛佩斯曾经将弹夹抽出来清点过子弹数量,不过当时他可能有点激动,犯了一个平时不会犯的错误。因为格洛克是自动手枪,所以每次开枪之后都会自动装填一颖子弹,而洛佩斯恰巧忽视了这一点。
这颗子弹是洛佩斯的礼物,杰克在心里想着。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洛佩斯应该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如果奇迹是存在的话,那么它现在就在这里。仅仅一颗子弹就让杰克兴奋起来,虽然知道无法凭借这颗子弹来打败完成体,但是某种无法言表的东西还是点燃了他内心的希望。
杰克站起身拉住了西尔维亚的手。 “西尔维亚,我们走。”
西尔维亚听后被吓了一跳。 “我们要去哪里?”
“就像你所说的,直到上帝做出裁决的那一天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已经走了一半了。
刚才已经利用控制室的GPs确认过了,不会错的。那个卫星也的确是隶属干国防部的东西,作为本国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怀疑的余地。即便是这个地球上哪里发生了战争,这颗卫星也会以战略性的理由将那个地方的方位表示出来,但是现在却没有这样的消息。虽然自己平时不看报纸,但是这里也买不到最新的报纸,所以不管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只有通过互联网来确认是否发生了战争。当然.在这里互联网也是直接通过卫星来进行连接的。就算你从美国西海岸找个黑客来,他也会得到这样的情报,所以说这条信息的内容应该是正确的。从以上这些理由来考虑的话,事实上真的是走了一半。没错.自由号启航十天后.终于到达了大西洋中间的位置也就是说之后还要花上相同的时间才能登陆。想到这里,洛佩斯就忍不住要叹气。
真的是太无聊了,虽说自由号是一艘大船,但就算是将整艘船都走上一遍,对于在海上这种行动范围有限的地方,还是很快就会感到腻味。位于洛佩斯的老家——芝加哥的联台中心体育馆虽然比这艘船要小,但是却很有看头。而且洛佩斯在登陆之前还是带着任务的身分,不能四处闲逛,必须终日待在船舱里足不出门,和他的同事库里克一起看着眼前的这位犯罪嫌疑人。船舱里有洗手间,一日三餐有专人配送,所以即便不出门也可以活下去。虽然恶心的时候还是要出去吐的,不过那些安布雷拉制造的治疗晕船的药好像有些太强力了,服用了三天就全都治好了。因此除了和库里克短暂的轮换休息的时间之外,其他时间洛佩斯都要和杰克一起度过。
与杰克日常的相处也都是风平浪静的,毫无风波可言。虽然在引渡的时候,洛佩斯被自由号所吸引而错过了看到杰克真面目的机会,不过在乘上这艘船不久之后,他还是看到了。那是杰克第一次吃饭的时候在库里克的指挥下,洛佩斯紧握着手枪站在稍微远离杰克的地方,库里克小心地解开固定面具用的皮带,然后他将贝霉塔的保险打开。虽然枪口是冲着地板,但是在这个引起巨大轰动的‘明星罪犯”的面前.洛佩斯还是感到有些紧张。为了保险起见.旁边的床上还放着库里克的配枪——格洛克。也就是说无论杰克对他的同事有什么举动,他都可以瞬间将其击毙。洛佩斯将枪口慢慢地对准杰克,将手指放在了扳机上,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然后面具被摘了下来,洛佩斯与杰克四目相交。与传闻中凶恶的罪犯不同,杰克的表情十分平静,而且他的眼睛毫无生机看上去都不知道这个人是否还活着。
真让人扫兴,直到现在洛佩斯还是这么觉得这种平稳的日子让他觉得快要无聊到发疯了。一点问题没有的杰克在过去的这几天里表现得十分配合,虽然在表面上接受了库里克的忠告,但洛佩斯还是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与杰克聊天,不过结果总是以自言自语而告终,洛佩斯惟一看到杰克活动嘴巴就是他吃饭的时候。
今天,洛佩斯依然在和无聊的日常作抗争,一想到这样的日子才过去一半,他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拿起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杰克的资料,洛佩斯打了一个哈欠说道:“这上面说你是最厉害的连环杀人犯。”
用手拭去眼角渗出的限泪后,他看了看坐在窗边的杰克。还是与往常一样,杰克那像死鱼一般的眼睛目不斜视,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并且通过外文手段,被政府引渡回国……我说你在出国之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杰克没有回答,洛佩斯将资料扔回床上。
“可恶,我干嘛要当联邦警官啊?就算在芝加哥当一名会计都要比这份工作更令人感到兴奋。”
洛佩斯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看了看手表。库里克现在正在无线电室给华盛顿方面的人作定期的工作汇报,距离他回来还有一段时间,不过就算他回来了,这种无聊的气氛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想到这里,洛佩斯不禁有些泄气。为了转换一下心情,他就这样坐在床沿上.上半身尽量向下弯曲,双手试图碰触到地板。虽然这对他本人来说不过是一种运动,但是他的动作看上去的确很傻。
就在他的头低到了最下面时,忽然听到从门的方向传来了响动。洛佩斯马上停了下来,全神贯注地听着,这时声音又响了起来。洛佩斯凭借直觉感到门外一定有人,如果是库里克的话,对方一定会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方式来敲门。因为从一开始库里克就发现这扇门没有猫眼,感到很不安,于是提出了这个想法,做事一丝不苟的他肯定不会忘记这个约定的,更何况好几次部忘记这个约定而惹得对方生气的人反而是洛佩斯。还有,如果是库里克的话,今天他回来的速度也有点儿太快了。因此,洛佩斯悄无声息地迅速从枪套中拔出了手枪。
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洛佩斯此时的表情十分认真,他冷静地将贝雷塔的保险打开,蹲下身将枪口瞄准门外发出声音的位置,然后用左手抓住门的把手,慢慢地开始转动。在感觉门把已经转动到终端的一瞬间,他悄悄地将门打开一道缝。
从敞开的门缝中所看到的景象让洛佩斯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就算睡眠再怎么不足,现在就做梦也似乎有些为时过早。更何况即便是现在马上醒过来,在眼前出现的就一定会是现实世界吗,但是出现在枪口前的就是一个长着红头发在脑袋两倒梳着小辫子满脸雀斑的洋娃娃。不管怎样,如果勾动扳机的话,四处飞散的一定是那些棉花之类的填充物吧,洛佩斯这样想着。
他将门缝开大了一些,这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差不多是这个洋娃娃两倍大小的小女孩正抱着娃娃站在门口。女孩子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眨不眨地盯着洛佩斯手中的贝雷塔。
“这个,是真的吗?”
洛佩斯的额头上流出了冷汗,他马上将贝雷塔打开的保险又回复到安全状态,将枪口面向天花板。
“你在这里干什么!”洛佩斯气急败坏地说道,那个小女孩好像被他的样子所吓到了,一副害怕的表情。
“对、对不起。因为我觉得很无聊,所以在船上探险。我问过爸爸.他说也许还有其他的乘客在船上,所以我想这里会不会有和我同龄的孩子呢。”
“你在说什么啊!这里没有什么小孩子!”洛佩斯说完站起身来将门关好,然后背靠着门将贝雷塔收回枪套,满脸通红地小声喃咕道:“妈的,混蛋!我差一点就开枪啦!”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时他的心跳终于平静了一些,洛佩斯回过身来,再次将门打开刚才的那个女孩子还站在那里,眼里含着泪水在仰望着他。
洛佩斯摇了摇头,说:“是我不好,不该胡乱吼人。小姑娘,你只有一个人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带着哭声说道:“还有莉莉,这个孩子叫莉莉。”女孩子指着洋娃娃说道。
“莉莉啊,你好莉莉。那么你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西尔维亚,叔叔呢?”
洛佩斯眉头一皱:“叔,叔叔?……啊,我叫何塞,何赛·洛佩斯。”
“你好,何塞叔叔。”
洛佩斯又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才对西尔维亚问道:“啊,西尔维亚,刚才你提到了你爸爸,你是和父母一起乘坐这艘船的吗?”
“嗯,爸爸在这艘船所属的公司工作,妈妈在西尔维亚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不过有爸爸和莉莉在,我就很安心。而且爸爸总是对我说,妈妈会在天堂守护西尔维亚的。”
“这样啊,真是个好爸爸。他是安布雷拉制药公司的人吗?”
“是啊,那个,因为西尔维亚生病了,爸爸和公司的其他人说好,要带我去纽约的大医院看医生,所以我才和爸爸一起乘坐这艘船的。”
“好可怜啊,西尔维亚。不过只要你能听爸爸的话努力下去,你的病一定会治好的。我……不,叔叔也吃了这个公司的药,现在才会这么健康。”
“叔叔也生病了吗?” 洛佩斯咳嗽了一下:“嗯……那个……最开始……是有点儿……”
“那个人也生病了?”
西尔维亚的目光向洛佩斯的身后望去,洛佩斯回过身,看到杰克还坐在那里。
“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西尔维亚一脸悲伤的表情说道。
洛佩斯连忙扭回头对她说道:“西尔维亚,你在这里看到的事情,能够向其他人保密吗?因为那个叔叔非常讨厌被大家发现。”
西尔维亚一脸天真地说道:“嗯,我明白了。” “说定了哦。”
“说定了,这件事是西尔维亚和何塞叔叔之间的小秘密。”
“那么,西尔维亚。叔叔现在还有点儿事要做,所以要关上门回到房间里可以吗?”
“嗯,不过我以后还能和叔叔聊天吗,这个船上好像没有什么人,所以西尔维亚真的很无聊啊。”
“啊,可以啊。不过,要等叔叔没事的时候才行,并且还要去更宽敞的地方聊天。”
“嗯,那再见啦,何塞叔叔,我很高兴。” “叔叔也很高兴,西尔维亚。”
洛佩斯话音刚落,西尔维亚便转身一路小跑地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洛佩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关上了门。
“好危险啊,如果开枪的话,我一定会被炒鱿鱼的。” “西尔维亚……”
洛佩斯突然听到了这个声音,肯定这不是他自己的声音。库里克此时也没有回来,西尔维亚剐刚离开,在这个房间里也就只有自己与杰克两个人了。
洛佩斯猛地转回头,凝视着杰克。 “西尔维亚……和我女友的名宇一样。”
由于杰克的头上戴着一个防止自杀用的面具,所以他的声音显得很沉闷。洛佩斯虽然没有听清楚,但是他可以断定这声音的的确确是由杰克发出的,他瞪大了双眼。
“你刚才说什么?” 杰克一言不发。
“不对,我没有听错!你说什么?好像是什么女友之类的。”
洛佩斯将散落在床上的杰克的资料重新捡起来,开始翻找起来。
“西尔维亚、西尔维亚…这里并没有记录啊。”
洛佩斯的视线在被害者名单申不停地扫视着,上面罗列出来的姓名大多都是女性的。
这时杰克又说道:“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尼克斯队,经常去……还带着,恋人西尔维亚……”
洛佩斯抬起头来说:“尼克斯队,你也是篮球迷啊!我是芝加哥的公牛队的主场!”
这个话题让洛佩斯的两眼开始放光,然后稍微有些兴奋地靠近了杰克,坐在了离他非常近的床边,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
“什么啊,这不是说话了吗,其实我有点事儿想问你。”
就这样,一直目视前方的杰克的眼球动了一下,盯住了洛佩斯。洛慨斯看到对方在看着自己,于是低下了头,有些害羞似的两手握在了一起。
“那个,刚才,我和那个小女孩说话,所以想要问问你。”说着洛佩斯抬起头,看着杰克说道:“我……看上去像‘叔叔’?”
杰克的眼球重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一句话都没说。
洛佩斯一脸不满的表情:“难道我看上去就是个叔叔吗?哪里像啊?喂,回答我的问题!”
不管洛佩斯怎么问,杰克依然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一言不发。这幅情景全都被悬挂在屋顶角落里的摄像机拍到了。
在警备室里,一个手腕上刺着刺青的女人在默驮地看着这一切,就是那个在洛佩斯乘船不久在走廊中擦身而过的那个女人。监视器的前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那个女人开始慢慢地敲击键盘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着“定期报告,U.B.C.S.露易丝·卡中尉,来自自由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