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亚传奇,妖婆的房子

说到这里你们当然都想知道爱德蒙出了什么事。他吃完了他那份午餐,不过他并没有吃得津津有味,因为他一直想着土耳其软糖——回味起施过魔法的食品,吃再好的普通食品也倒胃口。而且他听到这番谈话也觉得不是滋味,因为他老是想着别人都不理他、冷落他。其实并非如此,都是他想象出来的。后来他一直听到海狸先生告诉他们有关阿斯兰的事,还听到在石桌跟阿斯兰见面的整个安排。于是他开始悄悄挪到挂在门上的帘子下。因为提到阿斯兰,他就有一种神秘而恐怖的感觉,正如其他人听了这个名字就有一种神秘而可爱的感觉一样。
就在海狸先生背诵“亚当的骨肉”那首诗时,爱德蒙已经悄悄拧动了门把手;在海狸先生告诉他们白妖婆根本不是真的人,而是一半精灵一半巨人以前,爱德蒙已经走到外面雪地里,还小心地随手把门带上。
即使到了这会儿,你们也千万别认为爱德蒙坏得真正想让他的兄弟姐妹被妖婆变成石头。他的确想吃土耳其软糖,而且想当王子,还想出出彼得骂他坏蛋这口恶气。至于妖婆会怎么对待其他人,他虽不希望她对他们特别好——当然不能给他们和他同等待遇——但他竟然相信,或者是自以为相信,她不会对他们干出什么坏事。“因为,”他暗自说,“凡是说她坏话的人都是她的敌人,也许这些坏话里面有一半都是假的。不管怎么说,她对我挺好的、比他们待我要好多了。我当她真正是合法的女王。无论如何,她总比可恶的阿斯兰要好吧!”至少,这就是他脑子里为自己所干的事找的借口。不过这个借口并不高明,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他也真正知道白妖婆又凶狠又残酷。
他出来后看到外面正在下雪,首先明白过来的是他把自己的大衣扔在海狸夫妇家里了。眼下当然没有机会回去拿大衣。其次明白过来的是天几乎黑了,因为他们坐下来吃午饭时已经快三点了,而且冬天的白昼短。他原先没估计到这一点,但他得充分利用这一点。所以他竖起衣领,拖着脚步,穿过堤坝顶部(幸亏下了雪,上面才没那么滑),向远处河边走去。
等他到了远处的河边,情况就不大妙了。天一点点变黑,再加上雪花围着他打转,他连三英尺以外都看不清。再说,那儿没有路。他老是滑到深深的雪堆里,滚到结了冰的水潭里,绊在倒下的树干上,从陡峭的河岸上滑下去,小腿在岩石上擦破了皮,弄得浑身又湿又冷,到处是伤。寂静和孤独是可怕的。其实,要不是他偶尔对自己说,“等我当上纳尼亚国王,我首先要干的事就是修几条像样的路。”我真以为他可能会放弃整个计划,回去认个错,跟其他人和好呢。当然这句话使他想到当国王以及他要干的一切事情,这就大大鼓舞了他。他在脑子里拿定主意要有什么样的王宫,有多少汽车,以及种种有关私人电影院的事,主要的铁路往哪儿开,他要针对海狸和堤坝制定什么法律加以限制,还把不准彼得乱说乱动的计划作了最后修改;这时天变了。先是雪停了,接着突然刮起一阵风,冷得要命;最后,云散了,月亮出来了。一轮明月照在一片白雪上,几乎跟白天一样亮——只是那些阴影把他搞得糊里糊涂。
要不是在他到达另一条河的时候月亮出来了,他根本就找不到路——你们记得,他们刚到海狸夫妇家时,他已经看到了一条小一点的河在下游汇入这条大河。如今他走到这条小河边,就转身沿着这河往上游走。不过小河源头的那个小山谷比他刚刚离开的那个山谷更陡峭,岩石更多,而且满地都是枝叶丛生的灌木,因此他在黑暗中根本没法过去。尽管这样,他也弄得浑身透湿,因为他得弯着腰在树枝下走,大块大块的雪就都滑到他背上了。碰上这种倒霉事,他就格外想自己多么恨彼得——好像这一切都是彼得的错。
但他终于走到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山谷也开阔起来。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小河的另一边,两座小山当中一块小平原的中央,他看见了那幢想必属于白妖婆的房子。而且月亮也比任何时候都更明亮。那幢房子其实是一座小城堡,看上去全是塔楼。小小的塔楼上面是又长又尖的顶,像针尖,又像笨蛋学生或巫师戴的尖角帽。在月光照耀下,塔楼长长的影子在雪地上显得古里古怪的!爱德蒙对这幢房子开始感到害怕了。
不过这会儿想转身回去也太晚了。他踏在冰上走过了河,一直走向这幢房子。没有一点动静,连他自己两只脚踩在刚下的深深的雪里也没有声音。他走啊走啊,走过一个又一个墙角、一个又一个塔楼去找门。他绕了一大圈才找到门。原来是座大拱门,不过大铁门是敞开的。
爱德蒙蹑手蹑脚走进拱门,朝院子里张望,看见的那副情景差点使他的心都停止跳动了。就在大门里面,月光照耀下,有一只大狮子蹲在那儿,好像准备跳起来似的。爱德蒙就站在拱门的阴影里,两膝直打哆嗦,又怕走过去,又怕走回来。他站在那儿好久好久,牙齿即使不是怕得打战也早巳冷得打战了。我不知道他在那儿真正站了多久,不过爱德蒙似乎觉得过了好几个小时。
后来他终于想知道那狮子干吗蹲着一动也不动——因为自从他看见它以来,它就纹丝儿没动过。这会儿爱德蒙放大胆走近点,一边仍然尽量躲在拱门的阴影里。他现在从狮子站的架势看出,它根本不可能看见他。(“但假如它转过头来呢?”爱德蒙想道。)事实上它正盯着另外什么东西——就是一个小矮人,他背对狮子站在大约四英尺以外的地方。“啊哈!”爱德蒙想,“等它扑向那小矮人,那时就是我逃命的机会了。”但狮子仍然一动也不动,小矮人也一样。爱德蒙这时终于想起其他人说过的白妖婆把人变成石头的事。也许这只是一只石狮吧。他一想到这点就注意到狮子背上和头顶上都积满了雪。它当然一定只是个石像!活生生的动物决不会让自己身上积满雪的。于是,爱德蒙慢慢大着胆向狮子走去,一颗心好像要跳出来似的。即使现在他也不大敢摸它,但他终于伸出手来很快地摸了一下。原来是冰冷的石头。只不过是个石像,竟然就把他吓住了!
爱德蒙感到如释重负,因此尽管天那么冷,他突然从头到脚都暖和了。同时他脑子里有了个似乎十分称心的念头。“也许,”他想,“这就是大家都在谈论的伟大的狮王阿斯兰吧。她已经抓住它把它变成石头了。这么一来他们在它身上打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呸!谁怕阿斯兰呀?”
他就这么站在那儿幸灾乐祸地看着石狮子,不一会儿他干了一件孩子气的蠢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铅笔头,在狮子上唇涂上两撇胡子,还给它加上了一副眼镜。涂罢他说,“可笑的老阿斯兰!成了石头你有什么想法啊?你自以为很了不起吧?”不过尽管他在狮子脸上乱涂,大石兽看上去仍然很可怕,又伤心,又高贵,目光仰望着月亮。爱德蒙戏弄石狮,却并没因此真正感到好玩。他掉转身子,穿过院子走进去。
他刚走到院子当中就看见四周有好多石像——到处都是,倒有点像下到一半时棋盘上的棋子。有石头的森林神(希腊神话中传说的半人半兽的神,人行,有马或山羊般的耳朵和尾巴),石头的狼啊、熊啊、狐狸啊、山猫啊。还有些可爱的石头看上去像女人,其实是树精。有一个大石像形状像人头马(希腊神话中传说的半人半马的怪物,人头马身),还有一匹有翅膀的马,还有一条长长的软体动物,爱德蒙当它是龙。这些石像看上去都那么古怪,在明晃晃、冷冰冰的月光下栩栩如生,而且完全静止不动,使人穿过院子时感到非常可怕。在院子正中央站着一个巨大的人体,足有一棵树那么高,面相凶猛,长着一部蓬松的大胡子,右手拿着根大棒。虽然爱德蒙知道这只是一个石头巨人,不是活的,他仍然不愿意走过巨人身边。
这会儿他瞧见院子那头有个入口透出一点暗淡的光。他走到那儿,那儿有几级石阶通向一扇开着的门。爱德蒙走上石阶,只见门槛上躺着一匹大狼。
“没关系,没关系,”他不停地自言自语道,“那只是一只石狼而已。它不会伤害我的。”他抬起脚要跨过它。那只巨兽立刻站起来,背上的毛根根竖起,张开血盆大嘴,吼着说:
“谁在那儿?谁在那儿?站着别动,陌生人,告诉我你是谁。”
“劳驾通报一下,先生,”爱德蒙哆哆嗦嗦,都快说不出话了,“我名叫爱德蒙,我就是女王陛下前几天在森林里遇见过的亚当的儿子,我到这儿来报信,我们兄弟姐妹现在都在纳尼亚——很近,就在海狸夫妇家。她——她想见见他们。”
“我会禀报女王陛下的,”那匹狼说,“同时,要是你珍惜你这条命,就站在门槛上别动。”说着它就走进去不见了。
爱德蒙站在那儿等着,他的手指冻得好疼,心头怦怦直跳。不一会儿那只灰狼,芬瑞斯·乌尔夫,妖婆的秘密警察头子跳着回来了,说道,“进来吧!进来吧!幸运的女王宠儿——否则就没那么幸运了。”
爱德蒙就此走了进去,一路小心翼翼别踩在狼爪子上。
他发现自己来到一间有许多柱子的长长的阴暗的大厅,跟院子里一样满是石像。离门最近的石像是一只小羊怪,神情十分伤心,爱德蒙不禁想知道这会不会是露茜的朋友。大厅里只点了一盏灯,白妖婆就紧挨在这盏灯后面坐着。
“我来了,陛下。”爱德蒙说着,心急慌忙地冲上前去。
“你竟敢一个人来?”妖婆用可怕的声音说,“我不是吩咐你把其他几个一起带来吗?”
“请别见怪,陛下,”爱德蒙说,“我已尽了最大努力。我已把他们带到附近。他们就在河上堤坝顶上那座小房子里——跟海狸先生、海狸太太在一起。”
妖婆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
“你的消息就这么些吗?”她问。“不,陛下。”爱德蒙说,并开始把离开海狸夫妇家以前他听到的事全部告诉厂她。
“什么!阿斯兰!”女王叫道,“阿斯兰!这是真的吗?要是我发现你对我说谎——”
“请别见怪,我只是重复他们说的话而已。”爱德蒙结结巴巴地说。
不过女王已经不再注意他,她拍了拍手。爱德蒙上回看见跟着女王的那个小矮人立刻出现了。“备好雪橇,”妖婆命令说,“用没有铃挡的挽具。”

  他出来后看到外面正在下雪,首先明白过来的是他把自己的大衣扔在海狸夫妇家里了。眼下当然没有机会回去拿大衣。其次明白过来的是天几乎黑了,因为他们坐下来吃午饭时已经快三点了,而且冬天的白昼短。他原先没估计到这一点,但他得充分利用这一点。所以他竖起衣领,拖着脚步,穿过堤坝顶部(幸亏下了雪,上面才没那么滑),向远处河边走去。
 

  “你竟敢一个人来?”妖婆用可怕的声音说,“我不是吩咐你把其他几个一起带来吗?”
 

  就在海狸先生背诵“亚当的骨肉”那首诗时,爱德蒙已经悄悄拧动了门把手;在海狸先生告诉他们白妖婆根本不是真的人,而是一半精灵一半巨人以前,爱德蒙已经走到外面雪地里,还小心地随手把门带上。
 

  爱德蒙就此走了进去,一路小心翼翼别踩在狼爪子上。
 

  不过这会儿想转身回去也太晚了。他踏在冰上走过了河,一直走向这幢房子。没有一点动静,连他自己两只脚踩在刚下的深深的雪里也没有声音。他走啊走啊,走过一个又一个墙角、一个又一个塔楼去找门。他绕了一大圈才找到门。原来是座大拱门,不过大铁门是敞开的。
 

  爱德蒙感到如释重负,因此尽管天那么冷,他突然从头到脚都暖和了。同时他脑子里有了个似乎十分称心的念头。“也许,”他想,“这就是大家都在谈论的伟大的狮王阿斯兰吧。她已经抓住它把它变成石头了。这么一来他们在它身上打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呸!谁怕阿斯兰呀?”
 

  “没关系,没关系,”他不停地自言自语,“那只是一只石狼而已。它不会伤害我的。”他抬起脚要跨过它,那只巨兽立刻站起来,背上的毛根根竖起,张开血盆大嘴,吼着说:“谁在那儿?谁在那儿?站着别动,陌生人,告诉我你是谁。”
 

  “什么!阿斯兰!”女王叫道,“阿斯兰!这是真的吗?要是我发现你对我说谎──”
 

  即使到了这会儿,你们也千万别认为爱德蒙坏得真正想让他的兄弟姐妹被妖婆变成石头。他的确想吃土耳其软糖,而且想当王子(日后当个国王),还想出出彼得骂他坏蛋这口恶气。至于妖婆会怎么对待其他人,他虽不希望她对他们特别好──当然不能给他们和他同等待遇──但他竟然相信,或者是自以为相信,她不会对他们干出什么坏事。“因为,”他暗自说,“凡是说她坏话的人都是她的敌人,也许这些坏话里面有一半都是假的。不管怎么说,她对我挺好的、比他们待我要好多了。我当她真正是合法的女王。无论如何,她总比可恶的阿斯兰要好吧!”至少,这就是他脑子里为自己所干的事找的借口。不过这个借口并不高明,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他也真正知道白妖婆又凶狠又残酷。
 

  “你的消息就这么些吗?”她问。“不,陛下。”爱德蒙说,并开始把离开海狸夫妇家以前他听到的事全部告诉厂她。
 

  等他到了远处的河边,情况就不大妙了。天一点点变黑,再加上雪花围着他打转,他连三英尺以外都看不清。再说,那儿没有路。他老是滑到深深的雪堆里,滚到结了冰的水潭里,绊在倒下的树干上,从陡峭的河岸上滑下去,小腿在岩石上擦破了皮,弄得浑身又湿又冷,到处是伤。寂静和孤独是可怕的。其实,要不是他偶尔对自己说,“等我当上纳尼亚国王,我首先要干的事就是修几条像样的路。”我真以为他可能会放弃整个计划,回去认个错,跟其他人和好呢。当然这句话使他想到当国王以及他要干的一切事情,这就大大鼓舞了他。他在脑子里拿定主意要有什么样的王宫,有多少汽车,以及种种有关私人电影院的事,主要的铁路往哪儿开,他要针对海狸和堤坝制定什么法律加以限制,还把不准彼得乱说乱动的计划作了最后修改;这时天变了。先是雪停了,接着突然刮起一阵风,冷得要命;最后,云散了,月亮出来了。一轮明月照在一片白雪上,几乎跟白天一样亮──只是那些阴影把他搞得糊里糊涂。恒丰娱乐j22在线登录,
 

  要不是在他到达另一条河的时候月亮出来了,他根本就找不到路──你们记得,他们刚到海狸夫妇家时,他已经看到了一条小一点的河在下游汇入这条大河。如今他走到这条小河边,就转身沿着这河往上游走。不过小河源头的那个小山谷比他刚刚离开的那个山谷更陡峭,岩石更多,而且满地都是枝叶丛生的灌木,因此他在黑暗中根本没法过去。尽管这样,他也弄得浑身透湿,因为他得弯着腰在树枝下走,大块大块的雪就都滑到他背上了。碰上这种倒霉事,他就格外想自己多么恨彼得──好像这一切都是彼得的错。
 

  这会儿他瞧见院子那头有个入口透出一点暗淡的光。他走到那儿,那儿有几级石阶通向一扇开着的门。爱德蒙走上石阶,只见门槛上躺着一匹大狼。
 

  但他终于走到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山谷也开阔起来。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小河的另一边,两座小山当中一块小平原的中央,他看见了那幢想必属于白妖婆的房子。而且月亮也比任何时候都更明亮。那幢房子其实是一座小城堡,看上去全是塔楼。小小的塔楼上面是又长又尖的顶,像针尖,又像笨蛋学生或巫师戴的尖角帽。在月光照耀下,塔楼长长的影子在雪地上显得古里古怪的!爱德蒙对这幢房子开始感到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