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在线阅读

陈百成揉着下巴,心里暗暗寻思着,飞鹰堂的战斗力是相当强的啊,别看他们只有二百人,已方有数百人,真打起来,结果虽然是已方能大获全胜,可是损失也不会小,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能减少损失就应该尽量减少损失!想到这,他嘿嘿一笑,说道:“好!你是飞鹰堂的堂主,发生叛变,你当然是罪魁祸首。”说着,他点点头,环视飞鹰堂的众兄弟一眼,大声说道:“我相信,飞鹰堂的大多兄弟都是忠于文东会,忠于东哥的,我不为难你们,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他虽然发了话,但飞鹰堂帮众皆无一人离开。二百弟子,齐唰唰站于高强身后。
高强转回头,慢慢看了一遍这些和他曾出生入死的兄弟,心中一酸,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大家,都走吧!”
“强哥……”一名青年说道:“你说过,做兄弟,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不会走,会留下,和强哥并肩作战!”
“我们谁都不会走!”众人齐声喊道。
高强胸口一暖,微微笑了笑,点头道:“好,不愧是我阿强的好兄弟……不过,你们现在必须要走!”
“强哥……” “走!”高强语气一变,斩钉截铁地说道:“这是命令!”
见众人仍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一动也不动,高强扯开衣襟,背对众人,大声喝道:“谁还站在这里,谁就不是我飞鹰堂的弟兄!”他不敢看众人那充满期盼的眼神,他怕自己会狠不下心来,留下众兄弟。这些人,有的是他刚出道时就跟在他身边的,有的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他们跟随在自己身边,南征北战,流血流汗,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群兄弟惨死在这里。
一听这话,飞鹰堂众人皆打个冷战,眼中含着泪,不少人已哭出声来:“强哥……”
他们希望高强能回头看自己一眼,可是,高强没有。他站这里,象是一块坚石。
“强哥,我们……我们永远都是飞鹰堂的人……”
二百飞鹰堂兄弟,都擦着眼泪,慢慢走下山,每个人在走过高强身边的时候,皆恭恭敬敬深施一礼。
贾军文没有动,而是悄悄拉住一名兄弟,说道:“下山之后,通知其他兄弟,立刻回H市,去找战英战大哥,让他们组织飞鹰堂兄弟,为强哥报仇!”战英是飞鹰堂的副堂主之一,留守H市,飞鹰堂的主力也都在H市。
那兄弟一惊,叫道:“贾大哥,你……”
“我会留下,就算要死,我也和强哥死在一起!”贾军文拍拍那兄弟的肩膀,说道:“兄弟,赶快走!DL……已经没有我飞鹰堂容身之地!”
“贾大哥!”那兄弟想说话,可是已泣不成声。
贾军文一笑,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哭什么哭?!”说着,他推了一把这名兄弟,扬头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快点!”
那兄弟咧着大嘴,边抹着脸涩的泪水,边飞快地跑下山去。
时间不长,飞鹰堂二百帮众已全部下了山,留下的,只有高强和贾军文。
贾军文走到高强身边,和他并肩而战。高强看了他一眼,目露惊讶,疑道:“军文,你怎么还不走?”
“嘿嘿!”贾军文憨憨的笑了一声,说道:“强哥,做兄弟的,有今生,谁知道还有没有来世,我老贾这辈子净做错事了,没做对过什么,但是,我最正确的选择就是跟在强哥身边,即使敌人刀枪的时候,我感觉也很幸福啊。我……只是想留下。别赶我走,我只是想在强哥身边。
一腔血,流不尽,英雄本色……
说着话,贾军文握住高强的手腕,手掌慢慢下滑,接过他手中的砍刀,扭头看向陈百成,大声喝道:“陈百信是我杀的,你有种的就冲我来!”
陈百成看了他一眼,这时,一名陈百信的小弟跑到他近前,在他耳边说道:“成哥,信哥确实是这家伙杀的!”
“哦?”陈百成闻言,眼睛一瞪,布满血丝,吼叫道:“原来你也有份!”
“哼!”贾军文冷哼一声,说道:“我不仅会杀他,也会杀你!”说着,猛然提刀,向陈百成冲去。
“你去死!”陈百成对准贾军文,扣动扳机。
“嘭!”贾军文身子一阵,胸口的衣服破碎,血,从里面流淌出来,他顿了一下,接着长吼一声,又向陈百成从去。
想不到他如此凶悍,身中一枪,还能向自己冲来,陈百成吓得连连倒退,手中的扳机连扣。
嘭、嘭、嘭——贾军文身上血花飞溅,被无情的子弹打得满是血窟窿,可是他声都未吭一下,身子继续向前冲去。
啪啪啪!陈百成手中的枪开始打空响,一俊子的子弹,都已打完,抬头看向浑身是血,手举砍刀的贾军文,他吓得怪叫一声,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他手脚并用,在底墒连滚带爬地向己方阵营退去。
当贾军文冲到陈百成近前时,他身形一震,踉跄两步,跪倒在地,手中砍刀往地面一支,稳住身行,慢慢地垂下头。
陈百成慌张地爬起身形,见贾军文一动也不动,心里嘀咕道:这家伙是不是死了?正当他寻思着,贾军文猛的一睁眼睛,砍刀横着挥了过去。
“啊…………”陈百成惊叫一声,只觉得小腹一凉,他迎面而倒。躺在地上,他抬起头,用手摸了摸肚子,手里都是血。虽然他闪躲得很快,但贾军文这一刀太突然了,还是伤到他的皮肉,刀尖在他发福的肚皮上划出一条四寸长的口子,伤口不深,可是也把他吓出一身冷汗,他对左右的众人大叫道:“杀了他,快杀了他!”
这时,周围人才如梦初醒,一个个抡刀向贾军文冲去。
这许多人,一下子就将他淹没在人海里,只见场中刀棍齐举,血光四贱!
其实,贾军文在挥出那一刀之后,就已经断了气,他现在只是虐尸而已。
高强心中刺痛,从肋下抽出开山刀,向人群杀去。
扑、扑!他连出两刀,砍翻两名大汉,其他人见高强动了刀子,吓得如潮水般退去。
这时再看贾军文,已被乱刀砍得不cr形,高强仰面长吼一声,扭头怒视陈百成。
陈百成咄咄嗦嗦从口袋中拿出一支新弹夹,放入枪中,对准高强就准备开枪。三眼一把拉住他的手腕,面无表情地说道:“让我来!”
怔怔地看着三眼一会,陈百成迎面大笑,不过,他的笑很快又收了回去,肚子上的伤口随他的笑而传来一阵阵剧痛。他掏出手帕,将肚子上的伤口捂住,点头说道:“好啊!三眼哥要大义灭亲了,真是出人预料啊,呵呵……”说着,他将枪往三眼面前一递,嘴角挂着残酷的笑。
让三眼亲手杀掉高强,世界上实在没有比这更精彩的好戏了!陈百成乐得嘴巴都合不拢,看着自己平时最恨的、又是踩在自己头上的两个人互相厮杀,对他来说是种变态的享受。
三眼接过枪,走向高强,他摇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高强看着三眼,垂首苦笑,将手中的开山刀扔下,说道:“如果你杀我,我不会还手。”
三眼到了高强近前,幽幽说道:“我只是想弄明白一点,你有没有和山口组的人私通?”
高强苦笑道:“三眼哥,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不是我不相信,而是,你的家里有山口组的人,而你又在这里和山口组的人会面,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三眼大声吼道。
自己家里有山口组的人?高强没有听明白三眼的一意思,不过,这时候他也懒得去解释,解释清楚又能如何,这一切明显都是算计好的,三眼和自己一样,都是自身难保。他笑了笑,长叹一声,没有说话。
三眼眉头一皱,慢慢抽出烟,自己叼起一根,又递给高强一根,随后,掏出打火机,先给自己点燃,然后帮高强点上,他深深吸了一口,拍拍高强的肩膀,说道:“强子,这可能是我和你在一起抽得最后一根烟了。”
“嗯!”高强应了一声,脸上又变成面无表情。 两人都不在说话,默默抽着烟。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眼突然说道:“我突然想起以前很多的事情。” “我也是。”
三眼挑目看了他一眼,扔掉烟尾,说道:“时间到了。”说着,他手臂一抬,将枪口顶在高强的心口窝。
他顶得很用力,高强身形一震,退后一步,可是三眼枪口的力气不减,仍逼得他连连后退。
很快,高强退到崖边,身后便是悬崖,再无路可退。
“你出卖帮会,我必须要杀你!”三眼痛苦地说道。
“我知道,你也是被逼无奈,动手吧!”高强眼中毫无畏惧。
“对不起了,强子!”说完,三眼扣动扳机。 “嘭——”
子弹怒射而出,打在高强的心脏处,他身子受子弹的冲击力,仰面而倒,摔进悬崖之下的浩瀚的大海中。
(ps:“一腔血,流不尽,英雄本色。”选自九十年代的歌曲《中华武魂》,一首让人听后,这辈子也很难忘记的歌曲。)
写这章的心情恨压抑。高强死了,为什么死了?高强没死,为什么没死?……)

双方的争斗没有动家伙,只是用上了拳脚,打得虽然混乱,受伤的不少,但却没有人挂掉。
毕竟都是自己人,皆属文东会旗下,无论谁先亮出刀子,一旦将争斗变成厮杀,这个责任谁都承受不起。
可贾军文没管那么多,他单手提刀,进走人群中。陈百信的手下一见他过来,提着砍刀,满面的杀气,都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向两旁避让。
他们这一让,给贾军文空出一条通道,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畅通无阻地走到陈百信近前,后者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还在将那些要跑的手下往回拉,他猛的一转身,突然看到贾文军凶神恶煞般站在自己身后,两只豹子眼瞪得象铜铃,他妈呀一声怪叫,二话没说,掉头就跑。
他的筱短腿哪能比得上人高马大的贾军文,后者几个箭步,窜到他身后,手中看到一举,狠狠劈了下去。
当高强从人群中挤出来,大喝一声,:“住手!”时,已经晚了,贾军文这一刀,结结实实劈在陈百信的后脑上,脑后连同后背,自上而下,被劈开一条两尺长的大口子。
叫声都没有发出,陈百信一头栽倒在地,他两眼翻白,手脚抽搐几下,便没有了动静。高强急忙跑上前,低头一看,心中一震,他经验丰富,不用去听陈百信的心跳,只看一眼就能判断得出来,这人死定了。
他大皱眉头,扭头对拎刀喘着粗气的贾军文低声道:“军文,怎么这么冲动!”
“强哥,这个王八蛋太气人了,平时就狂的不得了,骑在兄弟们的头上作威作福,何况,今天的事,完全都是由他挑起来的,我实在忍不住了。”说着,贾军文气呼呼的将砍刀往地上一扔,说道:“我知道他是陈百成的弟弟,我也知道这个篓子捅大了,但是今天这事,都由我一人顶着,和强哥,还有下面的兄弟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顶着?!”高强又气又怒又是担心,陈百信一死,陈百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弄不好,这事会牵连到一大批人身上,他自己倒是不怕,可是下面的兄弟怎么办?杀人的贾军文怎么办?他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兄按帮规去抵命吗?高强一跺脚,低喝道:“你能顶得住吗?为什么不在做事之前先动动大脑,考虑一下后果!“说着,高强弯腰从地上将砍刀拣了起来,握在手中,沉声说道:“是我下令让你杀的人,无论谁问你,都这么回答,明白吗?”
看到高强脸上的凝重,贾军文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刀砍下去的后果比他想象中要严重得多。见强哥把事情都一人抗下来,他惊慌道:“强哥……”
高强眼睛一瞪,向后一甩头,说道:“你去把那几个曰本人抓住,带回堂口。”
贾军文小声问道:“那……那强哥你呢?”
“我去找三眼,把事情解释清楚。”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不管怎么说,陈百信都已经死了,他只能去三眼那里负荆请罪。
正在说着话,陈百信那些手下纷纷反应过来,哄的一声,一拥而散,一各个怪叫着向山下跑去,嘴里都大喊着:“飞鹰堂造反了,飞鹰堂叛变拉……”
“该死的!”贾军文一听他们的叫喊,怒火又烧了起来,伸手捉住一名从他身边跑过的陈百信手下,抡拳就要打。
高强沉喝一声:“军文,你惹的麻烦还嫌不够多吗?”
贾军文觉得肺都快气炸了,这窝囊气真他ma不是人受的!他怒吼一声,将那人推出去,转身向那十几名曰本人走去。
没等他收拾那几个曰本人,只听山下一阵大乱,接着,随一声哀号,有一人跌跌撞撞跑上山来,当这人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陈百信之后,身子晃了几下,停顿了几秒钟,虽然扑上前来,放声痛苦。
这位,正是陈百信的亲大哥,陈百成。在他的后面,还有三眼以及黑压压的龙堂的人员。三眼低头看了看断气不久的陈百信以及扑在尸体上哭得一塌糊涂的陈百成,再瞧瞧站在尸体旁的高强,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高强手中那把还粘着血的砍刀上。
虽然三眼没有说话,但是他眼中却闪过一丝痛苦,不是为陈百信,而是为高强。
“呜……呜……”陈百强的哭声凄惨,让人忍不住也有些鼻子发酸。
俗话说得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陈百成的哭,是真哭,他是真的悲痛欲绝,死的毕竟是他的亲弟弟,一乃同胞,血脉相连。其实,他让陈百信过来,主要牧笛是拖住高强,不让他离开,给自己争取时间,赶到时,正好抓高强个‘人赃并获’,哪像到,弟弟这一来,和自己变cr鬼之隔。
陈百成坐在地上,抱着陈百信的尸体哭得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好不悲惨。
唉!三眼叹口气,走上前来,拍拍陈百成的肩膀,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白城,节哀顺变。”
陈百成一听这话,气得牙痒痒,怎么,我的弟弟不是人吗?让高强杀了,你三眼就他妈说出这么一句狗屁话?!他心中虽恨,脸上却依然是哭相,低着头,嘴里哭着,眼珠却开始提溜乱转,好一会,他停止哭声,脱下外衣,将陈百信的尸体盖住,然后,猛的站起身,两眼恶毒地直视高强,咬牙切齿地说道:“高强,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弟弟让你杀了,你偿命来!”说着,他利落地从后窑拔出手枪,指向高强的脑袋。
“没错,人是我杀的,但是我有杀他的原因……”高强没有看陈百成,而是将目光转向三眼,这话也是对三眼所说。
“什么狗屁原因!”陈百成手指一指站在平台边上的那十几个曰本人,咆哮道:“你明明是和山口组的人在这里私会,被百信堵住,你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就杀人灭口!高强,你好毒啊,百信,你死的好冤啊!”
说着说着,陈百成眼泪又流出来,别过头哽咽着。
三眼正色道:“百成,把枪收起来,有话,到执法堂去说!”
“到执法堂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去执法堂?”陈百成转头怒视着三眼,连珠炮的发问,叫道:“杀人凶手就在这里,我那都不去,今天,我就要在这里杀了他为百信报仇!”
陈百成的语气,让三眼脸色为之一变,可转念一想,也许百成是悲伤得晕了头,弟弟刚死,情绪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说道:“家有家法,帮有帮规,这件事情,理应由执法堂来处理。”
“不行!”陈百成怒声道:“今天,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说着,他歪头看着三眼,说道:“三眼哥,东哥不在,你就是社团的代理人,处理事情,你应该秉公才对,如果你要寻私情,那可就太让我门这帮兄弟心寒了。”说完,他扭头对后面那黑压压一片的弄堂人员道:“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啊?”
“对!对!杀高强!杀高强!”
数百名龙堂人员各持刀棍,举臂齐声呐喊,在山中,可谓是惊天动地。
三眼惊讶地转回身,看着自己的这些手下。好一会,他大声喝道:“都给我闭嘴!”
可是,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众人仍在呐喊着:“杀高强!杀高强——”
三眼气得直哆嗦,怒吼道:“你们还想造反不成吗?”
“三眼哥!”陈百成嘴角一挑,说道:“我们就算造反,也是被你逼的,因为你处事不公,我们兄弟不服!”
“不服!不服!”陈百成说什么,龙堂人员就在后面喊什么,俨然一副为陈百成马首是瞻的样子。
三眼心中一惊,直到这时,他才发现,龙堂已经不再是他的龙堂了,而是陈百成的龙堂了。
他眯起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陈百成。
陈百成冷声而笑,说道:“三眼哥,不要怪兄弟门不拥护你,而是你太让兄弟们失望了。”说着,他大声喊道:“飞鹰堂已经造反,背叛文东会,现在开始已不再是我们的兄弟,今天,我们要清理门户,不能放跑一人!”
“杀!杀!杀!” 数百名龙堂帮众边吼叫着,边一步步向飞鹰堂的兄弟压去。
陈百成回过来头,看着高强,手指在扣在扳机上,说道:“高强,你是罪有应得,认命吧!”
“等一下!”高强冷冷看着陈百成,他当然也看得出来,三眼此时在龙堂和小龙堂的权利完全被架空了,下面的人员根本不听他的话,而是服从陈百成的命令。这就是养虎为患啊!可是,现在再说什么也晚了。高强说道:“今天的事情,和我下面的兄弟没有关系,我留下,你放他们走!”
“强哥,我们不走!”一听这话,飞鹰堂的弟子纷纷上前,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