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亚传奇2【恒丰娱乐j22在线登录】,凯斯宾王子

露宿最糟糕的是一大清早你就醒过来了,而且一旦醒来就非得起身不可,因为地面太硬,你觉得很不舒服。可是,早餐除了苹果之外什么也没有,在前一天的晚餐也只是苹果的情况下,这就更糟。当露茜说这是个灿烂的早晨时,似乎没有什么别的恰当的话可说了。还是爱德蒙说出了大伙儿的心里话……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小岛。”
他们在井边喝足了水,草草地洗了把脸,然后便顺着小溪走向下游。他们来到海岸边,久久地凝视着海峡,正是这海峡把他们与大陆分开了。
“我们只有游过去。”爱德蒙说口
“苏没有问题。”彼得说。(她在学校时就曾获得游泳奖牌。)……可是,我不知道咱们几个怎么样。”他说的”咱们几个”其实是指爱德蒙和露茜。爱德蒙至今在学校的游泳池里游不了一个来田,而露茜简直就不会游。!
苏珊说”海里也许有漩涡爸爸说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游泳是危险的。”
“可是,彼得,”露茜说,”在家里我的确不会游泳,可是在纳尼亚我们不是都已学会了吗?——那时我们还会骑马,还学会了做其他的事情。你不认为…?
“啊,那时我们都是成年人。”彼得说,”我们治理国家许多年,的确学会了做很多事情。可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了。”
“现在我才算明白过来了。””明白什么了?”彼得问。
“当然是明白所发生的这一切啦。”爱德蒙激动地说,
“你们说昨天晚上最使我感到迷惑不解的是什么?我们离开纳尼亚才不过一年,凯尔帕拉维尔却好像已经有几百年没人住过了。怎么,还没明白过来?你们知道,无论在纳尼亚住多么久,对我们自己那个世界来说,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说下去,”苏珊说,”我想我已经开始明白了。”
“这就是说,”爱德蒙继续说道,”一旦你离开了纳尼亚,你就失去了那里的时间概念。我们在英国过了一年,而在纳尼亚就可能已经过了几百年呢!”
“好家伙,爱德,”彼得兴奋起来,”我相信你说得对。
这么说来,我们住在凯尔帕拉维尔竟是几百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重返纳尼亚,就像是十字军的战士,或者盎格鲁-撒克逊人,或者古代的英国人重返现代的英国一样!”
“要是过去的朋友看到我们,该会多么激动,多么——”露茜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嘘!”“看!”三个伙伴说,因为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
海峡对面,在他们现在的位置稍微向右一点儿,有一只树林,他们都确信河口就在那片林子的另一侧。这时,从权林后面划出一条小船,顺着海峡朝他们这个方向驶来。船上有两个人,一个划桨,另一个坐在船尾,用于使劲抓着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一个劲地扭动着,好像是活的。那两个人看样子是大兵:他们身穿盔甲,满脸胡须,相貌凶悍冷酷。孩子们从海岸上退回到树林中,紧张地注视着他们-
“这儿就行。”坐在船尾的那个人说。这时候小船正好停在孩子们对面。
“在他脚上捆一块石头怎么样,头儿?”另一个停下了手中的桨。
“混蛋,”船尾那人粗鲁地怪声说,”用不着口再说咱们也没带石头来。没问题,只要咱们把绳子绑紧些,不用石头也能淹死他。”说着,他站起身来,提起了那捆东西。彼得这时看清了,那是一个小矮人,他的手脚都被捆住了,但仍在不停地奋力挣扎。突然,彼得听到耳边。翁的一声响,只见那领头的扬起双臂,把小矮人摔在小船的底板上,他自己却翻身落入水中,挣扎着朝对岸游去。彼得清楚地看到,苏珊一箭正射在他的头盔上。他转过身来,只见苏珊脸色苍白,已经把第二支箭搭在弦上了,可这支箭没有射出去。另一个士兵看到自己的同伴遭到袭击,立即惊叫一声,从小船的另一端跳下水去,没命地一口气游到对岸,一会儿便消失在树林之中。
“快l别让小船顺水漂走了!”彼得喊道。他和苏珊顾不得脱下衣服便一齐跳进水里,没费多大劲儿,他们便把那小船拖到岸边,把小矮人从船里抬了出来。爱德蒙忙着用小刀割断他身上的绳索。(彼得的剑应该说比小刀锋利,但是长剑在这种情况下很不方便,因为在剑柄以下的部位没有抓手的地方。)小矮人松了绑之后,立即坐起身来,活动一下四肢,然后大声说”你们是……不管他们怎么说,我看你们并不像是妖魔鬼怪。”
和绝大多数小矮人一样,他矮胖、鸡胸,身高不足一来,又粗又红的大胡子,使他的脸显得很小,只剩下一只山峰一般的高鼻子,和那双闪闪发光的黑眼睛。
“不管是不是鬼,”他继续说,”你们救了我的命,我感激万分。”
“我们怎么会是鬼呢?”露茜好奇地问。
“这话我可听了一辈子了,”小矮人说,”都说海岸这边树林里的鬼就和树叶一样多。大家一直是这么传说的。所以当他们想干掉谁的时候,就把他送到这个地方来(正像他们对付我一样),说是把他留给那些鬼怪去”处理。可是,那些鬼怪真会把人活活淹死,或者割断他的喉咙吗?人们对此一直将信将疑。我并不怎么相信鬼神,可是刚才那两个胆小鬼却深信不疑,他们送我去死,而面对死亡时,却比我更感到害怕!”
“真有意思,”苏珊笑着说,”难怪他俩逃命时跑得飞快。”
“什么?他们逃走了?”小矮人有些紧张起来。”是的,”爱德蒙说,”逃到大陆上去了。”
“我射他们,但并不打算伤害他们,你知道。”苏珊解释说。她怕别人误以为她在这么近的距离还射不中。
“嗯,”小矮人说,”那可不太妙,那意味着今后将会有麻烦,除非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守口如瓶。”
“他们为什么要淹死你?”彼得问口
“我是一个危险的罪犯,真的!”小矮人不无自豪地说,”那可是说来话长了。不过,我现在脑子里想的是……也许你们会邀请我共进早餐?你们简直想象不出来,一个人死里逃生之后,他的胃口是多么好。”(
“可是,这儿只有苹果。”露茜泄气地说。
“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当然,能有几条鲜鱼做早餐就更好了,”小矮人咂咂嘴,”看来我只好反客为主,请你们吃早餐口罗。我看见那船上有些钓鱼用具。可是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先把小船弄到岛的另一边去,不能让对面大陆上的任何人看到它。”
“这一点我本该先想到的。”彼得有些惭愧地说。
四个孩子和小矮人一道来到水边,费了好大力气才托小船推进水里,然后一个个爬了上去。小矮人立即老练地指挥起来。船桨对他来说显然太大了。于是他来掌舵,彼得主桨,小船缓缓朝北驶去。一会儿,他们便绕过小岛的拐角,转向东方。从这里,孩子们举目望去,看到了整个海湾和对西海岸的土地。他们原以为旧日的纳尼亚总要留下些什么痕迹的,但那些树林,那些自他们的时代往后生长起来的松林,使得一切都面目全非了。
在小岛东边的海面上,小矮人开始钓鱼。他们钓到了词多鳝鱼,这是一种像彩虹一样美丽的鱼。这使孩子们又回想起在凯尔帕拉维尔的那些日子,那时他们也吃这种鱼。当他们认为钓到的鱼已经足够吃了,便把小船逆水划进一条小溪,拴在一棵树上。那小矮人十分能干(尽管小矮人里有坏蛋,可他们个个都很聪明),他麻利地把鱼剖开、洗净,然后说:!
“好了,现在需要的是一堆篝火。” “我们已经在城堡里架起了火堆。”爱德蒙说。
小矮人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果然有一个城堡!””只不过是一堆废墟。”露茜并没有介意。
小矮人满脸疑虑,仔细地依次打量着他们。”那你们究竟是……”他嗫嚅着说,但马上又改口道,”没事儿,没事儿,咱们先吃早饭。可是,让我们先来做一件事:请你们把手放在心口上,然后对我连说三遍’你现在的确还活着。你们真的有把握,我没有淹死,而你们不是一群鬼?”
他们一齐向他保证,直到这小家伙放心为止。下面一个问题是,怎么拿走这些鱼。既没有铁丝把它们穿成一串,也没有笼子,最后,他们只好用爱德蒙的帽子,这是他们惟一的一顶帽子,要不是他实在饿得发慌,他是决不会同意的。
在城堡里,小矮人起先好像浑身都不自在,他不停地东张西望,使劲用鼻子嗅来嗅去,嘴里不停地嘟囔着,”真奇怪,真奇怪。这味道好像是从鬼穴里发出来的。”可是当篝火点燃时,他精神来了,指手画脚地教几个孩子如何用炭火烤新鲜蹲鱼。鱼很烫手,没有叉子,惟一的一把小刀要供五个人用,饭还没有吃完,几个人的手指都烫伤了。可是,孩子们早已饥饿难忍,所以对这点儿小小的烫伤并不十分在意。最后,大家喝了些井水,再吃一个苹果,就结束了这顿美餐.
小矮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做成了一根足有他胳膊那么粗的大烟斗,装满烟丝,凑在篝火上把烟点着,惬意地吐出了一口清香的灰色烟雾,心满意足地说”好了。”
“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好吗?”彼得说,”然后我们给你讲我们的故事。”
“好吧,”小矮人说,”既然你们救了我的命,当然应该满足你们的要求,才算是公平合理。从哪儿说起呢?首先我该告诉你们,我是凯斯宾国王的信使。”
“谁是凯斯宾?”四个声音同时问道。
“凯斯宾十世,纳尼亚的国王,祝他统治长久!”小矮人极其虔诚而庄严地祈祷着,”我是说,他应该是整个纳尼亚的统治者,这是我们的希望。可是眼下他还只是我们纳尼亚旧臣的国王。
“请问,”纳尼亚旧臣-是指哪些人?”露茜插了一句口,
“哦,那就是指我们,”小矮人说,”我们这些被称为”叛逆-的土生土长的纳尼亚人。”
“你是说,”彼得猜测道,”凯斯宾是过去的纳尼亚的首领?”
“对了,可以这么说,”小矮人用手搔搔头,”可他自己却是个新纳尼亚人,一个台尔马人。你们能够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明白。”爱德蒙说。 “我简直都糊涂了。”露茜说。
“哦,亲爱的,”小矮人抱歉地说,”我讲得很不好,我想最好还是从头讲起吧——从凯斯宾是怎样在他叔父的王宫里成长起来,以后又是怎样完全站在了我们一边。可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长些更好,”露茜高兴极了,”我们都喜欢听故事。”
于是,那小矮人坐下来,讲了下面的故事。我不准备照他的原话把这故事复述给你们听,因为,那就要把孩子们在听故事过程中的提问和插话也都写出来,篇幅就会太长,情节就会太复杂,而且仍然不得不舍去孩子们只是在后来才听说的一些内容。不过,故事的要点,与孩子们最终所了解的完全一致,是下面这样的。

这不像是个花园,”苏珊想了想说,”这准是个城堡,我们站的这个地方就是城堡的院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彼得说,”对,那是塔楼的废墟,那是楼梯,直通顶层。你们再看这些又宽又浅的台阶,一直通往门廊,那门准是通往大厅去的。”
看上去可真有些年头了。”爱德蒙说。
“不错,”彼得接着说,”但愿咱们能发现当年住在这里的是些什么人,以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我觉得这一切都十分稀奇古怪。”露茜说。
“是吗,露?”彼得转过身来,眼睛盯着她,”我也有同样户感觉。这是今天这个奇怪的日子里所发生的最奇怪的事情。我真想知道咱们是在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一边交谈,一边穿过院子,走进另一个门道。这里曾经是个大厅,可是现在,与外面的院子几乎没什么两样,屋顶早就没有了,只见一片荒草和雏菊丛生的空地,不过比较窄,比较短,墙比院墙高一些。在另一端有个平台,比别处-
大约高三英尺。
“奇怪,这儿以前真是个大厅吗?”苏珊说,”那平台是做什么用的”
“哎,你这傻瓜,”彼得突然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你还看不出来,那是国王和贵族们坐的地方。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自己就曾经是国王和女王,坐在王宫的高台上,那台子跟这个都差不多的。”!
“我们的凯尔帕拉维尔城堡,”提起往事,苏珊心驰神往,如在梦中,”它就坐落在纳尼亚大河的入口处。我怎能忘记呢?”
“这一切若能重现,那该多么好哇!”露茜说,”干脆咱们把这儿当作凯尔帕拉维尔。这座大厅和我们过去举行宴会的王宫十分相似。”
“只可惜没有宴会。”爱德蒙总是很实际,”天色晚了,你们看,影子这么长,而且天气也没那么热了。”
“要是我们不得已在这儿过夜的话,就必须准备一堆篝火,”彼得说,”我有火柴,咱们分头去找,看能不能搜集些干树枝来。”
大家都意识到这是明智的,便立即行动起来。果园里枯枝并不多,他们只好穿过大厅,从一扇小小的侧门来到城堡的另一端去碰碰运气。这儿像一个迷宫,有许多石堆和空地。他们猜想,以前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小房间,可现在早已是杂草丛生,满目荒凉。再往前去,他们看见围墙上有一个大豁口。穿过豁口,来到一个小树林,这儿的树颜色很深,也很高大。在这里他们找到了大量的干枝、朽木、枯叶和冷杉树的球果。他们来回搬运,抱了一捆又一捆,在城堡平台上堆起了好大堆。幸运的是他们还在大厅外面找到了一口井,这口井被埋没在草丛里。他们把井边的杂草清理干净,发现那井水清凉、甘甜,水也很深。随后,女孩子们又跑去摘来一些苹果,两个男孩子则弄好篝火。他们用了好多根火柴,篝火终于燃起来。这时候,他们相信世上简直找不出更舒适温暖的地方了。接着,他们把苹果插在小棍尖儿上,试着烤苹果吃,可是,没有白糖,烤苹果的味道实在谈不上如何美妙。太烫时没法儿用手拿着吃,等你可以用手去拿时,它又凉得一点儿都不好吃了。结果,他们只好吃生苹果充饥。爱德蒙说得不错,学校食堂里的晚餐其实并不那么糟糕——”要是这会儿来一片厚厚的奶油面包,我倒是没什么不乐意。”他加上一句。但是,一股冒险的热情在激动着大家,谁也没有真的就想回学校去。8
吃完了最后一只苹果,苏珊又跑到井边去喝水,回来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看,”她的声音有些异样,”我在井边捡到的。”她把那东西交给彼得,然后坐了下来。从她的表情和声音里,其他几个都以为她就要哭出来了。爱德、蒙和露茜极感兴趣地弯下身来,向彼得手里望去——那是个小小的、亮晶晶的东西,在篝火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真是怪事!”彼得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异样了。他随手把那东西递给其他几个。
现在,大家都看清楚了,那是一个象棋里的马,它的大小与普通棋子没什么两样,只是分量特别重,因为它是用纯金制成的。那马头上的小眼睛是两颗小宝石,说准确些是一只眼睛,因为另外一只已经掉了。#
“咦?”露茜吃了一惊,”这像是我们在凯尔帕拉维尔做国王和女王时常玩的!”
“你怎么啦,苏?”彼得注意到苏珊在那儿发愣。
“不知怎么搞的,”苏珊喃喃地说道,”这棋子把我带回了……。哦,多么迷人的日子。我还记得和小矮人以及那些善良的巨人们一起下象棋时的情景,还有水族的朋友们在海里歌唱,还有我那匹骏美的小马,还有……还有……
“现在,”彼得的声音有些激动,”咱们该认真思考一下了。
“思考什么?”爱德蒙问。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想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彼得说。
“你说呢,你说呀!”露茜急切地喊道,”几个小时以来,我一直感到这是个神秘的地方。”
“你接着说,彼得,”爱德蒙说,”我们都听着呢。”
“我们就在凯尔帕拉维尔的废墟上。”彼得很有把握地宣称。
“可是,我说,”爱德蒙不停地眨巴眼睛,”你怎么解释这一切呢?这个地方在很久以前就给毁坏了。看看那些大树,它们沿着大门一直长了上去,再看看这些石头。随便什么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地方几百年都没人住过了。”2
“我想过了,”彼得说,”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先把这个搁在一边,我想把我的根据一条条地摆出来。首先,这个大厅的形状和大小与凯尔帕拉维尔的那个完全一样。你们只要想象一下,上方是个穹顶,再把那些草地改成彩色的路面,墙上挂起壁毯。好了,现在咱们已经在宫廷宴会大厅里了。是不是?”
谁也没有讲话。
第二点,”彼得继续说,”这城堡的水井与我们的水井位置完全相同,在大殿偏南一点儿,而且,大小和形状也没有两样。”
其他几个仍然一言不发。
“第三点:苏珊刚刚发现的棋子,与我们过去玩的棋子一模一样。” 还是没人答话。
“第四点。你们还记得么——就在卡乐门国王的大使到来的前一天——我们在凯尔帕拉维尔城堡的北门外种了很多果树。森林里所有精灵中最高贵的果树女神波莫娜亲自前来,为我们的果园做了祈祷,而动于刨坑的正是那些打扮得十分体面的小睡鼠。你们还记得不记得它们的首领,那个上了年纪的哩哩格拉唔?它靠在铁锹上说”请相信我,陛下,总有一天,这些果树将给你带来快乐-瞧,真给它说中了。”*
“这一切我全记得,全记得呀!”露茜拍起于来。
“可是你看这儿,彼得,”爱德蒙犹豫地说,”我们不可能紧挨着大门种植果树——我们不会这么傻的。”2
“那当然,”彼得说,”可能是后来果园慢慢延伸到大门跟前来了。”
“另外,”爱德蒙说,”凯尔帕拉维尔原来并不是一个小岛。”
“对,我对这一点也一直感到奇怪,但那要看你怎么称呼它。这里可能是一个半岛,很像一个小岛。也许在我们以后的年代,有什么人挖了一道海峡,使它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等一等!”爱德蒙说,”你说在我们以后的年代,可是我们从纳尼亚回来才不过一年时间。怎么会在短短的一年里,城堡就倒塌了,巨大的森林形成了,而我们亲眼看着栽种的小树苗都变成了古老高大的果树?天晓得还有其他什么奇迹。可这全是不可能的!”*
“我想起一件事,足以证明这儿是不是我们的城堡。”
露茜激动地说,”假如这就是凯尔帕拉维尔,那么在高台的这一端应该有一扇门。实际上,这扇门应该就在我们的身后。你们都知道——它通向我们的宝库。”
“看不出来。”彼得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 他们身后的墙上垂下大片的藤叶。
“我们马上就能搞清楚。”爱德蒙说着拿起一根准备用来生火的粗树枝,开始敲打那爬满青藤的墙壁。嗒,嗒,棍子打在墙上发出坚实的响声,再打下去,仍然是嗒,嗒,嗒。突然,通,遇,通,敲打声变了,这是一种打在木头上的声音。
“听!”爱德蒙惊呆了。 “我们必须先清除这些藤。”彼得说。
“哦,千万别去动它,”苏珊说,”咱们明天早晨再开这门吧。如果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我可不愿意在身后有扇敞开的大门,里面黑咕隆咚,往外散发着凉风和潮气,什么可怕的东西都可能从洞里跑出来!再说,天马上就要黑了。”-
“苏珊!你怎么说这种泄气的话?”露茜责备地瞥了她一眼。两个男孩子则太激动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珊讲了些什么。他们开始用小刀割去青藤口转眼间,他们刚才的”安乐窝”被搞得一片凌乱。一阵忙碌过后,那扇门完全暴露出来了。5
“肯定上了锁。”彼得说。
“没关系,木头已经腐朽了,”爱德蒙信心十足,”咱们可以毫不费事地把它砸成碎片,这样我们还可以多些劈柴。来吧。”
事情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这时,沉沉暮色已笼罩大地,天上出现了几颗星星。孩子们站在一堆劈得乱七八糟的木片上,向那刚刚打开的阴森漆黑的洞里望去,不禁一阵微微的颤栗。+
“行了,拿个火把来。”彼得吩咐妹妹。)
“哎呀,现在别下去,”苏珊急忙阻拦,”爱德蒙说……”
“我现在可没那么说,”爱德蒙打断了她的话,”现在我还没有弄懂,不过我们会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情的。彼得,你也下来吧?”
“我们大家都下去,”彼得说,”勇敢些,苏珊。我们现在又回到了纳尼亚,像小孩子那样是没有用的。你在这里是女王。而且,不管怎么说,心里装着这样的秘密,谁也睡不着的。”
他们用树枝燃起火把照亮,但这办法不行。燃烧的那一头朝上的话,火就会熄灭;换一头的话,火苗就会灼痛手,烟会熏着眼睛。最后他们不得不用爱德蒙的电筒。幸好一个礼拜前爱德蒙生日时得到一只电筒,电池几乎还是新的。他拿着电筒第一个走了下去,接着是露茜和苏珊,彼得走在最后.
“我已经来到台阶跟前。”爱德蒙大声报告。 “数一下,看有多少级。”彼得说。
一——二——三——”爱德蒙嘴里数着,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一直数到第十六级台阶。”到底了。”他朝身后喊道。
“那么这里真的是凯尔帕拉维尔,”露茜说,”以前的台阶就是十六级。”再没有谁讲一句话。直到他们走下最后一级台阶,紧靠着站在一起。爱德蒙打开手电筒,光柱缓缓地移动着。(
“哇!”孩子们立即发出了一阵欢呼。
现在无可怀疑了,这儿就是凯尔帕拉维尔那古老的宝库。作为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王,他们曾是这里的主人。房子正中有一条南道,两边每隔不远就竖立着一套辉煌的盔甲,犹如卫士在守护着那些宝藏。在南道两旁的架子上,盔甲之间,摆满了奇珍异宝——项链、手锡、戒指以及纯金餐具和长长的象牙,还有成堆尚未镶嵌的宝石,像石子或者土豆一样散乱地堆在那里——钻石、红宝石、绿宝石、红玉、黄玉,还有紫水晶。架子下面放着一个个钢片镶边的标木箱子,上着大锁。这里冷得要命,又静得出奇,孩子们几乎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那些宝贝上面盖着厚厚的尘土,要不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并且又回想起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他们简直无法相信那些是珠宝。渐渐地孩子们由新奇而产生的兴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伤感与惆怅,甚至有些恐怖,因为这里完全像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就被遗弃的地方。因此足足有几分钟,谁也没有讲话。
他们慢慢朝前走去,不时把手边的东西拿起来仔细看看,就像遇到久违的老朋友,一边发出阵阵感叹”噢,看!咱们的加冕戒指——你还记得头一次戴上它时的情景吗?——咦,这不是那枚我们都认为丢失了的胸针吗?——瞧,这不是你在孤独岛那次比武大会上穿的盔甲吗?那还是小矮人们为我特制的呢!——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用那只号来喝酒?——你还记不记得……
突然,爱德蒙停住了脚步”听我说,不能再浪费电池了,也许以后会更需要它。咱们是不是拿上需要的东西,然后赶紧出去?”
“我们首先得拿上那些礼物。”彼得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纳尼亚的圣诞夜,他、苏珊和露茜都得了一些礼物,他们把这些礼物看得比整个王国都珍贵。爱德蒙没有礼物,因为当时他没有和大家在一起。(这是他自己的过错,你在另一个故事里可以读到。)
大家都同意彼得的话,于是顺着甬道径直朝宝库的另一端走去。不出所料,那些东西依然挂在墙上。露茜的礼物最小了,是一个宝石小瓶子,里面还剩有半瓶多神水:这神水可以瞬间治愈所有的创伤和疾病。露茜十分庄重地、默默地把它从墙上取下来,用背带斜持在肩上。苏珊的礼物是一张弓、一壶箭和一只号。那张弓依然完好无损,旁边是那只盛满了羽栩箭的象牙箭壶。可是,号却不在。
“喂|苏珊,”露茜问,”你的号在哪里?”
“唉,真糟糕!”苏珊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我在最后天带着它,就是我们去围猎白色牡鹿的那一天。它肯定是在我们回人类世界时给弄丢了。”
爱德蒙吹了声口哨,深表惋惜。这是一只神奇的号。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吹响它就会及时得到帮助。
“在这样的地方,我们正需要这种宝贝。”他说。
“别担心,我还有弓箭呢。”苏珊说着从墙上把弓箭取下来。
“弓弦不会已失去弹性了吧,苏?”彼得问。
可能是宝库里的空气有些奇异之处,那张弓仍然很好用。苏珊在学校里是射箭和游泳的好手,她立即拉开弓,轻轻弹了一下弓弦。嗡的一声。弓弦那震撼人心的声响,在整个屋子里回荡。这轻轻的响声,把孩子们带回往日那美好的时光。战斗、持猎、欢宴……一幕一幕又都浮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随后,她放松了弓弦,把箭壶挎在身边。
接着,彼得取下了他的礼物——镶着一只红色巨狮的盾牌,和那柄神圣的宝剑。他吹掉剑鞘上的灰尘,在地毯上擦了擦,佩在身旁。然后把那盾牌拿在手里试一试。开始他担心宝剑会锈在剑鞘里拔不出来。可令他欣喜不己的是,那把宝剑轻轻一拉便出了鞘,在黑暗中发出一道寒光。,
“这是我的宝剑,我用它杀死了那只射狼。”他自豪地说,声音里充满了自信与勇气。其他几个这时都觉得面前站着的已不是个普通的男孩子,而是威严的彼得国王。大家突然想起,他们必须节约电池了-
他们沿着台阶回到地面,重新燃起熊熊的篝火,然后紧紧地靠在一起,以便互相取暖。地面很硬,很不舒服,可他们太疲倦了,不久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