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亚传说2

“就这样,”杜鲁普金说(读到这里,你该知道了吧,坐在荒芜的凯尔帕拉维尔大殿的草地上给四个孩子讲故事的,正是小矮人杜鲁普金)——”就这样,我往口袋里塞了两片面包,卸下身上的武器,只带一柄短剑,便踏着朦胧的暮色,向林子深处走去。我低头向前走了很久,突然听到一种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声音。那令人难忘的声音,响彻天空,经久不息。它明快优美,像拂过水面的春风,但又强烈得足以震撼森林。我对自己说”假如这不是那号角的话,就叫我变成一只兔子”我纳闷,他为什么不早点儿吹……
“那是什么时候?”爱德蒙问。 “大约在九点到十点之间。”杜鲁普金说。
“那时候我们刚好在火车站里!”破子们异口同声地说,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
“请讲下去!”露茜对小矮人说。
“好吧,听到号声,我立即感到信心倍增,便继续奋力向前走,整整走了一天一夜。后来,在破晓时分,我做了件蠢事——我为了不去绕那条河道,冒险抄近路穿过一片开阔地,结果被他们捉住了。抓住我的不是军队,而是一个高傲的老傻瓜。他驻守在一个小城堡里面,那是弥若兹在通往海岸的路上设下的最后一个关卡。我不必表白自己,但他们的确从我嘴里一句实话也没有得到。可是,我是个小矮人,这已经足够给我判罪了。哈,感谢上帝!那个管事儿的老傻瓜真不错,换了别人一定当场就把我干掉了。可是,他认为只有把我送到”鬼-那儿去,才是最解恨的惩罚。结果,承蒙这位年轻的小姐救了我。遗憾的是我身上的盔甲都没有了,被他们拿走了。”他磕一磕手里的烟斗,又装上一斗烟。
“好家伙,”彼得说,”这么说,是那号角——你的那只神号,苏——昨天早上把我们大家从站台的座位上给拽到这儿来的!我简直不敢相信,可这一切都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不相信l为什么不相信。”露茜说,”好多故事都讲到,魔力能使人们离开某一个地方,或者离开某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去。比方说,《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法师一念秘诀,魔鬼马上便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我们突然回到纳尼亚,也正是这个原因。”
“不错,”彼得说,”奇怪的是故事里喊”魔鬼快来-的总是我们世界里的什么人,谁也没有认真想过,”魔鬼-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现在我们知道了,这和”魔鬼快来-是同一道理。”爱德蒙笑了起来,”天啊!拿起号角就那么一吹,我们便不由自主地被呼来唤去,这真让人觉得有点儿不自在。”
“好在我们都愿意到这儿来,不是吗?”露茜说,”要是阿斯兰想要我们来呢?”
“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小矮人说,”我想我应该马上返回,向国王回禀,告诉他并无援助可指望,必须另谋良策。”
“没有援助?”苏珊说,”可那号角不是已经把我们召来了吗?”
“这个……这个……是的,当然啰,我已经看出来了。”
小矮人吞吞吐吐地说:他的烟斗好像给堵住了,他低下头,似乎忙着清理那烟斗。”可是…好吧…我是说…”
“你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吗?”露茜叫道,”你真笨。”
“我猜你们一定是古老传说中的四个孩子,”杜鲁普金说,”当然,我很高兴见到你们。当然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可是……你们不生气吧?”——他又犹豫起来。
“快说吧,干脆些!”爱德蒙有点儿不耐烦了。
“好吧,那么……你们可别生气啊,”杜鲁普金不安地说,”你们知道,国王、特鲁佛汉特和克奈尔斯博士都在期待……嗯,你们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他们在期待着强有力的帮助,换句话说,我想他们一直把你们想象成高大健壮、能征善战的勇士。可是,你们都是些孩子,在这样的时刻,在战斗中……你们又能干什么呢?我相信你们是能理解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全无用处?”爱德蒙脸红了。
“请千万别生气,”小矮人打断了他的话,”我向你们保证,我亲爱的小朋友……。”
“’小朋友’!这,这简直太小看我们了!”爱德蒙跳了起来,”我想你不会相信是我们打赢了柏卢纳战役的吧?好吧,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啦,我知道…”
“现在发脾气有什么用?”彼得打断了他的话,”咱们先给他配备一套盔甲,我们也必须立刻武装起来,别的话以后再说。”
“是不是先商量一下……”爱德蒙没有动。可是露茜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咱们先按彼得说的去做。你知道,他是咱们的首领。我想他心中有数。”爱德蒙点点头,拿起手电筒,领着大家,包括杜鲁普金,又一次沿着台阶来到那漆黑寒冷而又布满灰尘的宝库。;
看到架子上那些宝贝,小矮人的眼睛直放光(尽管只有脏起脚尖才能看得到),嘴里喃喃自语道”千万可别让尼克布瑞克看到这些,千万!”孩子们很快就为他找到了一套合身的锁子甲、一顶头盔、一把宝剑、一块盾牌、一张弓和满满的一壶箭,这些都是专为小矮人们制造的,不仅大小合适,而且做工精良,材料也属上乘。那头盔是铜制的,镶嵌着宝石,剑柄则是纯金铸成。杜鲁普金一辈子没见过,更不曾拥有过这么贵重的东西,一时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孩子们也穿上了盔甲。爱德蒙挑选了一柄锋利的宝剑,一块皮制的、灵巧的盾牌:露茜挑选了一张弓:彼得和苏珊早已佩挂好了他们各自的宝物。当他们顺着台阶走出宝库时,身上的锁子甲丁丁当当地响着,看上去全然是纳尼亚的勇士,再不是只知道读书玩耍的小学生了。两个男孩走在后面,很快就制定出一套行动方案。露茜听爱德蒙说”不,让我来,要是我胜了,他的失败显得更惨。万一我输了,我们也不至于太丢脸。”
“那么好吧,爱德。”彼得答道。
他们重新回到阳光下。这时,爱德蒙彬彬有礼地把身子
转向小矮人,对他说”我有个请求,希望你不要拒绝。你知道,我们这样的小朋友并不常有机会遇到你这样伟大的勇士,你愿意和我比试比试剑术吗?这样才合乎礼仪。”.
“可是,年轻人,”杜鲁普金说,”这些宝剑都很锋利,碰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知道,”爱德蒙说,”我绝不可能碰到你一点儿,而你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解除我的武装,又不伤我一根汗毛。”
“这可是个危险的游戏,”杜鲁普金说,”既然你已经提出来了,我就陪你一两个回合吧。”
霎时间,两把宝剑都抽了出来,另外三个孩子一齐跳下台来,站在一旁观战。这是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绝不像戏台上用木头道具打给人看的花架子,甚至运动会上的击剑比赛也无法与之相比。这是战士间的格斗。最精彩的就是用宝剑去劈对方的腿和脚,因为这部分没有盔甲防护口当对方用剑劈来的一刹那,你就必须迅速跳起来,他这一击便从你脚下一掠而过。这当然对小矮人有利,因为爱德蒙个子高得多,只好不时地蹲下身子进攻对手。如果是在二十四小时以前和杜鲁普金比赛,爱德蒙就很难获胜了。可自从他们来到小岛上之后,纳尼亚的一切对他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使他回想起从前的战斗,他的胳膊和手指也恢复了从前的力量和技艺。他现在又是当年的国王爱德蒙了。两个斗士打了几个回合,苏珊(她怎么也没法喜欢这种事情)不停地高声喊着”噢!千万当心!”突然,爱德蒙翻腕使了一个花剑,把小矮人的剑打飞了。只见杜鲁普金望着那只空空的右手,不知所措地眨着眼睛。
“没有受伤吧,我亲爱的小朋友?”爱德蒙微微喘着气,把自己的宝剑插进剑鞘。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杜鲁普金干巴巴地说,”你会的这个花招我没学过。”
“太对了,”彼得插了进来,”世上最好的击剑手都可能被一个他所不熟悉的绝招给解除武装。再给你次机会,咱们换一种武器再比试一下,那才算是公平合理,是不是,朋友?你乐意和我妹妹比赛射箭吗?射箭是没有花招可耍的,这你清楚。”
“哈,你真会开玩笑,你!”小矮人说,”从她今天早上救了我以后,我就知道她的箭术有多高明了。不过,那也没关系,我可以试一试。”他装出不高兴的样子,但眼睛里却发出欣慰的光来,因为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阵营里来了不可小看的生力军。
他们五个一齐来到院子里。 “拿什么做靶子呢?”彼得问。
“我看树枝上挂的那只苹果就行。”苏珊说。
“行,”杜鲁普金痛快地说,”你指的是靠近树权的那只黄苹果吗?”
“不,不是那只,是上面那只红的——在高处的那只。”小矮人的脸色沉了下来,嘴里嘟嚷着,”看上去简直像颗樱桃嘛,这苹果是怎么长的!”
他们投钱币来决定由谁先射(杜鲁普金大感兴趣,他从来没有玩过这种把戏),结果是杜鲁普金先射。从大殿到花园有一段台阶,他们必须选好角度,才能射中苹果。从小矮人选择位置和拉弓的姿势,大家都看出来他是个内行。
只听嗖的一声,箭射出去了。这一箭射得很漂亮。箭到之处,小苹果摆了一摆,旁边的一片树叶飘然而落。下面轮到苏珊。她走到台阶上,拉开了弓。她对这场比赛并不感兴趣,这倒不是因为她对射中那只苹果没有信心,而是因为她心地善良,不愿意再去伤害一颗已经受到伤害的心。小矮人仔细观察着她如何把箭杆拉向耳边。刹那间,一声轻响,那苹果掉落在草地上,苏珊的箭插在正中间。
“好哇!射得漂亮,苏!”其他几个孩子欢呼起来。
“我并非真比你射得好,”苏珊安慰小矮人说,”你射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一阵风。”
“不,没有风,”杜鲁普金诚实地说,”你不必安慰我,我明白我已经被你们彻底打败了。可我对你们不好明说,刚才我肩膀上的伤很痛………
“怎么,你受伤了?”露茜问,”快让我看看。”
“小姑娘,你看也没用。”杜鲁普金话一出口,立刻感到不妥当,赶紧检讨说,”对不起,我又像个傻瓜一样讲话了。你的哥哥是一名出色的击剑家,你的姐姐是一名了不起的射手,我猜你可能是位伟大的医生。”他坐在台阶上,解开身上的锁子甲,脱掉贴身的小衬衫,露出那水于一般多毛而又肌肉发达的胳膊。他肩膀上有一块包扎得十分马虎的绷带。解开一看,只见绷带下面有一条很深的刀伤,伤口已经发炎了,周围红肿得很厉害。”啧啧,可怜的杜鲁普金,”露茜同情地说,”太吓人了。”说着,她细心地从手中的小瓶里倒出一滴神水,滴在那伤口上。
“喂,你干什么呢?”杜鲁普金说。可当他转过头来,不由得大吃一惊,”咦,我的伤怎么没了?”只见他摆动着小胡子,斜着眼看来看去,然后又把那条胳膊上上下下摸了个遍。最后,他舒展几下胳膊,活动活动肌肉,跳起来大声叫道”嗨!伤口治好喽!我的胳膊像新的一样!”接着他大笑起来,说”唉|我怎么这么蠢,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们都别生我的气,我向各位陛下致敬——虽然是微不足道的敬意。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命,治好了我的伤,以及那丰盛的早餐——还有使我了解了你们。”
四个孩子一齐说,那都不算什么,不值得一提。”现在,”彼得说,”假如你已经信任我们……”当然。”小矮人说。
“我们必须马上起身,尽快与凯斯宾国王会合。”
“而且越快越好,”杜鲁普金说,”由于我的愚蠢,已经耽误了将近一个钟头。”
“从你来的路走,大约要花两天时间,”彼得说,”因为我们不能像你们小矮人那样,日夜兼程。”说着,他转向他的弟弟妹妹,”杜鲁普金说的阿斯兰堡垒显然就是那个大石桌。你们还记得吧,从那儿往下走到柏卢纳渡口大约要走半天时间。”
“柏卢纳大桥,我们都这么叫它。”杜鲁普金说。
“在我们的时代,那儿没有桥,”彼得说,”那时候从柏卢纳到这儿大约要一天时间,我们通常在第二天吃晚饭时就能到家。要是走快点,也许我们一天半能赶到那儿。”
“可是你别忘了,现在到处是森林,”杜鲁普金说,”而且还要避开敌人。”
“听我说,”爱德蒙讲话了,”我们只能选择我们亲爱的小朋友来时走的那条路吗?”
“别叫我小朋友啦,陛下,给我留点面子吧。”小矮人脸又红了。
“那么好吧,”爱德蒙说,”我可以管你叫我们的DLF吗?”
“喂,爱德蒙,”苏珊说,”别这样,干吗老抓住人家不放。”
“没有什么,小姑娘——我是说,隆下,”杜鲁普金笑着说,”开开玩笑,不要紧的。”(从那以后,他们常亲切地叫他DLF,到后来,这戏称的真正含义几乎都被忘掉了。)
“我刚才是想说,”爱德蒙继续说,”咱们不必走那条道,我们可以乘船向南,先到清水湾,然后逆流而上,这么走可直达大石桌的后山。我们在水上会比较安全一些。要是马上出发,在天黑之前就可以到达清水湾的入口,然后睡几个小时,明天一大早就可以和凯斯宾见面了。”
①DLF是英语DearLittleFriend的缩略语,意思即”亲爱的小朋友”。”
“问题是我们必须知道沿岸的情况,”杜鲁普金说,”我们不清楚一路上的地形和敌情。”
“食品问题怎么解决?”苏珊问。
“哦,我们可以吃苹果充饥,”露茜说,”咱们快点走吧,两天过去了,我们什么事儿还没做呢。”
他们用一件雨衣做成一只袋子,装了不少苹果,又一齐来到井边喝足了水,因为在到达清水湾之前很可能再也找不到淡水了。然后,大家登上小船,望着将要离开的凯尔帕拉维尔,孩子们心里不禁一阵惆怅。尽管那儿已成为一堆废墟,可他们还是觉得十分亲切,仿佛那就是他们的第二故乡。
“DLF,你来掌舵,”彼得说,”我和爱德蒙划桨。虽然路不远,咱们最好还是脱掉这身锁子甲,免得划不了多久,就热得受不了。你们两个女孩子坐在船首,给DLF指示方向,因为他不知道路。”
不久,那被密林覆盖的绿色小岛就被他们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小船随着海浪上下颠簸着。周围的海域越来越辽阔,向远处望去,蓝蓝的海水一望无边,近处是小船荡起的碧绿的波浪,浪花在船边翻滚。空气中充满了海水的咸味。海上安静极了,只听到海水撞击船舷和船桨拍打水面的哗哗声,以及桨架发出的嘎吱声。天气开始热了起来。
露茜和苏珊坐在船首,开心极了。她们从船边弯下身,试着把手伸到海水里去,可总是够不着。但她们能清楚地看见海底那极纯净的月白色沙子,有时候还可以看到一块块紫红色的海藻。
“真好像又回到了过去,”露茜说,”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航行到特里宾西亚……还有卡尔马……还有七群岛……还有孤独群岛?”
“当然记得,”苏珊说,”还有我们的大船‘辉煌海尔兰号,船头上镶着只天鹅头,那雕刻的天鹅翅膀直达船的中部。”
“还有绸子做的风帆和船尾巨大的灯笼。””还有甲板上的盛宴和那些乐师。”
“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位乐师爬到帆缆上吹笛子,那乐声听起来就像来自天边。”
就这样,他们一边走-边回忆着。当苏珊换下爱德蒙时,他们已经走了一大半路程。前面的海岸不远了——他们想起当年这里曾是一片开阔的平原,是许多好朋友聚会的地方,现在却长满了野树杂草,显得十分荒凉。触景生情,孩子们心中不由生出许多感慨。
“嘘!这还真是个累人的活儿。”彼得已是汗流浃背。”我来划一会儿吧?”露茜说。!
“不行,你太小。”彼得简短地回答,这并不是他光火了,而是因为他没有精神说话了。

绕过最后一个海岬,开始向清水湾逆流而上的时候,苏珊和两个男孩都已经筋疲力尽了。露茜也由于海水反光对眼睛的剌激感到有些头疼。连杜鲁普金都感到疲惫不堪,盼望这航行快些结束。船尾他一直坐着的那个座位原不是为小矮人准备的,所以他的两只脚悬空在那里,一点儿也使不上劲,不难想像那是多么不舒服。随着疲劳感的增加,大家的情绪也渐渐低落下去。开始,他们一心想的是如何尽快找到凯斯宾,而现在他们开始怀疑,即使找到了他,就凭这么几个小不点儿的小矮人和森林里的动物,怎么能够打败一支成年人组成的军队。
当他们慢慢划过清水湾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随着海岸一点点靠近,暮色也越来越浓,河岸上伸出来的树枝不时碰到头上。大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渐渐消失了,这里非常安静,甚至能听见潺潺的小溪从森林里流向清水湾。,
他们终于登陆了。谁也没有力气去拾柴点火,更谈不上去捕猎充饥,他们宁愿再吃一顿苹果,尽管苹果已经吃得太多,丝毫不能引起他们的食欲。他们默默地嚼了一阵苹果,
便缩作一团,躺倒在四棵高大栎树下面那层厚厚的枯叶上。
除了露茜以外,其他人倒下便睡着了。露茜没有那么累,所以翻来覆去,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更糟糕的是,杜鲁普金鼻平声大作,简直像在打雷。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勉强去睡。于是,她睁开双眼,漫无目标地朝前望去。透过树枝的空隙,她刚好看见河里的一道清水。翻过身来,她又看见了一片星空,不由得激起她对往事的回想。她曾经是多么熟悉纳尼亚的星星,因为作为纳尼亚的女王,晚上何时睡觉,从来不受别人管束。这时,从她躺着的地方,至少可以看到三个夏日星座:轮船星座、铁锤星座和豹子星座。”亲爱的老豹子。”她轻声呼唤着,好像与老朋友久别重逢。
这么一来,她不仅全无睡意,反而更精神了——那是一种奇怪的、只有夜间才有的梦幻般的清醒。海湾亮如白昼,她知道月亮已经升起了,尽管看不见它。忽然,她感到整个森林都像她自己一样苏醒了过来。出于一种莫名的冲动,她迅速站起身,悄悄离开了宿营地
夜晚的空气凉爽、清新,带着幽微的花香。不远处有一只夜莺在歌唱,它时唱时停,悠然自得。前面的光线比较明亮,露茜信步走过去,来到一个树木稀疏的地方。恬静的月光与树木的阴影交织在一起,使人辨不清周围的景物。这时,那夜莺终于定准了调子,开始引吭高歌起来
露茜的眼睛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她便仔细打量起身边的一草一木来,因为她心里充满了对过去那些岁月的怀念。那时,纳尼亚的树木不仅会讲话,简直是能说会道。她深信这些树木都有灵性,而且能化作人形。看那棵银桦,它应该有清脆圆润的嗓子,长得像一位苗条的姑娘,肩上披散着棕色的长发,舞姿极其优美。再看那棵老栋树,它该是二位慈祥并充满智慧的老人,须发苍苍,由于上了年纪,手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还有身边这棵山毛榉,美丽、端庄、高贵、安详。啊,你这森林的女神!
“哦,树神,我的老朋友们!”露茜不由自主地轻声呼唤起来,”你们醒醒,醒醒啊|你们真的睡熟了吗?你们把我忘记了吗?林中仙女,水族仙女,出来吧,到我这儿来吧,”
虽然林子里一丝风也没有,那些树却在她身旁一齐摆动起来,树叶沙沙地响,仿佛在低声诉说着什么。说来奇怪,那只夜莺这时也静了下来,好像也在侧耳倾听。露茜觉得她随时都可能听懂树木在说什么,结果她失望了。沙沙声渐渐消失,夜莺又重新开始了它的歌唱,这使露茜感到茫然若有所失。是自己来得不合时宜,还是做错了什么事,或者说错了什么话?她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她感到有些累,于是转身走向营地,依偎在苏珊和彼得当中,几分钟之后便进入了梦乡。
清晨,凉气袭人。一觉醒来,大家都感到浑身乏力,打不起精神。森林里透过一缕灰蒙蒙的晨曦,到处都显得潮湿、脏乱。
“来呀,吃苹果,又香又脆的大苹果!”杜鲁普金怪腔怪调地喊着,一边拿起一只苹果,皱着眉头看了看,又把它放下了。
孩子们懒懒地站起身来,使劲摇摇头,使自己清醒起来,然后向四周望去。树林很茂密,朝哪个方向都望不出很远。
“我猎各位一定很熟悉道路吧?”小矮人问。
“我不熟悉,”苏珊说,”从来没见过这些树林。实际上我一直在想,我们应该顺河而上的。”
“你当时怎么不说?”由于心情不好,彼得的话有些尖刻。
“喂,别听她的,”爱德蒙说,”她总是让人扫兴。彼得,你带着那个袖珍指南针了吧?好,那我们就不怕了,我们只要一直朝西北方向走,穿过那条小河,你们叫它什么来着,拉什河?
“柏卢纳渡口,是那条小河与大河汇合的地方,”彼得说,”或者按DLF的叫法,柏卢纳大桥口”
“对,我们走过桥去,一直往山上爬,九点钟以前就能到达石桌,也就是阿斯兰堡垒。我相信凯斯宾国王将款待我们一顿丰盛的早餐!”
“但愿如此,”苏珊说,”我怎么对这里的地形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
“女孩子最糟的就是这个了,”爱德蒙对彼得和小矮人说,”她们的脑袋瓜里根本没有放地图的地方。”
“那是因为我们的脑袋瓜里装着别的东西。”露茜反驳道。
开始,似乎一切都还顺利,他们相信走的是正确的路线。可是,假如你对森林有些起码的常识,那你就会知道走在森林里的人们常常会被想像出来的道路所迷惑。因为,过不了几分钟,脚下的路便消失了。于是,你的眼睛马上转向另一条路,希望这是刚才那条路的延续。走不多远,这条路又不见了。你最后将发现,原来脚下根本就不是路。好在两个男孩子和那小矮人都在森林里走惯了,所以也没有绕多少弯路。
他们吃力而缓慢地向前走了大约有半个钟头(他们中间有三个由于昨天划船,直到现在还浑身酸痛),突然,杜鲁普金悄声说”停!”大家立刻紧张地停下脚步。”有什么东西在跟踪我们,”小矮人把声音压得很低,”或者说它在与我们平行前进——就在左边那儿。”孩子们紧张地站在原地,眼睛盯着小矮人于指的地方,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我们俩最好在弓上搭一支箭。”苏珊对杜鲁普金说。小矮人点点头,表示赞成。当两张弓都箭在弦上后,大家才多了些安全感,又继续向前走。
他们十分警觉地在一片较为开阔的林子里又走了几十米,然后来到一个灌木茂密的地方。猛然间,随着一声呼啸,一只什么野兽从灌木后面猛扑过来。露茜猝不及防,一下被扑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她在跌倒的一刹那,听见嗒的一声弓弦响。当她清醒过来时,看到一只面曰狰狞的大灰熊,躺在地上,已经气绝身亡。熊的大脑袋上还插着杜鲁普金的一支箭。
“在这场射箭比赛中,DLF可是把你打败啦,苏。”彼得勉强笑了一下,试图缓和这场虚惊造成的紧张。
“我……箭放得太迟了,”苏珊说,那样子很窘,”我真怕那会是一只,你们知道——只有灵性的熊,一只会讲话的熊。”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那就是她不愿意伤害任何一条生命-
“这就麻烦了。”杜鲁普金说,”不错,有些纳尼亚的后代至今仍活在世上,可大部分动物都是哑巴,都是敌人,你很难分辨出来。”
“我想到了老布鲁恩,”苏珊说,”你当时就没有想到会是布鲁恩吗?”
“不是,”那小矮人说,”我看到了那张脸,也听到了那声呼啸,它只不过是想要这小姑娘做早餐。刚才你说,你指望凯斯宾国王能款待你们一顿丰盛的早餐,我真不想扫你们的兴。说实话,营地里的肉少得可怜。听我说,朋友们,熊肉的味道肯定不错。我们要是不带上点儿熊肉,那可太遗憾了。怎么样,咱们顶多耽误半个钟头。我敢说,你们两个小伙子——对不起,我该说国王陛下——该知道怎么剥熊皮的吧?”8
“咱们到别的什么地方坐一会儿,”苏珊对露茜说,”我知道那活儿有多么脏,多么恶心。”露茜打了个哆嗦,立即站起来随姐姐走开,一边说,”苏,我脑子里闪过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
“什么?”
“要是有一天,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有人野蛮地向你冲过来,就像这儿的野兽,可样子却仍然是人,你也搞不清他是人是兽是敌是友,那不是很可怕吗?”
“我们在纳尼亚麻烦已经够多的了,”苏珊非常现实地说,”你不要幻想那样的事情了。”
剥熊皮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马上又要出发了。他们尽可能多地带上切割下来的熊肉。口袋不好装,他们便仔细地把肉包在新鲜的树叶里面。经验告诉他们,待会儿走累了,肚子饿了的时候,这些又湿又软、令人反感的小包包会有大用处的。
他们继续艰难地向前走。直到旭日东升,小鸟又开始歌唱,他们在一条小溪旁停了下来,仔细洗干净了三双沾满熊血的手。不知不觉中,昨天划船引起的浑身酸痛完全消失了,大家的情绪又振奋起来。
“咱们的方向没错吧?”一个钟头之后爱德蒙问道。
“我们并没有向左边去得太多,我还看不出来现在的方向会有什么不对。”彼得说,”要是咱们走得太靠右边,充其量不过是浪费一点时间;因为那样我们就会过早地靠近河边,从那里到河湾的路会难走一些。”
于是,他们继续往前走,谁也不说话,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和衣服的慧翠声。
“这可恨的河口在什么地方?”过了老半天爱德蒙说。
“我刚才满以为这会儿就该到了,”彼得说,”可现在只有继续向前走,别无选择。”他俩都发觉那小矮人正忧心忡忡地望着他们,便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不停地走呀走,身上的盔甲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使他们感到十分闷热。
“这是怎么回事?”彼得突然停下脚步。
不知不觉中他们来到一个悬崖的边缘,从这儿居高临下,可以看到一条峡谷,以及谷底的河流。对面的峭壁要离得多。除了爱德蒙以外,谁也不曾在岩石上攀登过。
“真糟糕,”彼得说,”我们迷路了,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地方。对不起,这都怪我。”
小矮人轻轻吹了声口哨。
“唉,要不咱们返回去,从另一条路走吧,”苏珊苦着脸说,”我早就知道在这些树林里我们要迷路的。”
“苏珊!”露茜责备地看了她一眼,”别那么说,彼得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你也别这样对苏珊讲话,”爱德蒙在一边打抱不平,”我想她的话是对的。”
“啧啧啧!”杜鲁普金抱怨道,”要是我们迷了路,怎样才能摸回去呢?况且,即便咱们又回到岛上,一切从头开始——假设那是可能的话——咱们可就把什么事都给耽误啦。因为那样的话,不等我们到达那里,弥若兹就已经把凯斯宾打垮了。”
“你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往前走?”露茜问。
“不知道,”杜鲁普金耸耸肩膀,”隆下,你肯定咱们已误入歧途?你能断定这里不是河口吗?”
“因为河口不在峡谷里。”彼得说,竭力忍住没有发火。”隆下,是不是应该说:‘过去不在峡谷里?”小矮人仍不死心,”你所熟悉的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以前的纳尼亚。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它就不会改变?一次大塌方,就完全可能把那座山削去一面,留下光秃秃的岩石,成为峡谷那边的峭壁。以后,年复一年,端急的河流不断地冲击河槽,结果在这一面又形成了我们脚下的悬崖。我们还可以设想,这里曾经发生过地震之类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彼得说。
“无论如何,”杜鲁普金接着说,”即便这不是河口,可它涓涓流向北方,势将汇入那条大河口来的路上我似乎曾经走过这个地方。因此,假如我们朝下游走,再往右拐
“看!快看!你们快看!”露茜突然叫了起来。
“哪里?什么?”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狮子,”露茜激动不己,两只大眼睛闪闪发光,”就是阿斯兰,你们没有看见吗?U
“你是说——阿斯兰?”彼得顿时睁大了双眼。”你以为它在什么地方?”苏珊不大相信。
“不是以为,”露茜使劲跺着脚,”千真万确,我真的看到了阿斯兰!”
“在哪儿,露?”彼得问。
“就在山顶上,那些按树之间。不,在峡谷的这一边,往上看——它想要我们到它那儿去,与你选择的方向正好相反。”
“你怎么知道它想要我们去?”爱德蒙问。
“它……我……反正我知道,”露茜说,”从它的脸上可以看出来。”
大家迷惑不解地互相望一望,谁也不讲话。
“露茜女王隆下很可能真的看到了一头狮子,”杜鲁普金插嘴说,”这些树林里当然有狮子,而且肯定不止一头,这我太知道了。但它未必是一头友好的、会讲话的狮子,就像刚才那头熊一样。”
“噢,别傻了,”露茜说,”你以为我看见了阿斯兰会认不出来吗?”
“它现在该是一头老态龙钟的狮子了,”杜鲁普金说,”假如它就是你们的那位老相识,老朋友l再说,如果是它,谁又能够担保这么多年之后,它不会像许多其他的动物一样,变野变蠢呢
露茜一下子脸色通红,要不是彼得把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她简直会扑向杜鲁普金。
“DLF是不明白的,他怎么会呢?”彼得一边安慰露茜,一边转向小矮人,”你记住,杜鲁普金,我们才真正了解阿斯兰,你不可以再那样谈论它了。现在必须搞清楚阿斯兰是否真的在那里。”
“我发誓,刚才就是在那儿的。”露茜说,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或许是的,露。可是只有你看见了它,我们都没有看见。”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大家表决吧。”爱德蒙说。
“好吧,”彼得回答道,”你年纪最大,DLF,你投什么票?往上走,还是往下?”
“往下,”小矮人毫不迟疑地说,”我对阿斯兰一无所知,可我确实知道倘若咱们向左拐,再顺着峡谷往上走,那可能得走一天才能找到一个可以过河的地方;可是如果往下游去,再往右拐,咱们肯定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到达大河。再说,要是附近真的有狮子的话,咱们应该避开它们,而不要走近它们。”
“你怎么说,苏珊γ-
“你别生气,露,”苏珊说,”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朝下游走,我累极了,咱们赶紧离开这可恶的森林,到露天的空地去吧。我和大家一样,希望看到阿斯兰。可是,除了你一个人之外,我们大家什么都没看见。”
“爱德蒙?”彼得说。
“嗯,是这样,”爱德蒙讲得很快,脸色微微发红,”一年以前,咱们第一次发现纳尼亚的时候——也许是一千年以前,这个不去管它——是露茜首先发现了这个奇妙的国度,而我们都不相信她。我表现最糟了,这我知道。可事实证明她是对的,这一次我要支持她,也算向露茜表示歉意。我投票赞成向上游走。”
“噢,爱德蒙!”露茜紧紧抓住他的手。
“现在轮到你了,彼得,”苏珊说,”我真希望——”
“嘿,别说!让人家自己思考,”彼得打断了她的话,”我想我最好不参加投票。”
“你是至尊王。”杜鲁普金庄重地提醒道。
“向下。”沉默许久,彼得终于说,”我知道露茜很可能还是对的,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两者之中我们必须选择其一。
就这样,他们沿着右边的悬崖,朝下游出发了,露茜走在最后面,哭得好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