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王归来,凯斯宾王子

终于,其他四个人都醒了过来。露茜不得不第四遍重复要讲的话。随之而来的长时间沉默,使她感到很沮丧。
彼得盯着前面的树林,把眼睛都看酸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你呢,苏珊?”
“没有,当然什么也看不见。”苏珊说,听上去她有些不高兴。”因为那儿根本什么都没有,她是在说梦话。露,快躺下睡觉,听话。”
“我真希望你们大家和我一起去,”露茜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因为不论你们来或不来,我必须随它而去。”
“别胡扯,露茜,”苏珊说,”毫无疑问,你不可以独自离开。彼得,别让她去,她故意胡闹!”
“假如她执意要去,我将跟她一块儿去,”爱德蒙说,”她一直是对的。”
“这我知道,”彼得说,”而且很可能她现在还是正确的。显而易见,从下游走出峡谷这条路行不通,更何况在夜里这个时候。再说,阿斯兰为什么不让我们看到它呢?它过去从来不是这样,这不像它的为人。DLF,你怎么想?”
“我没什么说的,”小矮人回答道,“要是你们都去,当然,我也一起去。要是你们分成两路,我将跟随至尊王尊敬的彼得陛下,因为这是我的本分。然而,假如你问我个人的意见,这个嘛——我不过是个头脑简单的小矮人,我以为在白天都找不着路,夜里找到它的希望更小。况且,对那法力无边的狮子,我也不喜欢——它会讲话却不肯讲话,非常友好却不给我们以帮助,战无不胜却又没人能看到它。这就是我想说的话,不起作用,请大家不要见笑。”
“瞧,它用爪子拍打着草地,是在催我们了。”露茜望着前面焦急地说,“咱们必须马上动身。你们不走,我可要走了。”
“你没有权利这样勉强我们大家听你的胡话。现在是四比一,你又年龄最小。”苏珊说。
“嗨,快些行动吧,”爱德蒙有些不耐烦了,“我们只有去一趟,别无选择,呆在这里将会是无休止的争吵。”他有心全力支持露茜,却又因为被打搅了美梦而不很高兴,结果表现得似乎在与大伙儿怄气。
“那么走吧。”彼得一边说一边懒懒地穿上盔甲。如果换个其他场合,他都会对露茜说些鼓励或安慰的话,因为她毕竟是他最喜爱的小妹妹。他心里清楚,此时露茜一定十分难过,而且不论刚才发生了什么,都不是她的过错。然而,他也不由自主地对她有点儿恼火。
最不高兴的要数苏珊了。“我要是像露茜那么蛮不讲理,我现在就赖在这里不走,不管你们上哪儿去!我真想这么做!”
“请服从至尊王,尊敬的女王陛下,”杜鲁普金说,“我们这就上路吧。如果不能继续睡觉,我宁愿少讲话,多走路。”
一行人终于出发了。露茜走在最前面,她咬紧嘴唇,把一肚子想对苏珊说的话咽了下去。说也奇怪,她抬眼看到阿斯兰,便一下子把那些抱怨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阿斯兰在他们前面大约二十米开外,不慌不忙地领路。其他人只有跟着露茜。他们不仅看不到阿斯兰,也听不到它的声音。它那猫爪一样的巨爪落在草地上,悄然无声。
孩子们在阿斯兰的引导下,从舞蹈树林的右侧走过。谁也不知道那些树神是否仍在翩翩起舞,因为露茜紧盯着阿斯兰,其他人又紧盯着露茜,加上峡谷近在咫尺,谁也不敢大意。“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杜鲁普金嘴里不停地嘟哝着,“但愿这疯狂的举动不要以跌下悬崖粉身碎骨而告结束!”-
阿斯兰领他们沿着悬崖峭壁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来到一个地方。崖边长着一些小树。它转个弯,消失在小树丛中。露茜一下屏住了呼吸。怎么,要从这悬崖跳下去?可是她必须跟紧阿斯兰,不能失去它的踪迹。来不及停下来细想,她加快脚步,一下子也消失在小树丛中。朝下望去,她看到一条陡直的羊肠小道,通向那夹在黑压压巨大岩石之间的峡谷底部,阿斯兰正沿着小路往下走。它忽然转过身来,用满意和鼓励的目光看着她。露茜拍拍手,随它而下。这时身后传来其他人的喊声:“喂,露茜,当心!上帝呀恒丰娱乐j22在线登录,!你就在悬崖的边缘!快回来——”可是紧接着又传来爱德蒙的声音:“不,她没错,这儿是有一条往下去的小路。”
爱德蒙在半道追上了露茜。他激动地大声说:“看!在咱们前面的那个黑影是谁?”
那就是它的身影。”
“我们相信你是正确的,露。可奇怪的是,原先我怎么就看不见那身影呢?现在它在什么地方?”
“当然和影子在一起啰。你还看不见它?” “我想刚才是看见了一下。光线太暗了。”
“快走畦,爱德蒙国王,快走。”身后传来杜鲁普金的催促声。接着,再往后,在靠近崖顶的地方,传来彼得的声音:“苏珊,勇敢些,把手伸给我。瞧你,小娃娃也能走到这里来,别吓成那个样子。”
没有多久,他们便都来到了峡谷的底部,湍急的河水发出很大的响声。阿斯兰在露出水面的大石头上猫一般灵巧地跳跃着,几下便跳到小河中部。它停住脚步,低头喝水。当它昂起那粗毛蓬松的头时,又转过脸来看一看孩子们。这下爱德蒙看见它了。“噢,阿斯兰!”他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向前扑去。可阿斯兰倏地转过身,纵身跃到彼岸,沿着河开始向上游走去。
“彼得,彼得,”爱德蒙喊道,“你看到了吗?”
“我看见了什么?”彼得说,“在月光下,什么也看不清楚。继续走吧,我这会儿并不感到怎么累。现在,让我们向露茜欢呼致敬。多亏了她。”
阿斯兰毫不迟疑地领他们向左边上游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大家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在做梦——那奔流的河水、湿润的草地、隐约的峭壁,还有走在前面那威严却一直默默无语的雄狮。此刻,除了苏珊和小矮人,别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阿斯兰了。
不久,他们来到另一条陡峭的小路前。这条小路一直通向崖项。与刚刚走下来的河对岸的山崖相比,这边高多了,也险多了。值得庆幸的是,这时月亮恰好悬挂在峡谷的上方,把两岸山崖都照得雪亮。
当阿斯兰的身影在崖顶上消失之后,露茜差点儿泄了气。她鼓足最后的勇气,奋力登上崖项。这时她已是两腿发颤,上气不接下气了。自从离开清水湾以来,他们历尽了千辛万苦。这时她狂喜地看到,目的地就在眼前。一段不陡的坡地从容地向前延伸,直到数百米以外的一个小山丘,山丘上覆盖着绿色的树。露茜知道,那就是石桌所在地。
随着盔甲的丁当声,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登上了崖顶。阿斯兰仍然默默地走在前面,领大家向小山丘走去。
“露茜。”苏珊轻声唤道。 “哎,什么事?” “我现在看见它了。我向你道歉。”
“没关系。”
“你不知道,我比你想像的更糟。昨天,就在你第一次提醒大家,说阿斯兰警告我们不要到下游杉树林去的时候,我就相信你准是见到阿斯兰了。而且今天夜里你把我们唤醒时,我内心深处也是相信你的。可我一心想尽快离开树林,而且……唉,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搞的。现在,让我怎么向阿斯兰说呢?”
“你不必说这么许多。”露茜建议道。
不久,他们便来到树林跟前。透过树木的间隙,孩子们看到了阿斯兰堡垒,那是在他们统治的时代之后建筑在石桌上方的。
“我们的人警戒并不十分严密,”小矮人低声说,“否则早就该向我们进攻了。”
“嘘!”孩子们立刻制止了他。他们看到阿斯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默默地望着他们。那目光仿佛有种强大的魔力,使他们又高兴,又有些胆怯。两个男孩率先向它走去,露茜紧随其后,苏珊和小矮人走在最后面。
“阿斯兰!”国王彼得第一次走到雄狮面前,单腿下跪,拿起一只巨大的狮爪在脸颊上亲了一下,“见到你我高兴万分。我很抱歉,领大家走了这么多弯路,耽误了很多时间——尤其是从昨天早晨以来。”
“我亲爱的儿子,”阿斯兰亲切地说道,转身迎向爱德蒙,“你干得不错。”它夸奖道:沉默了一会,它又用那深沉的声音呼唤道:“苏珊。”苏珊没有回答,别的孩子都感觉到她在哭泣。“你几乎被恐惧所征服,孩子。过来,让我帮助你。”阿斯兰说着,向走近身边的苏珊吹了口气。“忘记过去吧。现在,你是否又恢复了勇气?”
“有一些了,阿斯兰。”苏珊答道。
“现在!”阿斯兰转而提高了声音,尾巴拍打着自己的身体,“现在,请你们告诉我,那位矮小的小矮人,著名的剑手和骑士,那位不相信我阿斯兰的朋友,他在哪里?到这儿来,大地的儿子,过来!”最后两个字简直就是吼出来的,带着撼人的威力。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唷嗬嗬……”由于极度的敬畏和紧张,那小矮人叽里咕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孩子们都很熟悉阿斯兰,看得出它十分喜欢杜鲁普金,所以都让到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杜鲁普金此刻的心情却大不一样。他从未见过狮子,更不曾单独与一头狮子呆在一起。好在他没有慌忙逃走,而是战战兢兢地向狮子挪过去,这倒是明智的。
阿斯兰猛地一扑,一口把他咬住,翻身又是一跃。你可曾见过猫妈妈衔着小宝宝跳跃的情景?现在就是那样的场面。
杜鲁普金被阿斯兰衔在嘴里,吓得缩作一团,一副可怜的样子。阿斯兰把头一摆,小矮人身上的盔甲便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十分悦耳。接着,只听狮子嘿的一声,眨眼间小矮人已被抛到空中。大家都明白小矮人像躺在家里一样安全,惟独他本人在心里说:“完了!”当他从空中落下来时,阿斯兰用它巨大柔软的爪子轻轻地一接,再稳稳当当地把他放在地上。
“大地的儿子,让我们做个朋友,好吗?”阿斯兰问。
“好……好吧。”小矮人大口喘着气,惊魂未定。
“孩子们,”阿斯兰说,“月亮就要下去了,看看身后,东方已经露出晨曦。我们不能浪费时间了。你们三个,亚当和大地的儿子们,立即进入堡垒,看看那里面是怎样的情形。”
小矮人仍然一言不发,两个男孩谁也不敢开口问阿斯兰是否随后就来。三个人抽出宝剑,一齐向阿斯兰行个礼,然后转过身去,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露茜注意到他们脸上毫无倦意,只有男子汉一往直前的坚毅和果敢。
两个女孩紧靠在阿斯兰身边,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三个人的背影。这时光线起了变化,在低垂的东方,阿罗维尔,那颗纳尼亚的晨星像一轮小小的月亮,发出明亮、柔和的光芒。星光下的阿斯兰显得特别高大。它昂起头,摆动着鬣毛,放声长啸起来。
那声音深沉、有力,仿佛风琴从低音奏起,音调越来越高,音量越来越大,直到大地和空气都随之震颤。那吼声从他们脚下的小山上发出,很快向四面八方传去,震撼了整个纳尼亚。弥若兹的军队被惊醒了,士兵们一个个面无血色,茫然不知所措,老半天才想起去抓自己的武器;大河的下游,在这清晨最寒冷的时刻,树神扬起了头,水神也从河里探起身来。更远的地方,在每一块田野上,每一片树林里,窝里的兔子竖起了耳朵,熟睡的小鸟儿也把脑袋从翅膀下面伸了出来;各种动物的叫声汇成一支奇妙的交响乐。在城镇,在乡村,母亲们把孩子更紧地抱在怀里,睁大了眼睛聆听着。男人们则跳下床来,伸手去抓猎枪。连院子里的狗也忍不住汪汪叫个不停。在北部边陲的山上,巨人们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黑黑的山洞,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露茜和苏珊看到大片黑乎乎的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向她们拥来。猛一看像是掠过地面的黑影,再看又像风暴中的黑色海浪,一浪压过一浪,滚滚而来,势不可挡。眨眼再去看时,又好像整片的树林在朝她们移动,似乎全世界的树都朝阿斯兰拥来。可是当它们来到跟前,树形居然渐渐消失,那些摆臂欢腾的,竟都是些人!秀美白皙的白桦姑娘高高扬起了头;杨柳姑娘们把长发束在脑后,以便更清楚地看到阿斯兰;有着皇后般尊严的山毛榉姑娘亭亭玉立,向阿斯兰行注目礼;须发丛生的栎树老人也用它们的最高礼节,俯首以示敬意。所有树神都高声呼唤着“阿斯兰!阿斯兰!”喊声此起彼伏,像大海的波涛,久久不息-
聚集在阿斯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欢乐的舞蹈也更加热烈,这使露茜感到有点儿不可理解。她从未经历过如此激动人心的场面。一个年轻人,身穿树皮,鬈发之上戴着一只树叶编织的草环,要不是脸上充满了野性,就会漂亮得简直不像个男孩了。你从这张脸上可以看出,正如爱德蒙几天后见到他时说的那样:“这个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身边有许多女孩子,和他一样充满了野性的活力。每个人都在欢呼,在雀跃。最出人意料也最引人注目的是位极其肥胖的矮个子老人。他骑着一头毛驴。那毛驴确信这是大显身手的最好时机,决定给大家表演后腿行走。结果胖老人一次又一次给摔下来,马上又被身边快乐的人们扶上去。老人高兴地在驴背上扭摆着,嘴里不停地喊:“来点儿喝的!来点儿点心!”不知谁送来许多好吃的东西,大家也顾不得礼仪,下手就抓。一边吃,一边跳,一边嬉笑,一边高声喊叫着:“呜依——呜,呜依……依……依呜!”
突然,大家同时意识到狂欢和宴会该结束了。于是纷纷坐到草地上,仰望着阿斯兰,听它将要说些什么。
这时太阳刚刚升起。露茜忽然眼睛一亮,悄悄地对苏珊说:
“听我说,苏,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谁?”
“一脸野性的那个青年人是巴库斯,骑毛驴的老人就是塞利努斯。你记不记得,图姆纳斯先生很久以前给我们讲过他们的故事。”
“当然记得。可是,露——” “什么?”
“要不是有阿斯兰在,我会觉得和巴库斯以及他的那些野性姑娘们在一起是不安全的。”
“我并不这么想。”露茜回答道。

沿着峡谷在悬崖边上行进并不轻松口没走多远,这一行人便被茂密的小杉树丛挡住了去路,只好弯下身来,拨开树叶,缓慢地向前移动。他们很快意识到,照这样走下去,一个小时也走不了半里路。于是他们向后转,退出丛林,并做出新的决定-绕道而行。他们向右边绕得很远很远,看不见峭壁,也听不到水声了。大家开始担心是不是整个路线都搞错了。谁也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气温已经是一天中最高的了。
他们终于绕回到峡谷边上时(差不多已经是在他们出发地点下面一英里处),发现脚下的峭壁低下去许多,塌裂也更加严重。不久,他们找到一条通向下游峡谷去的路,就继续往前走,没人再提起和凯斯宾共进早餐甚至共进晚餐的话了。
这是一片古老的、没有人迹的森林,里面没有一条直路。大丛大丛根本进不去的荆棘,倒了的大树,沼泽地,以及茂密的低矮林丛,不时在前面挡住他们的去路。这地方真可谓路途艰难,更何况他们又是些匆忙赶路的人;如果是漫步郊游,走累了在这里野餐,那么倒是不错。这里的景致应有尽有轰鸣的大瀑布、银光闪闪的小瀑布、深深的琥珀色水潭、覆盖着青苔的岩石,还有岸边厚厚的泥沼,不小心走上去,会一下子陷到脚踩。此外,各种蕨类植物和宝石般的蜻蜓举目可见;头顶上时而掠过一只宝善,甚至偶尔可以看到雄鹰在空中朝翔。当然啰,他们此时想要尽快看到的,是前面的大河口,是柏卢纳,是通向阿斯兰堡垒的道路。
下面的路越来越陡,他们行进得也越来越艰难,越来越慢——有时甚至要冒险在滑溜的岩石上攀行,身下是可怕的黑暗深渊,湍急的河水汹涌澎湃。
就这样,他们紧盯着脚下的峭壁,一边努力搜寻着任何一个缝隙,任何一个可攀爬的地方。险道无情,令人恼火,可是大家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走,相信一旦走出峡谷,再穿过一段平缓的山坡,就会到达凯斯宾的指挥部了。
这时,男孩子们和小矮人主张找个平坦些的地方,架起篝火,烤些熊肉充饥。苏珊却不同意,她坚持要”走下去,走到底,走出这可憎的地方”。露茜这时已经疲惫不堪,什么意见也不想提了。其实,这一路上,根本看不到平地和干柴,所以主意再好也是白搭。两个男孩肚子里咕咕直叫,开始怀疑生肉是否真如想象中的那样脏,那样难以下咽。:
“哇!总算走出来了!”苏珊如释重负地说。”哦,太好了!”彼得也喊道。
峡谷到了尽头,河水在这里转了个弯。从崖顶望去,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崭新的天地——开阔的平原一直向前延伸,仿佛与天空浑为一体。横在大平原与他们之间的河水,就像一条宽宽的银色缎带,缓缓流过。有一处河面格外宽,河水也格外浅,孩子们一下子都认出来那就是柏卢纳渡口,惟一不同的是现在那里架起了一座长长的多孔桥。再向前望去,桥的另一端通向一个小村落。
“天哪,”爱德蒙说,”我们就是在那个地方打赢了柏卢纳战役!”
没有什么更能使男孩子们振奋、昂扬的了。当你故地重游,回到你曾经取得辉煌胜利获得巨大光荣的战场,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非常骄傲,勇气倍增。回想往事,彼得和爱德蒙津津乐道,忘记了一路上的劳累和浑身的酸痛,也忘记了身上盔甲的沉重。小矮人更是听得睁大了眼睛,脸上显出无限的钦佩和神往。
休息片刻后,这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大家加快脚步。道路也好走了-些。虽然左边还有峭壁悬崖,右边的平地却渐渐开阔起来,不久,他们进入了一片茂密的丛林。
突然,”嗖——”什么东西从他们头顶飞过,然后打在树干上,那声音就像啄木鸟在树上啄了一下。孩子们还在纳闷曾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类似的使人感到不舒服的声音,就听杜鲁普金喊了一声”卧倒!”同时使劲把身边的露茜按倒在灌木丛中。彼得本来正朝上面看,想瞧瞧有没有松鼠,结果却看到一支锐利无情的箭,刚好掠过头顶深深扎进身旁的树干。他急忙拉了苏珊一把,让她卧倒。自己刚刚弯下身,另一支箭已经射了过来,擦着他的肩头,扎在身边的地上。
“快!快!向后撤!趴到地上!”杜鲁普金喘着粗气说。
他们转过身,在灌木丛的掩护下,在成群苍蝇令人厌恶的嗡嗡声中,往山上爬去。一支箭射在苏珊的头盔上,迸出了火星。他们加快爬行的速度,片刻间便一个个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过了一会儿,他们索性站起身,猫着腰跑起来。男孩子们跑在后面,手里紧握着宝剑,以防敌人追上来。
这奔跑太累入了——全是上坡,沿着他们刚才走过的路。终于,他们感到实在跑不动了,便一下子瘫倒在瀑布旁一块大石头后边,呼哧呼哧喘个不停。当他们渐渐平静下来,四下一望,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跑到这么高的地方,不由感到十分惊奇。)
杜鲁普金侧耳听了半天,没有跟踪者的动静。
“这下不要紧了,”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们没有搜索森林,看样子是些哨兵。但这至少表明,弥若兹在那里设有一个前哨基地,真是可恨!”
“我真该死,把大家带到这条路上来。”彼得内疚地说。”陛下,你说错了,”小矮人眨巴眨巴眼睛,”那不是你,而是你尊贵的弟弟,爱德蒙国王。他提议我们顺着清水河走的。”
“DLF记得不错。”爱德蒙说;起先他忘记了这一点,现在想了起来。
“可话又说回来,”杜鲁普金继续说,”要是走我来的那条路,我们很可能会直接走进敌人新设的前哨阵地,或者在试图绕开时遇到类似的麻烦。其实我认为,我们选择的仍然是一条最有利的路。”
“这样看来刚才的事情不是祸,反而是幸运。”苏珊说。”表面上不是,实际上是。”爱德蒙说。
“也许我们只好沿着峡谷重新往上游方向走了。”露茜说。
“露,你真了不起!”彼得说,”你本来完全可以指责我们当初没有听你的忠告。好,咱们立即动身,往上游方向走。”
“我们一到上面森林里,”杜鲁普金坚定地说,”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要点起火堆做饭了。当然,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
虽然他们在返回的路上吃了许多苦头,可说来也怪,大家反而情绪高涨起来,身上仿佛又充满了活力。”过一会儿就有饭吃”这个念头起了奇妙的作用。
来到杉树林的时候,天色还早,他们在一块空地前停下来,准备在这儿露营。拣枯枝是个单调的活儿,可是当篝火熊熊燃起的时候,那真是令人高兴。他们开始动手收拾那些湿乎乎油腻腻的熊肉。对那些足不出户、饱食终日的人们来说,这肉的样子真让人倒胃口。小矮人在烹调上有很多高招,他把苹果切成小块,然后用肉裹起来——就像苹果馅饺子,只是个儿大得多,而且是用熊肉不是用面粉来做饺子皮——然后插在一根削尖的树枝上,用火来烤。苹果汁渗出来,沾满了熊肉,仿佛涂了一层苹果酱。有一种食肉的熊,它的肉很粗,一点儿也不好吃,另一种以蜂蜜、水果为主食,它的肉则细嫩可口,味道好极了。眼前的熊肉就属于后者。这简直是一顿极其精美的晚餐,而且饭后用不着洗碗——大家各自选个舒适的位置,往树上一靠,伸开疲劳的双腿,漫不经心地望着杜鲁普金烟斗里冒出的缕缕白烟,随便聊了起来。每个人都觉得,明天就能找到凯斯宾国王,并且在几天之内准能打败弥若兹,谁也说不出这信心来自哪里,可的确都有这种感觉。
没有多久,他们便一个个进入了梦乡。
突然露茜从香甜的沉睡中惊醒过来,她仿佛听到一个十分亲切的声音在呼唤她的名字。开始她以为那是爸爸的声音,可不太像;接着她想到那是彼得,仔细再一听,似乎也不是。她不愿费心去猜想了,这并不是因为她感到很累——相反她休息得非常好,浑身酸痛全都消失了——而是因为她感到极度的幸福和舒适。他们露营的地方比较开阔,她抬头朝天上望去,那轮纳尼亚的明月比我们世界的月亮要大,繁星点点令人陶醉。
“露茜。”那声音又一次在呼唤她,不是爸爸,也不是彼得。她坐了起来,激动得微微发抖,但丝毫也不感到害怕。月光亮极了,四周森林的景象清晰可见,像在白天一般,尽管看上去显得十分荒芜。她身后是杉树林,右边远远的地方耸立着峡谷对面的峭壁险峰,正前方大约二十米开外,开阔的草地伸向树林中的一片空地,露茜的目光突然停了下来。
“咦,那些树在移动?”她惊讶地自言自语道,”它们好像在走路。”
她站起身来,心怦怦地跳着,慢慢朝那个方向走去。在那片空地上似乎有什么响动,虽然这时一点儿风都没有,可是树木却发出了沙沙声。当然,这绝对不是树林通常发出来的那种声音。露茜感到那沙沙声隐隐伴着-种旋律,可她辨不出那是怎样的旋律,正如前天夜里她听不清那些树的窃窃私语一样。可至少她听得出有-定的节奏,再往前走近一些,她觉得自己的双脚随着那节奏不由自主地竟想要跳舞了。这时,已经不必怀疑,那些树真的是在动——往来交错,像是一场挺复杂的民间舞蹈。这时她几乎是置身于它们之间了。”
她遇到的第一棵树看上去像是个巨人,长着粗乱的胡子和蓬松的头发。她一点儿不害怕,反而感到老友重逢的喜悦。那巨人在笨拙地摆动着,你看不到它的脚,或者说树根,因为它移动的时候,不是踩在地面上,而是在土里蹬来踵去,就像我们走在水里一样。她望望别的树,全是这样。它们时而呈现出友善、可爱的巨人形状,像被施了魔法,时而又恢复了树的本来面曰。当它们现出树的形状时,看上去是非常奇特的人形树;而当它们现出人形时,那样子又很像奇特的生着枝叶的树形人。那奇异的节奏和欢快的沙沙声一直在响着。2
“它们快要苏醒过来了。”露茜喃喃地说。她明白自己此刻是完全清醒的,比任何人都清醒。
她毫无惧色地走到它们中间,一边不停地跳来跳去,免得被这些高大的伙伴碰倒。露茜此时并不想跳舞,她匆匆走过婆婆多姿的树群,去寻找别的什么——正是从树林的另一边,传来那亲切的声音,一声声把她呼唤-
她很快就穿过树林(搞不清她是用手臂把树枝推开的呢,还是拉住了那些高大的向她弯下腰来的舞蹈家的手),从那可爱的光和影的不断交替所造成的迷惑中走了出来。
在她的眼前是一片平整的草坪,周围是深颜色的大树在舞蹈。啊,阿斯兰|它在那儿|那威风凛凛的巨狮在月光下巍然不动,地上投下它一大片黑黑的身影。
要不是它的尾巴摆了一下,你简直看不出那是一个有灵性的血肉之躯。露茜毫不迟疑地向它跑去,根本就没有停下来想一想,这会不会是一只凶恶的、吃人的狮子。她激动万分,只觉得稍一放慢脚步,那颗火热的心就会从胸腔里跳出来。在一片兴奋的迷茫中,她记得自己用双臂紧紧地搂住阿斯兰的脖子,不停地呼唤它,亲吻它,并且把自己的脸埋进它那美丽而有光泽,像缎子般柔软光滑的鬃毛里面。
“阿斯兰,阿斯兰,亲爱的阿斯兰,”露茜哽咽着,”终于见到你了。”
这只巨兽侧身躺下来,露茜也随着俯下身去,半靠在它两条前腿之间。阿斯兰把头伸过来,用舌头轻轻舔舔她的鼻子,它那温暖的气息立刻遍布了她的全身。她抬起头来,眼望着那巨大的、充满智慧的脸。
“欢迎你,孩子。”它说。 “阿斯兰,”露茜说,”你又长大了。”
“那是因为你的年龄增长了,小家伙。”它回答道。”你没有增长吗?”
“我没有,但是你一年年长大,你也会发现我的个子越来越大。”
露茜高兴得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还是阿斯兰打破了沉默。
“露茜,”它说,”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很久,有许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今天已经浪费掉不少时间了。”
“是的,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真急人!”露茜说,想起白天那一幕来。”我看见你在山顶上示意我们上去,可他们都不相信我的话,他们都那么——”
阿斯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对不起,”露茜马上明白了雄狮的意思,”我并不想说别人的不好,可那不是我的错,对吗?”
狮子直视着她的眼睛。
“噢,阿斯兰,”露茜说,”你不认为那是我的错吧?我怎么能——我不能离开别人,独自一人爬上山来找你,我怎么能够呢?别那么看着我……噢,好吧,假设我能够,是的,跟你在一起,我不会感到孤单,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阿斯兰没有说话。
“你的意思是,”露茜的声音低了下去,”那样形势就会有所不同——多少好一些?告诉我,阿斯兰!那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要知道可能发生却未能发生的事情吗,孩子?”阿斯兰深沉地说,”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乃至是让我们想一想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吧。立即回到伙伴们的身边去,唤醒他们,告诉他们你又见到了我,然后立刻起身跟我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想你能猜得出来。”
“你是说,要我马上去做这些事情?””是的,小家伙。” “我这就带他们来见你?”
“暂时还不要,”阿斯兰想一想说,”晚一些吧,时机还不成熟。”
“可他们不会相信我!” “不必担心。””
“噢,亲爱的阿斯兰!找到你,我真高兴,我原来以为你会让我留在你身边的;我还以为你会大吼一声,把敌人都赶走的——-就像上次那样。可是现在,我感到有些害怕!”
“对你来说,这的确很困难,我的朋友,”阿斯兰说,”可事情永远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发生两次,在这以前,我们大家在纳尼亚都吃了苦头。”
露茜把她的头埋在巨狮的鬃毛里,不去看它的脸。阿斯兰的身上一定有什么魔力,她清楚地感到,狮子的力量渐渐传到她自己的身上。她突地一下坐了起来。
“请原谅我一时的软弱,阿斯兰,”她勇敢地说,”现在,我一切都准备好了。”
“孩子,你已具有狮子的勇气和力量了,”阿斯兰说,”从现在起,整个纳尼亚将要恢复它往日的尊严。来吧,我们不能浪费时间了。”
它站起身来,迈开庄严、有力的步伐,无声无息地向舞蹈着的树林走去。露茜稳步走在它的身边。大树为她们闪开一条路来,而且有秒钟,完全显示出它们人的模样。露茜瞥见了高大、可爱的森林仙子和仙女们。她们一齐向阿斯兰鞠躬致敬。转眼之间,她们又恢复了树的形状,可依然在鞠躬,树枝和树干优雅地摆动着。她们的敬礼实在也就是一种舞蹈。
“好了,孩子,”她们走过树林后阿斯兰说,”我等在这里,你去唤醒他们几个,一齐跟着我。假如他们不相信,那么,至少你自己要跟着我。”
把四个熟睡的人从梦中唤醒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况且他们都比你年长,又都十分疲劳。尤其困难的是,你只不过为了要告诉他们一些他们很可能不相信的话,要让他们去做一件他们肯定不情愿做的事情。”我不能想那么多,我一定要努力做好这件事。”露茜暗自下定了决心。
她先走到彼得身边,摇摇他的肩膀。”彼得,”她在他耳边小声叫道,”醒醒,快,阿斯兰在这儿。它让我们大家马上跟它离开这儿。”
“好吧,露,这就走。”彼得回答得很痛快,真是出人意料,这使露茜很受鼓舞。没想到彼得翻了个身,一眨眼工夫又睡着了。第一次努力毫无结果。
接着她又去喊苏珊。苏珊倒的确是醒过来了,却只是用她那令人讨厌的大人腔说”你又说梦话了,露茜,快躺下来接着睡吧!”
露茜只好又去摇爱德蒙。叫醒他真难。好一会儿,爱德蒙才坐起身来。
“嗯?”他不高兴地问,”你说什么呢?”
她又重复了一遍。这真是她使命中最艰难的一部分。刚才发生的事情,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了。
“什么?”爱德蒙跳了起来,”阿斯兰!在哪儿?”
露茜转过身来,她看得见阿斯兰等在那里。”在那儿。”她用手指着。
“哪儿?”爱德蒙瞪着眼望了半天,又问。
“那儿,那不是叮尔还没看见?就在树林的这一边。”
爱德蒙又使劲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没有,那儿什么也没有。你肯定是在月光下看花了眼,给弄糊涂了。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你知道。有那么-瞬间我也觉得仿佛看到了什么,结果,那不过是一种幻觉。”
“我一直都能看到它,”露茜说,”它一直在看着我们呢。”
“那为什么我就看不到它?” “它说了,你们也许看不到它。””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是它说的。”
“哎,真是的,”爱德蒙说,”我真希望你这不是得了什么毛病。不过我想,最好还是把他们几个都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