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第四十章

李鹰走后心憔悴,寂寞梧桐空中纷飞。
李鹰在,我什么事都不用做,他不在,三百多个囡囡的管理就都压在了我的肩膀上。家华名为五星级酒店,但和大多数富丽堂皇的宾馆一样,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这个桑拿部。否则,东莞又不是什么旅游城市,你还真的以为一个小镇需要近百家星级酒店?我身上的担子确实不轻,本来像我这样的闲适文人,早也应该骑鹤远去,泛舟江湖了的,但我没有,因为毛老板把我的薪水上调到了月薪两万,美金。好吧,我承认,我很庸俗。
说来也是造化弄人,短短时间里,我因为偶然救一个兄弟,然后偶尔打了一场群架,又偶尔救了一个漂亮女人,偶尔来偶尔去就偶尔成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非常重要的人物。想到这里,我真为中国大学每年毕业的成千上万酒店管理专业的学士、硕士、博士、圣斗士、烈士们感到深切的悲哀。阿门!
见的囡囡多了,受过良好人文方向学术训练的我,就忍不住要思考一些关于这行的社会学问题,比如囡囡干这行的原因是什么,她们的生活状况如何,她们幸福吗?
囡囡干这一行的原因,电视剧早就给出了答案。贫穷,所迫卖身。但据我观察,这个原因至少是部分错误的。有不少男人前来,都有一种“救风尘”的欲望,总觉得自己在社会上混的还行,帮帮这些可怜贫穷的女孩,即爽了,又做了好事。说句打击客人的话,至少东莞桑拿的囡囡,干了一年以上的,比大多数*都富裕。一个家华比较差的B货,算四百一个钟,每天三个钟,一年能赚多少钱?三十万以上。素质高点的A货,年薪百万,也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什么华为的工程师,电力局的副科级干部,大公司的业务经理,纯粹比钱的话,那基本就是一经济适用男。
但穷才当囡囡,也有部分是对的。李嘉诚的女儿做囡囡的概率确实不大,让一个县委书记的女儿来干这个,好像也不怎么靠谱,她们基本上去美国读书了。所以囡囡基本都是普通人家或者穷人家的女儿。
比如家华的囡囡,就大多数来自于东莞的小工厂,刚开始进厂打工时也曾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过。但渐渐的,她们发现不对了,首先: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拿几百块钱,连买卫生巾都要选便宜的,这也算了。关键是没有任何保障,这跟父母那一代的工人完全不一样。以前工人也穷,但退休金总有发的,到了劳动节那天,多少能收一个工会发的开水瓶子。而东莞的小厂呢?请参考*理论的资本家原始积累部分,不需要任何修正主义。什么?有劳动法和三险一金?看来,新闻联播收视率确实高,连你也听说过这个传说。于是,作为经济理性人,弃明投暗的人还真不少。
其次,在厂里面长得漂亮点的女孩,基本上不可能没有男人追,就如腥味必然引来苍蝇。对天下正常的男人来说,上半身是修养,下半身的本质,而修养是为本质服务的。漂亮女孩独身在外,这猎物要是不吃了,就有些没有天理了。问题是,吃人者又未必都是想负责任的,于是留下了很多怨女,这些怨女往往一点就通,很快想开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还是钱靠得住。又有一些弃明投暗的。
最后,就算这女人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厂很正规,按劳动法办事,工作轻松,收入也可以,还碰上了一个和善的老板,一个真心爱她的英俊的工人,像童话的故事,一起数星星。但,保不齐过了几天这个厂就跨了,这不稀奇,尤其是金融危机的今天,东莞每天都有几百来个小企业玩GAMEOVER。她和她英俊的工人怎么办?能坚守多久?房东会不会被他们的坚守感动而不收房租?天空的星星能吃吗?
就这样,东莞的世界工厂提供了大量勤劳而美丽的姑娘,支撑这东莞的繁荣昌盛,也因此,我个人认为,东莞在中国是不可复制的。
除了厂妹外,现在很多找不到工作的女大学生也进入了这行。当然,客观的说,比例并不高,但基数大,绝对人数也很可观,反正托*扩招的福,找不到工作又穷的人越来越多了。比如楚妖精就是。还有不少找不到工作就去酒店推销啤酒的,然后就陪酒,然后只准摸大腿,然后——陪着陪着半推半就就把自己赔进去了。
我预计,会有越来越多英语过了四级,带着学士学位的高素质囡囡进入这个圈子,她们思维敏捷,视野开拓,一定会为这个“悲苦”的行业带了更高的技术含量。
有一次,在佛山珠江,见有一人不慎落水,路人聚而欲救。有人说,落水者是公务员,围观者散去一半。又有人说,是公安局的,又散去一些。有人又说,看上去像城管,围观者皆散去。猛然有人说,是证监会的,围观者蜂拥而回,投石,让他上来还要坑死好多人?。突然有人惊呼,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众人纷纷跳水将其捞起,他正欲感谢。众人异口同声:你悲惨地活着吧,这样我们才不是社会的最底层。
我手下就有十四个大学生,其中有一个运气好的,前几天考研究生走了,成绩也不怎么好。但今年研究生也扩招了,于是才三百多分调剂读了个地方二本的生物学专业,临走时我跟她说,行李不忙着带吧,说不定,几年后你这还得回来。
所以穷人才卖身也有一定的正确性。算一条规律。
英国有句谚语,例外更加证明了规律的存在。有钱人卖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尤其是九十年代附近出生的小萝莉,经济条件还好。就是喜欢玩,玩着玩着就玩这行来了,这种非主流在夜店酒吧多,在桑拿还是少数。家华只有一个,她来这纯粹是因为想收集包包,但父母给的零花钱不够(这父母绝对不穷也不算小气),于是就来自力更生了,她给白素素看过自己买的一麻袋LV,当场把素素吓呆了。
还有一些很不幸的人,报复自己男人来这行的,往往是自己男朋友在外边找女人被发现了,就用这样奇怪的方法报复。也有很别致的,比如男朋友不行,干脆干这行满足自己的。家华四娘之一的大师姐西蒙就是一个。
西蒙的不幸是嫁了这样一个老公,这个老公能力很强,可惜,只在男人身上强。西蒙本来以为,凭自己的努力,终归可以感化他,再加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所以尽管老公都不怎么碰西蒙,她也一直不离不弃。直到有一天晚上,她才无法忍受,一气之下来到了东莞的。
西蒙自己说,那晚她的老公一边看书,一边主动摸她的大腿。当时把西蒙高兴坏了。
西蒙闭上眼睛,沉浸在颤抖的喜悦里。
摸着摸着,西蒙涨大水了。她羞涩地轻轻道:“我湿了。”
“嗯。”丈夫漫不经心的翻着书。 西蒙问:“做吗?” 丈夫道:“不做。”
西蒙道:“亲爱的,我都湿了。” 丈夫道:“我知道。”
西蒙忍了会,很委屈道:“不做,那你摸我干啥?” 丈夫道:“湿湿手,好翻书!”
解答完囡囡的来源,囡囡的生活状态如何,她们幸福吗,我想,这两个问题基本上可以合二为一。
囡囡们的生活主线就是赚钱,每天做的工作就是穿衣服和*服。劳动成本不大,劳动强度也还可以承受——尤其是跟广大的工农相比,物质条件则相当优厚,基本达到了发达国家人民群众的水平,属于南海边画的圈圈里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并且还带动了家乡不少漂亮的后富。但她们的生活状态仍然完全可以用灰暗、无聊来概括。
囡囡基本上脾气很好,所谓的烈马,大多也只是剧情需要。因为“小姐”这本身就是一个受气而且被鄙视的“演艺”职业,没有平和的心态,要面对的形形色色要求各异的男人,是基本做不了一个月的。要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曾经有一个香港的客人找粉条,什么都不玩,就让粉条扮演一个受罚的丫鬟,头顶着他的皮鞋跪在厕所里整整一个钟,囡囡的好涵养就这么被“怪叔叔”们慢慢培养起来了。所以我一直认为,肚子里能撑船的除了宰相就是*。
客人的刁难倒也罢了,那毕竟只是一个钟,一场表演,忍忍就过去了。生活上遭到旁人摆明了的鄙视和痛恨,因为无处不在,更加让囡囡们痛苦,家华曾有个囡囡,在厚街一个高档楼盘里租了间房子,后来房东知道了她是干这行的,仍像接受瘟疫一样接纳了她,只是把租金提高了三层,这个囡囡属于迟钝型的,压根就不怎么算数,从不还价,也从不欠账。半年后,囡囡转会去了长安,结果她还没有出门,房东就当着她在自己房子里放了一火,把床上用品,包括沙发的布,烧得干干净净,干这个的时候,还不忘戴上了口罩。这位囡囡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抹了眼泪挤出点笑容就走了。
因此很多百万富翁的囡囡都窝在酒店的职工宿舍里。
世人的鄙视还只算皮外伤,致命伤是被家里人发现后被从小带大自己的人鄙视辱骂。有一些家庭明明知道了装不知道,这还算好。更有甚者,钱收下,人骂走……中国五千年文化熏陶出来的集体无意识,不是几句轻巧话可以改变的。辜鸿铭对北大学生道:“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里的辫子是无形的。”当场让未名湖畔众多才子低下了头。
我可以确定的说,多数囡囡都徘徊在被鄙视包括被自己鄙视的自卑、压抑的灰暗中,偶尔夹杂着赚轻松钱的*,然后为了麻醉自己,赌博、吸毒,包小狼狗,千金散尽还复来,恶性循环,直到人老色衰。
羡慕囡囡“腿一扒,钱一把”是个好职业的人,基本上是幼稚的。你根本就没有算清楚她们的真正成本。
再比如,还有一些代价,是你们不知道,也是我在进这一行前也看不见的,比如,小姐基本上没有*了,我是说基本上,百分之九十。性的快乐本来是大自然对每个人类最大的赏赐,而老天对小姐收回了这个赏赐。请问,这应该值多少钱?
对于正常人来说,春不是叫出来的,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对于囡囡来说,这句话就得改一改了,春是什么刀枪都干不出来的,基本都是叫出来的。经常有客人在网络上发表文章,说让哪个哪个小姐兴奋了,让哪个哪个囡囡高xdx潮了,这百分之百是假的,就算你是周润发也是假的。
综上所述,囡囡的生活很简单,睡觉、吃饭、等待*、*、被羞辱。在等待*的过程中,又有化妆、发呆、玩手机、看电视几种表达方式,自从东莞流行金鱼缸和秀场以后,看电视的权力也被剥夺了。于是,不少囡囡完全过上了吃睡*偶尔发呆这样猪的生活,可惜的是,却永远没有猪的快乐。
以上就是囡囡生活的常态,忍受鄙视忍受变态忍受性*丧失,来换点钞票,换点以后生活的保证,能完成上面的常态还有个前提,没被扫黄,也没有染上什么“淋梅虱艾”什么的病毒,如果染上了,请记住,那也是常态。
收拾好行李,走进医院吧,这一行没有工伤这一说法,医疗费自理,这时囡囡会发现,赚了那么多钱,脱了这么多衣服,还是挡不住人家一件白衣服。
当然也有好的,如果你能无病无灾赚够了钱退役了,恭喜了。接着你还能修修洞口再嫁老公,喊声很痛表演成功,再次恭喜了。然后你拿出几十万的积蓄,拥有了一个临街店铺卖服装,在工商税务消防卫生竞争对手的围剿下,侥幸没亏,过上了小康生活。那就更加恭喜你。现在你已经属于成功的退役囡囡了,尽管这不算大概率事件,但也绝不是没有可能。如今,你要面对的就只剩下一件事了,就是如何保证永远不被家人邻居朋友发现你的过去,以免破坏刚得到的梦寐以求苦心经营的正常生活。以前的狼会不会突然出现,会不会让你身边的人发现端倪?这种焦虑和恐惧会一直伴随这你,吞噬着你,一直说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比搬砖还累,你需要非常坚强的神经,和很强的心理素质。如果受不了,崩溃了怎么办,找心理医生?江磊就是,他会给你开几颗维生素C片,然后用贝克的认知疗法,给你讲很多绝对正确的屁话…….
什么,找一个能接受*的嫁了,我觉得买彩票中奖的概率更高点。
有个笑话叫。穷得只剩下钱,对于囡囡来说,这不是笑话,是生活。
如果你还要问囡囡生活开不开心,我只好跟你讲个真实的故事了:楚妖精曾组织家华的一些囡囡和笨笨狗那家按摩店的囡囡出去搞活动,她们商量来商量去,一致选定了动物园。因为,她们说,在动物园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是个人。
因此,当你为了仅仅十分钟就要拿出十天的工资而心痛不已的时候,请不要愤愤不平,这是囡囡该得的。
那是一个明媚的星期天,我和翠翠正在训练一批新来的厂妹,卫哥打电话来说,“江磊,马上来我家,带几个漂亮的囡囡来。”
我道:“我正在训练啊,晚上行吗?” 卫哥急道:“不行,放下训练,马上过来!”
我笑道:“干女儿不够用了吗?我带水蜜桃过去吧?”
卫哥道:“水蜜桃不行,太嫩!你把白素素、楚妖精带过来,不是我用,我要招待客人。”
我道:“太奢侈了吧?上次李秘书长过来,你也没舍得派这两位啊?要不把何青都叫来。”我开玩笑道。
卫哥道:“何青昨天已经从北京赶回来了,你马上叫上妖精和素素,让她们穿最好的,让果冻亲自化妆……”
我心里基本明白了:这么大谱,估计是省城甚至京城官场的大人物来了。我带着妖精和素素最快速度赶往别墅,果冻就在车上给两位化妆,多说一句,果冻化妆的技术是国内一流的。
但一下车,我傻眼了,除了卫哥的坐骑,没有看见其它豪华车辆,却停着一辆囚车。囚车倒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是牌号是京A,上面写着两个字:秦城。
秦城监狱?!我心里猛的震晃。
能住在那里的,都是些新中国的风云人物啊!秦城监狱的车,怎么停这里来了?来抓人的?
我忐忑不安了半天,犹豫着还进不进去,想了会,觉得如果要抓毛老板,东莞公安局就够了。如果抓我,派出所就够了。咬咬牙下了车。
我按下了门铃,还好,是个“干女儿”开的门,我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带着妖精素素往前一走,却看到了四个武警,都眼冒精光,一身肌肉,跟一般的可以演圣诞老人的大肚子警察完全不同,我莫名的想起了大内高手。
还在发呆,卫哥看见了我,对我招招手,我走了过去。卫哥指着房子里一个带着镣铐的小个子道:“江磊,这是覃煌覃爷。”
那小个子,长得相当凑活,坐在茶几的主位上没有起身,只是对这我轻轻一笑,顿时给我一种非常强悍的感觉。何青跪在他的身后为之捏肩。
我尴尬地笑笑,叫了一声覃爷,覃煌对我伸出了手,道:“江磊,不错,年轻人永远不要被人看低了。”说着拿出一个镯子,递给我道:“给你,你送你老婆,这玩意不贵,只是真正的景泰蓝,不好买,算见面礼了”。我拿着不知如何是好,卫哥点了点头,我收下后,他又向身后妖精与素素瞄了一眼,居然打了一个哈欠,不置可否。
毛老板道:“覃爷出狱后还会重回天上人间吗?”
覃煌道:“出不了狱了,这一次如果不是要紧的事,政府都不会同意我保外就医的!”
覃煌?传说中的天上人间的老板覃煌。他还活着?
是啊,天上人间已不在江湖,但江湖到处都有它的传说。

逆转,不可思议的逆转。当李鹰发大发雷霆时,时间已经过了三天,在业绩上,两个组接近三层的差距,变成了一层。这三天里,李鹰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差。事实上,当天晚上,当他知道了笨手笨脚的“甜妹”能在红绳上玩托马斯回旋时,他的心情就开始坠落。但毕竟优势过于明显,李鹰也没有太过在意。但当第二天见到含香时,他的心情就彻底坠落了,这头黄色的老鹰用鼻子一嗅就发现不对,这香水地球上造不出来,含香轻轻一笑,混迹酒店多年的李鹰当场就楞住了,据说,那一晚,一向注意保养的李鹰喝下了很多劣质白酒。第三天,超白金组合开始展现实力,朝天椒和水蜜桃迅速超越了彝族双姝,成为了家华名副其实的双飞至尊。李鹰对着业绩单,这才明白,坠落没有极限,因为地狱有十八层。当晚,东东向李鹰做出了批评与自我批评,认为自己当天被江磊“受贿”忽悠,是失败的主要原因。东东说,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了,这香味不对头,这世界上没有香水能瞒过我的鼻子。李鹰打断了东东的话,道:“应该怪我,这责任完全是我的,是我轻敌了。”东东咬牙道:“江磊太狡猾了。”李鹰道:“江湖上骂人狡猾没有意义,被忽悠了,说明你智商低,活该倒霉。”东东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这含香是什么来头?会不会是北京天上人间来的?”李鹰皱着眉头,摇头道:“今天上午,我已经问过了何青,当年天上人间的四大花旦,除了她都已经归隐,也没有这号人物。”东东沉默了会,道:“难不成是延庆山庄的五朵金花?”李鹰顿了一下,想了会道“也没有可能,延庆山庄的七爷与毛老板有交情。再说,延庆山庄从来不插手桑拿界的事,没有理由跑到家华酒店来为江磊撑腰。”东东道:“会是厦门红楼的芊芊吗?”李鹰摇了摇头:“她去了加拿大,赖昌星没敢回来,她肯定也不敢回来。”东东道:“那会是谁?”李鹰道:“别猜了,中国这么大,六亿是女人,突然被江磊捡到个把宝贝也不一定。只是,同时捡到两个宝贝,等于中五百万的彩票,一定是有人要整我。”东东道:“是啊,是啊,真邪了门了。那个甜妹居然可以再红绳上跳舞,这是什么技术,简直就是武侠小说里的“轻功”。我本想训练一下楚妖精,但那难度连我也做不到啊。”李鹰道:“别费这个劲了,我在日本留学这么久,也没见过这么好协调性的女人。她的底细我查到了,是小五给我下的套,她就是长安之星,是前国家体操队的。”东东道:“至尊金小五?国家体操队?要不要我们再换个组员,要同样技术的,中国找不到,就从日本运。”李鹰道:“去日本找也没有用,除非去俄罗斯,只有俄罗斯的女子体操队的才能跟中国前国手在红绳上拼一下。再说找不找得到另说,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剩下四天,办了护照再运过来,然后再出个广告,我李鹰已经变成死鹰了。”东东道:“那怎么办?坐以待毙?”李鹰道:“这也不一定,东东,你在这行有十几年了吧?我也是!”东东一拍额头,道:“你是说找熟客帮忙?对了,对了,毕竟江磊是个新人。在东莞人头不熟,我们多打点电话,多发点短信,争取把熟客都拉过来。”在培训室里,两人开始疯狂地发短信。我关了小五发来的视频。一声冷笑道,舆论战,广告战开始了。我打开了收藏好的几个网站,开始疯狂发帖,并向站内好友发去了大量诚挚的有颜色的问候,甚至连搜狐论坛,天涯论坛这样正经网站都没有放过。弄得当时天涯副版的“非常男女”很多朋友,都想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第四天,我的业绩逼平了李鹰。第五天下午,李鹰和东东的熟客们有不少跑来了,他们组的单日业绩足足提高了百分之二十七,成绩又一次超越我组,这给了我军上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好在这也是李鹰组最后一次领先。因为当天晚上,我网络上的朋友也呼啦啦地跑来了,完成了最后的逆转。最嚣张的是天涯论坛的朋友,一个叫“不读左传”的文绉绉的网友,带着“TY板砖”、“麻雀虽小两蛋俱全”、“烟灰又掉地上”、“习惯性禁区抽射”、“生物小生”、“哥哥我姓艾”、“杨抚柳”等四十多人,包了一辆大巴,筹集好罚款,连闯了七个红灯,冲进了家华。看见我,眼睛就冒绿光,一个叫“快收衣服”的网友,抓住我的衣领,就嚷道:“江磊,快上菜,都饿死了。”一个叫山下野猪的,大叫:“红薯呢?我的红薯呢?”“上菜,上菜,楚妖精,白素素我都要了!”一个网友们居然一边摇着事先准备好的“天涯观光团”的大旗,一边激动的大嚷。太嚣张了,这都谁家孩子啊?!你们犯法了知不知道?再说,白素素还在张小盛房里了,楚妖精是李鹰组的,你们要白素素和楚妖精,你们他妈的是来帮忙的,还是来踢场的啊?我将我组另外几个囡囡分配给了网友,等不到的网友就在我房间里斗地主,一直到第二天朝阳升起,我的囡囡没有休息过。网友们很配合地等待着,他们知道,江磊不能给他们幸福,但是可以给他们舒服第七天,雨,绵绵。是个杀人的好天气。李鹰拒绝了毛老板的挽留,毅然打了一个包,离开了家华。离开了自己日夜奋斗的舞台。离开时他没有“执手相看泪眼”,是笑着离开的。那笑容里,是骄傲还是憋屈,是失落还是解脱,或许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东东扯着他的手,不让李鹰离开。李鹰只说了四个字:“愿赌服输。”在他走出家华前,李鹰回头望了一眼桑拿部的招牌,眼睛终于有些湿了,楚妖精、白素素、朝天椒、还有被他逼着吃药的粉条都在桑拿门口送他。李鹰转过头去。前面是一辆小车,他的小车,他就要离开了。小车上走下一个女人,没有打伞,笑着接过了李鹰的行李,我听说,那就是李鹰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时,李鹰就曾说过要带老婆出来和我吃夜宵,结果不知为何,他老婆没有出现,今天终于露面了,比我想象的要丑了很多,但比起素素、妖精、甚至何青,这才是李鹰最珍惜的港湾。李鹰转过头来,笑道:“你们这些人啊,技术别老这么差,让我走都走得不安心。”“水蜜桃你还记得吗?我那次教你倒挂金钩的技术,后来你怎么都学不会,我去做示范,结果头撞到桌子上,缝了四针,你马上就学会了?”“朝天椒,少吃点辣椒,女人青春很短暂的”“梅花,你也别哭了,我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好好照顾你爸爸,我们忍着白眼干活,赚这么多钱为了什么?不就是几个家人吗?。”李鹰脱了一件衣服,帮已经打湿了老婆擦了一下头,走上车,走了,车速肉测超过一百五。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黄鹰坠落我摊在培训一室的S椅上,却感觉到处是老鹰的骚味。客观说,李鹰并没有输,他带着家华的半壁江山,对抗着东莞八大红场中的三个,至尊金、康皇俱乐部、和家华另外半壁绝色组成的国际纵队,居然还差点赢了。这期间,训练战,分人战、间谍战、感情战、广告战都打得轰轰烈烈。我摊在椅子上,也没有什么胜利后的兴奋感。毛老板带着东东等走了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道:“李鹰真是可惜了,江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培训部首席,濠江花会的事,就交给你了。”我抬头望了下天空,越陷越深了,我苦笑着没有回答。李鹰走后心憔悴,寂寞梧桐空中纷飞。李鹰在,我什么事都不用做,他不在,三百多个囡囡的管理就都压在了我的肩膀上。家华名为五星级酒店,但和大多数富丽堂皇的宾馆一样,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这个桑拿部。否则,东莞又不是什么旅游城市,你还真的以为一个小镇需要近百家星级酒店?我身上的担子确实不轻,本来像我这样的闲适文人,早也应该骑鹤远去,泛舟江湖了的,但我没有,因为毛老板把我的薪水上调到了月薪两万,美金。好吧,我承认,我很庸俗。说来也是造化弄人,短短时间里,我因为偶然救一个兄弟,然后偶尔打了一场群架,又偶尔救了一个漂亮女人,偶尔来偶尔去就偶尔成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非常重要的人物。想到这里,我真为中国大学每年毕业的成千上万酒店管理专业的学士、硕士、博士、圣斗士、烈士们感到深切的悲哀。阿门!见的囡囡多了,受过良好人文方向学术训练的我,就忍不住要思考一些关于这行的社会学问题,比如囡囡干这行的原因是什么,她们的生活状况如何,她们幸福吗?囡囡干这一行的原因,电视剧早就给出了答案。贫穷,所迫卖身。但据我观察,这个原因至少是部分错误的。有不少男人前来,都有一种“救风尘”的欲望,总觉得自己在社会上混的还行,帮帮这些可怜贫穷的女孩,即爽了,又做了好事。说句打击客人的话,至少东莞桑拿的囡囡,干了一年以上的,比大多数狼友都富裕。一个家华比较差的B货,算四百一个钟,每天三个钟,一年能赚多少钱?三十万以上。素质高点的A货,年薪百万,也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什么华为的工程师,电力局的副科级干部,大公司的业务经理,纯粹比钱的话,那基本就是一经济适用男。但穷才当囡囡,也有部分是对的。李嘉诚的女儿做囡囡的概率确实不大,让一个县委书记的女儿来干这个,好像也不怎么靠谱,她们基本上去美国读书了。所以囡囡基本都是普通人家或者穷人家的女儿。比如家华的囡囡,就大多数来自于东莞的小工厂,刚开始进厂打工时也曾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过。但渐渐的,她们发现不对了,首先: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拿几百块钱,连买卫生巾都要选便宜的,这也算了。关键是没有任何保障,这跟父母那一代的工人完全不一样。以前工人也穷,但退休金总有发的,到了劳动节那天,多少能收一个工会发的开水瓶子。而东莞的小厂呢?请参考马克思理论的资本家原始积累部分,不需要任何修正主义。什么?有劳动法和三险一金?看来,新闻联播收视率确实高,连你也听说过这个传说。于是,作为经济理性人,弃明投暗的人还真不少。其次,在厂里面长得漂亮点的女孩,基本上不可能没有男人追,就如腥味必然引来苍蝇。对天下正常的男人来说,上半身是修养,下半身的本质,而修养是为本质服务的。漂亮女孩独身在外,这猎物要是不吃了,就有些没有天理了。问题是,吃人者又未必都是想负责任的,于是留下了很多怨女,这些怨女往往一点就通,很快想开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还是钱靠得住。又有一些弃明投暗的。最后,就算这女人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厂很正规,按劳动法办事,工作轻松,收入也可以,还碰上了一个和善的老板,一个真心爱她的英俊的工人,像童话的故事,一起数星星。但,保不齐过了几天这个厂就跨了,这不稀奇,尤其是金融危机的今天,东莞每天都有几百来个小企业玩GAMEOVER。她和她英俊的工人怎么办?能坚守多久?房东会不会被他们的坚守感动而不收房租?天空的星星能吃吗?就这样,东莞的世界工厂提供了大量勤劳而美丽的姑娘,支撑这东莞的繁荣昌盛,也因此,我个人认为,东莞在中国是不可复制的。除了厂妹外,现在很多找不到工作的女大学生也进入了这行。当然,客观的说,比例并不高,但基数大,绝对人数也很可观,反正托教育部扩招的福,找不到工作又穷的人越来越多了。比如楚妖精就是。还有不少找不到工作就去酒店推销啤酒的,然后就陪酒,然后只准摸大腿,然后陪着陪着半推半就就把自己赔进去了。我预计,会有越来越多英语过了四级,带着学士学位的高素质囡囡进入这个圈子,她们思维敏捷,视野开拓,一定会为这个“悲苦”的行业带了更高的技术含量。有一次,在佛山珠江,见有一人不慎落水,路人聚而欲救。有人说,落水者是公务员,围观者散去一半。又有人说,是公安局的,又散去一些。有人又说,看上去像城管,围观者皆散去。猛然有人说,是证监会的,围观者蜂拥而回,投石,让他上来还要坑死好多人?。突然有人惊呼,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众人纷纷跳水将其捞起,他正欲感谢。众人异口同声:你悲惨地活着吧,这样我们才不是社会的最底层。我手下就有十四个大学生,其中有一个运气好的,前几天考研究生走了,成绩也不怎么好。但今年研究生也扩招了,于是才三百多分调剂读了个地方二本的生物学专业,临走时我跟她说,行李不忙着带吧,说不定,几年后你这还得回来。所以穷人才卖身也有一定的正确性。算一条规律。英国有句谚语,例外更加证明了规律的存在。有钱人卖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尤其是九十年代附近出生的小萝莉,经济条件还好。就是喜欢玩,玩着玩着就玩这行来了,这种非主流在夜店酒吧多,在桑拿还是少数。家华只有一个,她来这纯粹是因为想收集包包,但父母给的零花钱不够(这父母绝对不穷也不算小气),于是就来自力更生了,她给白素素看过自己买的一麻袋LV,当场把素素吓呆了。还有一些很不幸的人,报复自己男人来这行的,往往是自己男朋友在外边找女人被发现了,就用这样奇怪的方法报复。也有很别致的,比如男朋友不行,干脆干这行满足自己的。家华四娘之一的大师姐西蒙就是一个。西蒙的不幸是嫁了这样一个老公,这个老公能力很强,可惜,只在男人身上强。西蒙本来以为,凭自己的努力,终归可以感化他,再加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所以尽管老公都不怎么碰西蒙,她也一直不离不弃。直到有一天晚上,她才无法忍受,一气之下来到了东莞的。西蒙自己说,那晚她的老公一边看书,一边主动摸她的大腿。当时把西蒙高兴坏了。西蒙闭上眼睛,沉浸在颤抖的喜悦里。摸着摸着,西蒙涨大水了。她羞涩地轻轻道:“我湿了。”“嗯。”丈夫漫不经心的翻着书。西蒙问:“做吗?”丈夫道:“不做。”西蒙道:“亲爱的,我都湿了。”丈夫道:“我知道。”西蒙忍了会,很委屈道:“不做,那你摸我干啥?”丈夫道:“湿湿手,好翻书!”解答完囡囡的来源,囡囡的生活状态如何,她们幸福吗,我想,这两个问题基本上可以合二为一。囡囡们的生活主线就是赚钱,每天做的工作就是穿衣服和脱衣服。劳动成本不大,劳动强度也还可以承受尤其是跟广大的工农相比,物质条件则相当优厚,基本达到了发达国家人民群众的水平,属于南海边画的圈圈里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并且还带动了家乡不少漂亮的后富。但她们的生活状态仍然完全可以用灰暗、无聊来概括。囡囡基本上脾气很好,所谓的烈马,大多也只是剧情需要。因为“小姐”这本身就是一个受气而且被鄙视的“演艺”职业,没有平和的心态,要面对的形形色色要求各异的男人,是基本做不了一个月的。要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曾经有一个香港的客人找粉条,什么都不玩,就让粉条扮演一个受罚的丫鬟,头顶着他的皮鞋跪在厕所里整整一个钟,囡囡的好涵养就这么被“怪叔叔”们慢慢培养起来了。所以我一直认为,肚子里能撑船的除了宰相就是妓女。客人的刁难倒也罢了,那毕竟只是一个钟,一场表演,忍忍就过去了。生活上遭到旁人摆明了的鄙视和痛恨,因为无处不在,更加让囡囡们痛苦,家华曾有个囡囡,在厚街一个高档楼盘里租了间房子,后来房东知道了她是干这行的,仍像接受瘟疫一样接纳了她,只是把租金提高了三层,这个囡囡属于迟钝型的,压根就不怎么算数,从不还价,也从不欠账。半年后,囡囡转会去了长安,结果她还没有出门,房东就当着她在自己房子里放了一火,把床上用品,包括沙发的布,烧得干干净净,干这个的时候,还不忘戴上了口罩。这位囡囡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抹了眼泪挤出点笑容就走了。因此很多百万富翁的囡囡都窝在酒店的职工宿舍里。世人的鄙视还只算皮外伤,致命伤是被家里人发现后被从小带大自己的人鄙视辱骂。有一些家庭明明知道了装不知道,这还算好。更有甚者,钱收下,人骂走……中国五千年文化熏陶出来的集体无意识,不是几句轻巧话可以改变的。辜鸿铭对北大学生道:“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里的辫子是无形的。”当场让未名湖畔众多才子低下了头。我可以确定的说,多数囡囡都徘徊在被鄙视包括被自己鄙视的自卑、压抑的灰暗中,偶尔夹杂着赚轻松钱的快感,然后为了麻醉自己,赌博、吸毒,包小狼狗,千金散尽还复来,恶性循环,直到人老色衰。羡慕囡囡“腿一扒,钱一把”是个好职业的人,基本上是幼稚的。你根本就没有算清楚她们的真正成本。再比如,还有一些代价,是你们不知道,也是我在进这一行前也看不见的,比如,小姐基本上没有性欲了,我是说基本上,百分之九十。性的快乐本来是大自然对每个人类最大的赏赐,而老天对小姐收回了这个赏赐。请问,这应该值多少钱?对于正常人来说,春不是叫出来的,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对于囡囡来说,这句话就得改一改了,春是什么刀枪都干不出来的,基本都是叫出来的。经常有客人在网络上发表文章,说让哪个哪个小姐兴奋了,让哪个哪个囡囡高xdx潮了,这百分之百是假的,就算你是周润发也是假的。综上所述,囡囡的生活很简单,睡觉、吃饭、等待交配、交配、被羞辱。在等待交配的过程中,又有化妆、发呆、玩手机、看电视几种表达方式,自从东莞流行金鱼缸和秀场以后,看电视的权力也被剥夺了。于是,不少囡囡完全过上了吃睡交配偶尔发呆这样猪的生活,可惜的是,却永远没有猪的快乐。以上就是囡囡生活的常态,忍受鄙视忍受变态忍受性快感丧失,来换点钞票,换点以后生活的保证,能完成上面的常态还有个前提,没被扫黄,也没有染上什么“淋梅虱艾”什么的病毒,如果染上了,请记住,那也是常态。收拾好行李,走进医院吧,这一行没有工伤这一说法,医疗费自理,这时囡囡会发现,赚了那么多钱,脱了这么多衣服,还是挡不住人家一件白衣服。当然也有好的,如果你能无病无灾赚够了钱退役了,恭喜了。接着你还能修修洞口再嫁老公,喊声很痛表演成功,再次恭喜了。然后你拿出几十万的积蓄,拥有了一个临街店铺卖服装,在工商税务消防卫生竞争对手的围剿下,侥幸没亏,过上了小康生活。那就更加恭喜你。现在你已经属于成功的退役囡囡了,尽管这不算大概率事件,但也绝不是没有可能。如今,你要面对的就只剩下一件事了,就是如何保证永远不被家人邻居朋友发现你的过去,以免破坏刚得到的梦寐以求苦心经营的正常生活。以前的狼会不会突然出现,会不会让你身边的人发现端倪?这种焦虑和恐惧会一直伴随这你,吞噬着你,一直说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比搬砖还累,你需要非常坚强的神经,和很强的心理素质。如果受不了,崩溃了怎么办,找心理医生?江磊就是,他会给你开几颗维生素C片,然后用贝克的认知疗法,给你讲很多绝对正确的屁话…….什么,找一个能接受妓女的嫁了,我觉得买彩票中奖的概率更高点。有个笑话叫。穷得只剩下钱,对于囡囡来说,这不是笑话,是生活。如果你还要问囡囡生活开不开心,我只好跟你讲个真实的故事了:楚妖精曾组织家华的一些囡囡和笨笨狗那家按摩店的囡囡出去搞活动,她们商量来商量去,一致选定了动物园。因为,她们说,在动物园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是个人。因此,当你为了仅仅十分钟就要拿出十天的工资而心痛不已的时候,请不要愤愤不平,这是囡囡该得的。那是一个明媚的星期天,我和翠翠正在训练一批新来的厂妹,卫哥打电话来说,“江磊,马上来我家,带几个漂亮的囡囡来。”我道:“我正在训练啊,晚上行吗?”卫哥急道:“不行,放下训练,马上过来!”我笑道:“干女儿不够用了吗?我带水蜜桃过去吧?”卫哥道:“水蜜桃不行,太嫩!你把白素素、楚妖精带过来,不是我用,我要招待客人。”我道:“太奢侈了吧?上次李秘书长过来,你也没舍得派这两位啊?要不把何青都叫来。”我开玩笑道。卫哥道:“何青昨天已经从北京赶回来了,你马上叫上妖精和素素,让她们穿最好的,让果冻亲自化妆……”我心里基本明白了:这么大谱,估计是省城甚至京城官场的大人物来了。我带着妖精和素素最快速度赶往别墅,果冻就在车上给两位化妆,多说一句,果冻化妆的技术是国内一流的。但一下车,我傻眼了,除了卫哥的坐骑,没有看见其它豪华车辆,却停着一辆囚车。囚车倒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是牌号是京A,上面写着两个字:秦城。秦城监狱?!我心里猛的震晃。能住在那里的,都是些新中国的风云人物啊!秦城监狱的车,怎么停这里来了?来抓人的?我忐忑不安了半天,犹豫着还进不进去,想了会,觉得如果要抓毛老板,东莞公安局就够了。如果抓我,派出所就够了。咬咬牙下了车。我按下了门铃,还好,是个“干女儿”开的门,我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带着妖精素素往前一走,却看到了四个武警,都眼冒精光,一身肌肉,跟一般的可以演圣诞老人的大肚子警察完全不同,我莫名的想起了大内高手。还在发呆,卫哥看见了我,对我招招手,我走了过去。卫哥指着房子里一个带着镣铐的小个子道:“江磊,这是覃煌覃爷。”那小个子,长得相当凑活,坐在茶几的主位上没有起身,只是对这我轻轻一笑,顿时给我一种非常强悍的感觉。何青跪在他的身后为之捏肩。我尴尬地笑笑,叫了一声覃爷,覃煌对我伸出了手,道:“江磊,不错,年轻人永远不要被人看低了。”说着拿出一个镯子,递给我道:“给你,你送你老婆,这玩意不贵,只是真正的景泰蓝,不好买,算见面礼了”。我拿着不知如何是好,卫哥点了点头,我收下后,他又向身后妖精与素素瞄了一眼,居然打了一个哈欠,不置可否。毛老板道:“覃爷出狱后还会重回天上人间吗?”覃煌道:“出不了狱了,这一次如果不是要紧的事,政府都不会同意我保外就医的!”覃煌?传说中的天上人间的老板覃煌。他还活着?是啊,天上人间已不在江湖,但江湖到处都有它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