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东莞

在我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张小盛发挥了自己四年体育系所练就的所有本事,或者说难得一次超水平发挥了自己的本事,或者说出其不意——现如今没有几个小混混相信自己会在东莞亲身碰到见义勇为这种古老的传说——猝不及防间,被张小盛踢中了D部。以江西最快二十米的瞬间爆发力估算,这两个小混混估计这辈子可以和蔡伦、郑和、小安子凑在一起打麻将了。张小盛叼着从烧烤摊拿来的牙签一边站在市场装周润发,一边拉起白素素道:“靠,老子汗都没有出。”
那两小混混相当不专业,狠话都没放一句,就在地上打滚。我顺便踢了两脚道:“妈的,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要不要脸?看什么看,要报仇是吧?明天来家华找我好了,我叫李鹰!”
白素素看见我,哭哭啼啼的抱着我,梨花带雨也不说话,显然是被吓坏了,张小盛赶忙把我推开道:“白素素,别怕,别怕,有我张小盛在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一边说,一边去抱她,白素素跟张小盛不熟,使劲往我这边靠。
张小盛小声嘀咕道:“靠,江磊,人是我救的。”一把站到我和白素素中间,一脸关切地搂着她道:“素素,伤在哪里?让我看看。”说罢就要掀素素的衣服。素素打开他的手。
我白了张小盛一眼,有异性没人性,她跟你很熟吗?泡妞也要讲点节奏好不好。
白素素看了眼张小盛,又看了一眼我,道:“谢谢你们江磊我好怕。”
张小盛道:“东莞就是这样的,没有办法,中国的巴格达。上次我和江磊就跟二十多个地痞在这边的一家按摩店打了一场,我把他们都打跑了——嗯——也受了点轻伤。你这样的美女怎么能一个人晚上走啊,太危险了。”
我道:“要报警吗?” 白素素使劲摇头,低头道:“不要了。”
张小盛道:“我也觉得不要了,地痞这么多,警察根本管不过来,下次你要逛街,打电话给我好了,十个八个不在话下。”
白素素望着我道:“不是地痞,是是何青!” 我道:“什么?” 白素素肯定的点点头
我追问道:“科尔沁草原的星光?”
白素素抽泣道:“她何必呢我都说过我不参加花会一定要下这种毒手啊。”
我默不作声,有三个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家华三百个囡囡的勾心斗角我也略知一二。顶级的楚观音摆明了跟何青势同水火,普通的囡囡也有湖南帮、东北帮、川帮、贵州帮好多派系,面合心不合,前天还有一个湖南帮的囡囡到我这里来拉老乡关系要一起对付东北人,白素素好像就是川帮的老大中国人嘛,从最高法院到最低妓院估计都这样。只是想起何青那天仙般的面庞,我打了个寒颤。
张小盛搂起袖子道:“何青是谁,素素,带哥哥找他去,打不死他。”
白素素低头不语。 我问道:“你能确定是何青叫的人吗?你怎么知道?”
白素素道:“我见过他们,他们以前都给何青开过车——不过是一个花会,我本来就比不上她红牌,至于这样吗?”说着拉拉裙子,膝盖上面一点,被男人的拳头红了一块。
我们俩赶忙叫的士送她回家华,我不想介入囡囡之间的争斗,一路上默不作声了。
白素素也不再多言,只是时不时抽泣一下。
只有张小盛一路上义愤填膺,张牙舞爪的,又是骂何青丑八怪,嫉妒自己的素素妹妹;又是骂自己出现得晚,让素素妹妹受苦了;还人猿泰山地锤锤自己的胸部,表明自己痛不欲生的感受。白素素受惯了男人恭维的人,也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反过来安慰张小盛。
张小盛道:“我这人从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我就报了。江磊,带我去见见那婊子。”
我道:“她被点钟,飞去上海了。” 张小盛道:“那我明天来。”
我道:“明天她被点钟,从上海飞香港。” 张小盛道:“那我后天来。”
“后天大后天她都在北京。“ “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道:“不知道,来家华这段时间,我就见过她一次,而且当晚就飞了日本。”
白素素抱着楚妖精大哭,楚妖精大嚷:“何青,你敢这么下作,看我怎么收拾你,素素,你别怕,我马上就跟干爹打电话。”
“干爹,我没办法活了白素素这么好的人都容不下,要派人下黑手,那我还能活吗下一个应该就是我了啊什么造谣啊!白素素就在我身边,腿上被打得红,不是,是青了一大块不就是花会吗?何青这么做,干爹你都不处理,我们谁还能安心做事啊嗯,对对,没有安全感了什么你会调查?调查什么啊,明摆着的事,我可怜的白素素啊,哦,对了是江磊救的她,江磊可以作证什么,什么,你别挂电话啊C泥马的!”楚妖精圆睁着小嘴,大声骂道。
白素素道:“楚姐姐,濠江花会毛老板摆明要何青撑台面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处理的都是我素素命苦,家里做了这个,被人欺负也没有办法我们斗不过她,算了吧。”
楚妖精大叫道:“你就这么算了啊?人白打了啊,这个事情不可能完。”
我偷偷瞄了楚妖精几眼,心里突然有点犯嘀咕:楚妖精和白素素一个精致娇娆,一个温柔可人,都是*。但跟何青比,总感觉少了点光芒四射的气场,而且这种缺少很明显。按道理说,何青犯不着这样对付白素素啊,何青也不像这么没自信的女人啊?难道是何青这么小气,容不得任何威胁?难道是楚妖精
我摇了摇,不想理会这个事情,楚妖精搂着白素素还在大骂何青,我笑着说有点事走了,楚妖精道:“江磊,你走可以,但明天一定要主持公道啊,告倒何青这婊子!”
白素素道:“江磊,刚才你们吃夜宵没吃好吧,我给你做碗面,吃了再走吧。”
白素素是家华的顶级,她被打了很快就惊动了家华很多人的注意,第二天李鹰和家华四娘东东、西蒙、果冻、翠翠,带着上百个囡囡来宿舍看望她,楚妖精高兴地说着是何青干的,但除了几个四川囡囡,没人敢接这茬。
毛老板来电话道:“江磊,谢谢你救了白素素啊?楚妖精说你能确定是何青干的?”
我冷静下头绪道:“是我救了白素素,但我并不能确定是不是何青干的。”
毛老板高兴道:“很好,很好,江磊,你很客观,没有为了楚妖精而骗我。本来啊,这些小女孩的事情我不想管,但这毕竟是我的几大红牌,濠江花会又近了,女孩子间斗斗小心眼是难免的。怎么说了,也是我的责任,这几个红牌我准备派保安二十四小时监护。江磊,你就不要介入这些囡囡矛盾中了,她们的关系也很复杂,还有我不太相信是何青做的,我问过她了。”
我道:“她否认了?如果是她做的,她肯定不承认。”从感情上,我还是倾向于是何青做的,毕竟除了她,楚妖精嫌疑最大了。
毛老板道:“她也没有否认。她压根就不回答。” 我问:“是心虚?”
毛老板道:“是不屑”。
我关了手机,很复杂地看了一眼楚妖精,她正和白素素勾肩搭背,准备上街看衣服。
小时候就写过作文《我的理想》,当时交给老师的都是胡诌的,什么科学家啊工程师啊,是这样昧着良心表达自己高尚的情操和为人民服务的向往,中国人的虚伪一半来自小学语文作文课堂里,其实我真实的理想是两个:一是梦回唐朝,做一个闲散的王爷,整天游手好闲没事调戏一下良家妇女;二是做个特务,潜伏在敌人内部,整天灯红酒绿,一边玩敌人的美女,一边收集资料、
踏入大唐盛世宫时,我知道,我梦想达成了。
踏入大唐盛世宫时,我知道,我梦想达成了。
大唐盛世宫最大的特点是它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和墙顶上是大幅的唐代仕女图,我看着绘图暗暗心惊,做为伪文艺青年,前两年曾为了太阳另一个文艺女青年,于丹青一道,下过一些狠功夫,虽然画不会画,但眼光练出来不少,这画居然是广西艺术学院丁韶光教授的手笔,云南画派的创始人,重彩浓墨,却纤微毕现。转弯处的红烛灯笼与尽头白玉长桥后的温泉池腾起袅袅热气,营造出一种别致的氤氲。微红光色下,几个裸女正在温水洗滑脂。远处飘渺过几声古筝,是《高山流水》的旋律,你不由地掉入穿越时空的莫名*里,加快了前行的步伐。突然间,长长的走廊的灯光全部熄灭,走廊和温泉前的白玉长桥上,几秒内幻变出上百个穿着古典裙子的“仕女”来,朝你浅浅一笑,躬身请安。唐代的仕女的服装你见过没有?该丰满的地方一定会让你看到丰满,曾气得宋朝的卫道士朱熹老爷子大骂:脏唐烂汉。
一个仪态翩翩的部长,缓缓走来,笑着拉过你的手道:“老板,欢迎走近花街。”
“欢迎走近花街!”一群美女齐声发出清脆整齐地乐曲。
花街?我反应不过来了,以前没有见过啊。我还在发呆,那一群囡囡一齐转了个三百六十度,“仕女”的衣服都脱下了,只剩下一层白色的轻纱,裸选!传说中的裸选!所有没上钟的囡囡全部集中在这窄窄的走廊和桥上,数百女子,全部仅披轻纱,任意挑选!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节省时间,震撼心理。你可以在这人肉胡同见来回穿梭,顺手揩油,不要有任何负担,但老实说,即使是我这么厚脸皮的人,穿过时仍然会有种巨大的压迫感,还有紧张的心跳,身边媚眼电流,轻吟酥人,更重要的是无边无际,欢迎临幸,那感觉太好了。我一手拂过,满城尽带黄金乳。大唐的部长道:“欢乐宫所有没上种的侍女都站在这里了,请慢慢欣赏,有喜欢的就下手哦!”
我左顾右盼,是要张柏姿还是钟欣桐,还是双飞了?我痛苦得想着,除了不能使用录像机,在这里,带上一千块钱,你就拥有陈冠希的待遇和权力。
家华落后了,我心里嘀咕道,家华还是原始的T台选秀,节目虽好但又好几个缺陷:
1、时间拉得太长,客人往往耐心不够或一时冲动,送了花挑了囡囡后才发现有更好的,懊悔不已。而花街所有囡囡一字排开,一次性排开,可以在所有可选项里选最中意的,效率高,满足感强,不容易后悔。
2、视觉冲击程度不够,T台一次登上十几二十个,花街顿时上来数百人,一眼望不到边,那就是二十四寸黑白电视机和四十二寸等离子彩电效果的区别。
3、更重要的是,花街的薄纱裸选,让所有囡囡的优缺点都一目了然,不可能A杯作弊成C杯。而包括家华在内很多囡囡的工服里,飞机场硬塞成了黄土高坡。
花街唯一的缺点是,容易眼花。
我挑选了一对*双胞胎做双飞,什么?太奢侈?公款*?我这是为工作献身!知道军统吗!看过潜伏吗!我容易吗我!我吃着鲍鱼在总统套房里心想。
家华的帝王房是欧式装修风格,蓝色落地玻璃,两米的席梦思大床,巴洛克风格的桌椅台灯,还有透明玻璃门后的卫生间,你可以在床上无聊的点根烟欣赏囡囡上厕所。床的顶上还是玻璃,可以满足那些一边做事一边检查的认真的有科研精神的朋友。加上红绳、S椅等,家华的房子被李鹰联手打造称了简约而不简单的豪华炮房。
大唐的房子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雕花柚木的大床,处处飘者紫檀木香味的家具,古典的茶具,桌椅,红色灯笼,还有山水画的屏风,青花瓷的装饰,居然还摆着张素琴。沐浴间很大,浴盆也是木制的,可以容三人同时洗澡,但居然没有沐浴器,用大瓷缸装满热水,上面飘者几朵玫瑰和一个木瓢。值得一提的是,李鹰喜欢的红绳、S椅这里也都有,仍都是古色古香的样子。是一个让心灵去旅行的炮房。
两个囡囡服务很好,训练有素,和家华比,也没有什么新意,东莞很难在服务上有什么新意了。但绝对没有任何机车的地方,管理水平很高,任何一个动作,客人不叫停,囡囡绝对不停。而且双胞胎的感觉,甚是奇异,左看是一个人,右看还是这个人
半夜起来如厕,不想惊醒身边的囡囡,轻手轻脚走到厕所,结果找不到地方,又憋着回来了,囡囡被惊醒,手忙脚乱地笑着从床底拿出个铜制的尿壶来,两人捧着蹲在床沿。
我想,为了整体风格,大唐连现代的厕所都不设,使用尿壶和马桶。复古到怎一个牛字了得。
我打发走囡囡,想给毛老板打个电话汇报情况,犹豫了会,还是决定先给李鹰汇报了。毕竟他是我直接领导,报销要从他那里拿钱,而且工作上的事还是要又分寸的,毕竟我是老江湖了,不能向刚毕业的菜鸟一样办事。
“黄鹰,黄鹰,我是野猪,我是野猪,野猪呼叫老鹰。” “老鹰收到,请讲。”
“常平1号,验证完毕。管理到位,风格复古,出现新型选秀方式,花街。卑职恐怕会对基地产生不良影响,请指示。”
“将详细信息写成绝密文档,交给组织。” “接头人是谁?接头密码是什么?”
“直接交给我或者毛老板。” “毛老板收到后,那戴老板处,要不要给?!”
“不用。” “野猪下一步做什么?”
“去长安,至尊金与魅力湾继续卧底,收集对手最新技术资料。”
“有无接头人员?” “至尊金四十四号是我们的潜子。接头密码好好学习。”
“然后她说天天向上?能不能给我弄颗美国手雷,关键时刻我可以和敌人同归于尽。”
…………………………………………………
“你真上瘾了啊?你他妈好点说话,累不累啊你江磊!”李鹰挂了电话。
“喂喂中国手枪也行啊”
在魅力湾三天,我才知道,我原以为东莞很难在服务上有什么新意的看法是何等的错误。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这个日新月异的行业,发展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难怪毛老板总是忧心忡忡,东莞再也不是那个靠着厚街打天下的东莞了,各镇的发展速度让人瞋目结舌。真是三天不学习,赶不上魅力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