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外擒凶

凌未风猜到几分,心头一凛,问道:“哪个老怪物?”傅青主道:“铁扇帮的帮主尚云亭。”凌未风道:“闻说这老怪物颇有独门武功,软的硬的全都不吃,黑道白道全不卖帐,虽然混账,却还不是顶坏的人,如何会同人妖郝飞凤在一起?又如何会去找武元英的晦气,这却真是出奇!”
众人快马加鞭,百多里路,不过半天就赶到了,村庄上的人急忙迎接,武大娘喜道:“傅伯伯来了,成化的爹有救了!”傅青主与武琼瑶进入内室,只见武元英面色淤黑,气若游丝,见了故人,嘴唇微动,却说不出话来,傅青主仔细验视,替他把脉,说道:“不碍事,不碍事。”急忙替他放血,并推拿有关的穴道,然后取出一块药饼,给他嚼碎吞了。过了片刻,武元英面色好转,叫道:“好狠毒的老东西!”在床头下取出一支黑色的毒箭,说道:“不是我这几根老骨头还熬得住,可见不着你了!”武元英一向在西北,而尚云亭则在江南,两人从未见过面,武元英道:“昨晚我斗那两个贼人,老贼的武功虽强,我还挡得住他。他那把铁扇起初施展的也不过是点穴功夫,不料到了后来,越斗越急,我的刀尖碰在他的扇上,蓬的一声,就飞出了,几枝毒箭,暗器原来是藏在扇子内的。”尚云亭的毒箭,本来见血封喉,幸在武元英几十年功夫,非比寻常,这才熬得到傅青主到来。傅青主心中暗叫“好险”!刚才他说的“不碍事”,只是安慰武谅瑶的,现在见武元英已真的不碍事了,这才松了口气。
傅青主不许武元英多说话,叫武琼瑶侍候他休息,自出外堂。武大娘和天地会的弟兄早宰了几只肥羊,备好水酒款待。众人等一路上吃的都是干粮,嘴里早淡出鸟来,大块肉,大块酒,吃得很是高兴。武大娘悄悄地对傅青主道:“傅伯伯,你瞧那两个贼人还会不会来?”傅青主道:“我就担心他不来!”想了一会,叫武大娘唤武琼瑶出来,叫她和易兰珠不要携带武器,到村里村外走了一转,又对武大娘道:“嫂子,请恕我无礼,我想请嫂子开设灵堂,门口挂白,假装办丧事。”武大娘道:“为什么?”傅青主轻声道:“引敌人来呀!这两个怪物,尤其是那个人妖,我早就想把他除了!”武大娘和丈夫一向豁达,进去和他说了,武元英哈哈笑道:“我这条命也是傅老哥子救的,我还有什么忌讳?要装假就要装得像一点,叫琼儿逐户去报丧。”
傅青主替武大娘安排完毕,叫武琼瑶和易兰珠在原来的房间睡觉,自己和石天成则在邻房,石大娘和武大娘同住,凌未风在外面巡视。布置得非常周密,不料一连两晚,敌人都不来。傅青主道:“我看敌人一定会来的。不能松懈。”果然第三晚的下半夜,敌人真个来了,武琼瑶几乎着了道儿。
铁扇帮的帮主尚云亭和人妖郝飞凤远来回疆,其中却有一段缘故。他们是给孟武威和石振飞迫得远走高飞的,孟武威的儿子孟坚那次给纳兰相府保缥,几乎挫折在郝飞凤手上,因此自北京大劫天牢之后,孟武成就携子下江南,并约得石振飞相助,把铁扇帮的垛子窑挑下,尚云亭败给石振飞的蹑云十三剑,郝飞凤也几乎给孟武威的铁烟杆打死,尚云亭仗着一身精纯的武功,输了一招,就脱出身来,掩护郝飞凤逃走,后来委实在江南站不住了,这才遁到漠外。
却说凌未风在外面把风,三更过后,毫无动静,无聊得很,抽出伊士达临终时送给他的那一把宝剑来,这把剑古色斑斓,寒光透射,式样和中士的剑又有不同,他把玩了一会,忽见村头人影一闪,把剑一横,就奔上前去。前面来的乃是三个番僧,凌未风征了一怔,心想尚云亭和郝飞凤自己虽然没见过,但总不会是番僧吧?正想发问,为首的番僧忽然咦了一声,走了上来,翻着怪眼问道:“你这厮从何得到这把宝剑?”凌未风道:“这把剑与你有何关系?”番僧冷笑道:“你可知这把剑的来历?”凌未风道:“什么来历我可不管,我只知道它是杨云骢的东西!”番僧叫“哼”了一声道:“杨云骢的东西?杨云骢是个强盗,他若不是死在江南,我会把他的骨头挖出来打三百鞭!”凌未风最敬爱自己的大师兄,闻言忍着一股怒气,问道:“你莫非就是天蒙禅师?”番僧得意笑道:“原来你也知道老佛爷的名字,那么你也该知道这把剑是我的东西了。你乖乖送上,老佛爷可饶你一条校狐,要不然,哼,教你找杨云骢去!”凌未风心想:天蒙禅师当日率门下弟子围攻自己的师兄,给师兄缴去他的宝剑,送给伊土达,说起来这番僧怪不得谁。只是现在己过了二十多年,不知他是好是坏,若然他已改过,那么清兵入侵在即,蒙藏回疆的人都应齐心抗敌才是,不值得为了一把剑而得罪他。正踌躇间,那番僧又喝道:“你给不给?你是什么人?敢抗老佛爷之命!”凌未风道:“我就是杨云骢的师弟!”番憎板着脸孔问道:“我只知杨云骢有一个师弟楚昭南,怎么现在又钻出一个来了?你若是杨云骢的师弟,那么你也得听你现在的师兄的说话。”凌未风扬眉问道:“你说什么?”天蒙禅师哈哈笑道:“你还不知道吗?那你准是假冒的了!楚昭南带官兵到了回疆,派人入藏向我赔罪,替他死去的师兄求饶,叫我帮他平定蒙藏!他答应给我找回宝剑,若找不回,就把他的游龙剑送我哩!这把剑既在你手中,那还有什么可说!”凌未风忽然圆睁双眼,喝道:“我本不想要这把剑的,现在却偏不给你,有本事你就来取!”
天蒙禅师喝道:“徒儿,替我把这狂徒拿下!”两个少年番僧左右扑上,凌未风兀立如山,四只拳头同时打到身上,只听得“蓬蓬”两声,跌倒的不是凌未风,却是那两个少年番僧!天蒙禅师虎吼一声,忽然脱下大红僧袍,迎风一抖,似一片红云直罩下来。凌未风见来势凶猛,身移步换,避过来势,一手抓着袍角,只觉如抓着一块铁板一般,知道天蒙的武功也已登峰造极,暗运内力,一声裂帛,撕下了半边僧袍,天蒙禅师那半截僧袍已横扫过来,左掌呼的一声也从袍底攻出,凌未风身子陡然一缩,只差半寸,没给打着,天蒙禅师骤失重心,晃了一晃,凌未风腾地飞起一脚,天蒙禅师居然平地拔起两丈多高,手中僧袍,再度凌空扑击!
天蒙是西藏天龙派开山祖师天龙禅师的师弟,自二十多年的输给杨云骢之后,回到西藏,潜心再苦练了二十年,功力远非以前可比,竟然和凌未风打了许久,未露败象。
再说武琼瑶和易兰珠同住一室,午夜过后,尚未见动静,武琼瑶道:“博伯伯这个计策又怕不行,敌人未必会来。”易兰珠逼:“还是小心防备的好。”武琼瑶道:“外面有凌大侠把风,敌人若来,只悄未进入庄内,就给他收拾了,还轮到我和你动手吗?”她累了三晚,不觉打起瞌睡。易兰珠却仍打点精神,仗剑防守。过了一阵,忽然有股香气从窗外吹进来,令人昏昏欲醉,易兰珠大叫一声不好,窗外已飞进两个人来,为首的人阴声怪气笑道:“哈,哈,两个花姑娘都在这里!”易兰珠侧的一剑刺出,郝飞凤举扇一挡,铿锵一声,铁扇已给斩断,几十枝梅花针飞射出来,易兰珠舞起宝剑,一片铮铮声响,把梅花针都激得反射回去,郝飞凤绝未料到易兰珠如此厉害,手忙脚乱,尚云亭大袖一挥,梅花针全给震落,身形起处,竟如苍鹰扑兔,向武琼瑶抓去。
练武的人,最为警醒,武琼瑶刚刚入睡,一闹就醒过来,只是迷迷糊糊,竟没气力,尚云亭扑地抓到,危急中武琼瑶忽想起白发魔女的独门绝招“无常夺命”,就地一滚,纤足飞起,踢尚云亭腿弯的“白市穴”,尚云亭身子一缩,武琼瑶已滚过一边,易兰珠一剑自后刺到,尚云亭反手一拿,五指如钩,向易兰珠的手腕抓到,易兰珠剑如飞凤,一转手腕斜刺出去,尚云亭步似猿猴,铁扇起处,又已指到易兰珠胁下,易兰珠只觉脑痛欲裂,剑法虽然精妙,却敌不住尚云亭,只好连连闪躲。尚云亭见易兰珠吸了迷香,武功还是如此了得,不禁骇然。郝飞凤乘机去抓武琼瑶,忽然窗外一声冷笑,郝飞凤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尚云亭扬手一挥,一圈金光反射出去,大声叫道:“贼婆娘敢施暗算?”
石大娘回身一闪,尚云亭飞箭般地穿出窗去,石大娘的五禽剑当头压下,尚云亭喝声“打!”铁扇一点石大娘手腕,石大娘冷笑一声,回剑横扫,瞬息之间,进了四招,尚云亭大吃一惊,飞身便逃。暗角处,蓦然又转出一个儒冠老者,长须飘飘,尚云亭举扇横拨,那老者剑招极慢,但却有极大潜力,尚云亭扇搭剑身,正想来个“顺水推舟”,上削敌人握剑的手指,不料铁扇竟给敌人的剑粘住,休说上削,连移动都难,尚云亭急运足十成内力,向外一探,左掌也使了一招擒拿手,才解了敌势,一晃身,斜跃下落。这儒冠老者乃是傅青主,和石大娘联袂退下。
尚云亭脚方点地,飞红中早已在楼下等候,长鞭呼呼,向铁扇卷来。尚云亭仗着精纯的武功,拆了几招,兀是觉得吃力,手指一按铁扇上机括,几枝毒箭,流星闪电般地飞出,飞红中回鞭一扫,短剑一荡,把毒箭全部打落,尚云亭又跳出场子,正想夺门而出,忽然一声大喝,一个红面老人,人未到,脚先到,双足连飞,一顿鸳鸯连环腿,把尚云亭又退回来,这人乃是石天成。
尚云亭一看四面八方,全是生平罕遇的高手,横扇当胸,哈哈笑道:“你们以多为胜,我尚云亭头颅只有一颗,你们要取,我绝不皱眉。”傅青主、石大娘、飞红巾、石天成四边站定,不理不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响自耳边,“你别卖狂,你只要能接我三招,我就放你出去,决不留谁!”声音很小,却是字字清楚,尚云亭纵眼一看,只闻声而不见人,方自惊诧,忽然耳边又听得怪声喝道:“你这双狗眼,连我都看不见。”语声方停,场中心已多了一个瘦小的老人。这老人正是辛龙子,他人既矮小,又仗着怪异的身法,突然钻出,令尚云亭大吃一惊。
尚云亭横行江南几十年,自然是个识货的大行家,知道辛龙子内功深湛,就只那手“传音入密”的功夫,人在远处,而声却直达别人耳边,这样精纯的功力,还真是见所未见。只是尚云亭也有几十年功力,虽然自知比不上辛龙子,但心想:只过三招,你无论如何也打不倒我。当下朗声喝道:“你这话当真?”辛龙子道:“谁和你开玩笑?你数着,第一招就要打得你扑地!”尚云亭突觉眼前人影一晃,辛龙子长袖飞扬,宛如半空伸出来的怪手,直扑他的面门,肘又撞他胸膛,脚尖又踢他膝盖。这一怪招,同时连攻对方上中下三处方位,对方除了使“燕青十八翻”的“滚地堂”功夫外,实在无可逃避。尚云亭无暇思索,滚地一翻,一个鲤鱼打挺,又翻起来,只听得那阴恻恻的怪声,又在耳边响道:“第二招要打得你团团乱转!”
尚云亭尚未定神,忽见辛龙子左手握拳,右手伸指,左足足尖微起,以金鸡独立之势,立在自己的侧面,拳对胸膛,指向胁下,足尖又成“十字摆莲”之势,可以踢档挑腹,只要一动,敌立可制自己死命,只好凝立不动,处处无备而处处有备,以上乘武功护着全身。辛龙子忽然冷笑一声,胸膛一挺,作势欲扑,尚云亭只道他要发动攻势,急忙足尖一旋,团团乱转,以八封游身掌法,应付敌人的全面攻势。除了这一法子,实在也无法抵御。哪料辛龙子只是作势,并未前扑,待他旋转之势稍缓,猛然喝道:“第三招要你摔出门去!”双掌一撤,迅如奔雷,掌风人影中,尚云亭大叫一声,平地飞出数丈,但他也临危显了一手绝招,暗运内力将铁扇震裂,数十枝毒箭,齐向辛龙子飞来,辛龙子猝不及防,不由得也是一惊,急忙使个“一鹤冲天”之势,飞身攀上屋梁,尚云亭夺门狂奔,傅青主飞红巾紧紧跟踪追出。
再说凌未风和天蒙恶斗,功力悉敌,旗鼓相当,斗了许久,兀是未分胜负。凌未风身法一变,把半截憎袍紧紧收束,舞成一根杆棒,将最近这次重上天山所学得的剑法,施展出来,居然是劈刺撩抹,悉依刀剑路数,那僧袍束成的杆棒,拿在他的手里,真如拿着一柄宝剑。战到分际,忽听得一声裂帛,凌未风的半截僧袍,将天蒙手中的半截僧袍卷着,用力一绞,天蒙的僧袍,变成片片碎布,凌未风一掌劈去,天蒙惨叫一声,回身便逃,凌未风正待追击,忽觉背后风声飒然,无暇追敌,反手便是一掌,背后的人“哎哟”叫了一声,而凌未风也觉来人功力甚为纯厚。
这人正是舍命求生的尚云亭,他受了凌未风一掌,全身麻软,逃出几步,傅青主已然赶到,骈指一戳,将他点倒地上,而天蒙禅师已带了两个徒弟飞逃了!
凌未风向傅青主道声“惭愧”,他因恶战天蒙,竟放了尚云亭混入庄内,甚觉尴尬。傅青主笑道:“两个贼人都擒着了,凌大侠何必耿耿于怀。”说罢把尚云亭押回庄内。
石大娘等坐在堂中,正在审问人妖郝飞凤,傅青主双掌按在尚云亭肩上,厉声喝道:“你到西北想干些什么?为何混入武家庄?从实招来,否则我双掌用力,把你的琵琶骨捏碎,再把你的武功废了!”
尚云亭认得傅青主是无极剑的大师,叫道:“傅青主,你不必迫我!”又看了身受五花大绑的郝飞凤一眼,长叹一声道:“总是这个孽障害我!”用力一嚼舌头,狂叫几声,喷出一口鲜血,在地上翻腾一阵,竟自死了!
傅青主微微叹息,急忙伸手一捏郝飞凤的下巴,郝飞凤哇哇大叫,牙齿全给捏碎,和血吐出,傅青主使了这手辣刑,为的是防止郝飞凤也学尚云亭的样子自杀。
郝飞凤痛极叫道:“你们把我杀了吧!”傅青主在他颈项一拍,喝道:“你说不说?”郝飞凤惨叫一声,语音含糊,可是还分辨得出他说什么,他说:“我给石振飞和孟武威逼到塞外,是天蒙禅师叫我们来的。”凌未风道:“是天蒙禅师叫你来的?叫你来做什么?”郝飞凤看了武琼瑶一眼,垂首不语,武琼瑶粉面通红,心头火起,拍的一掌,把郝飞凤的大灵盖震得粉碎。
凌未风笑道:“武姑娘,也难怪你发脾气,只是太便宜了这厮。”在尸身上一搜,果然搜出天蒙给他的一封信,叫他得手之后,持信去见楚昭南,原来楚昭南也知道武元英在草原上建起村庄,只以“癣疥之患”,不想亲自料理,所以叫天蒙禅师顺道去毁灭武家庄,而天蒙禅师又和逃到塞外的尚云亭勾结上了,要他们先探虚实。郝飞凤色胆包天,第一天在武家庄外探视,见着武琼瑶,不等天蒙禅师到来,就和尚云亭扑入庄内采花,几乎给武元英砍死,仗着尚云亭的毒箭,才能逃脱,第二次和天蒙会合之后,再分批来犯,不料又遇到许多高手,终于丧命。
凌未风沉吟半晌,说道:“楚昭南四处邀人,看来清兵大举入侵之期不远,我们须得好好准备。”飞红个昂头笑道:“我明天就遣人邀约南疆各族酋长,听李公子的调遣。”李思永拱手说道:“女英雄东山复出,那好极了,我愿荆亨力,以作前驱。”凌未风笑道:“你们不必互相推让了。大家累了这么多天,还是明日再说吧。”辛龙子翻着怪眼道:“你们都是忙人,忙着什么劳什子的国家大事,我却是闲云野鹤,对你们的事情毫无兴趣。我要回天山采金炼剑,恕不幸陪了。”凌未风将他一把拉住,说道:“辛大哥,你要回去,也不忙在今宵,明日兄弟还有要事奉告!辛龙子道:“念在你曾救过我的命,我依你的话,要我多管尘世俗事,那我可不干。”
一宿易过。第二日晨曝稀微,易兰珠就在村庄外的草地徘徊。她下山之后,内心充满激情,回疆的大草原是她父亲当年驰骋之地,她父亲的一生就是在草原上度过的,因之她对回疆的大草原也有着说不出的一种深厚感情,就好像对她的父亲一样。她一早起来,就是想等待凌未风,向他倾诉她对父亲的怀念,加对草原的感情。
易兰珠正在凝思,忽然发现草原上还有另外的一个人在独自徘徊,她跑了过去,那个人抬头叫道:“兰珠,你这样早!”这人乃是张华昭,飞奔着迎面而来,到了易兰珠跟前,忽然停了下来,呆呆注视,易兰珠奇道:“你傻了么?看些什么?”张华昭叫道:“兰珠,你的头发,你的头发!”
易兰珠手抚青丝,愕然问道:“我的头发怎样了?”张华昭喜得跳起来道:“一根白头发都没有了!”拉着易兰珠到泉水边一照,只见满头乌黑,发光鉴人,易兰珠半晌说不出话来。张华昭拉着她的手赞道:“兰妹妹,你真美!”易兰珠忽悠然叹道:“管它白发黑发都与我无关,白发不足忧,黑发亦不足喜,我是跟定飞红巾的了!”
张华昭奇道:“你不是曾逃出深山,不愿受她拘束的吗?”易兰珠道:“你一点也不懂得我,也不懂得飞红巾。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我和她现在都不是在深山之中,而是在草原之上呀!我现在尊敬她,就如尊敬我的凌叔叔一样。”易兰珠经过了这场大变,又受了凌未风的激励出山,对张华昭的爱心虽然没有死掉,可是她的爱情已经被另外一种强烈的感情盖过了,这感情就是对于草原的感情,她要继承她父亲的志愿,为草原上的牧民解救苦难。理想燃烧着她的心,对死去的父亲那种深沉的怀念占掘了她的心,爱情反而退到次要的位置,此刻她还没有心情谈情说爱,对白发黑发的事情,更不放在心上了!
张华昭默然无语,慢慢地理解了她的心情,拉着她的手轻轻说道:“兰妹妹,我懂得的,我的父亲给清兵杀死的时候,我的心中也是充满着复仇的火焰,一点也不想到其他。但是,我们永远在一起,也并不妨碍我们的事业呀!”易兰珠面现红霞,挣脱他的手说道:“别闹了,你看凌叔叔他们来了!”
凌未风和辛龙子并肩走到草原,不一会傅青主石天成他们也来了,凌未风点点头道:“兰珠,你早!”看着张华昭笑了一笑,忽见张华照黯然无语,觉得很是奇怪。
辛龙子道:“凌未风,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请快说罢。”凌未风突然从腰间解下一把宝剑,递过去道:“你看这把剑如何?”辛龙子细细赏玩,弹剑长啸,说道:“这是西藏天龙派的镇山宝剑呀,你如何得到?”凌未风笑道:“原来你也知道这把剑的来历,你喜欢这把剑吗?”辛龙子淡然说道:“若果在天蒙贼秃的手中,也许我会抢他的。在你的手中,我不会强抢的。”凌未风哈哈笑道:“你既然喜欢,我就送给你!”辛龙子愕然道:“真的?”凌未风道:“一把宝剑有什么稀奇,我生平从不用宝剑,也未尝受过挫败!”辛龙子怪眼一翻,将宝剑挥动几下,说道:“哈,凌未风,你怕我不受宝剑,故意激我,好,我接受你的好意,但还是要和你比剑!”凌未风道:“好呀!咱们点到为止,胜败不论。”
桂仲明拿来一桶石灰,凌未风取出他平常惯用的青钢剑,在石灰中一插,反身跃出,说道:“来吧!”易兰珠武琼瑶十分奇怪,只有傅青主持须微笑。
凌未风知道辛龙子武功极高,新近又学了达摩剑法,若那恩威并施,不能将他收服,因此送他宝剑之后,仍践前言,要和他比剑。傅青主老于阅历,自然猜到凌未风心意。易兰珠和武琼瑶却在暗暗着急,她们见识过辛龙子的武功,以她们两人联剑合攻之力,兀自敌不过辛龙子的,如今辛龙子宝剑在手,如虎添翼,只怕凌未风抵挡不了,两人暗捏一把汗,站在斗场的外围,准备一有危险之时,立刻抢救。
辛龙子横剑当胸,与凌未风相对而立,双目凝视,久久不动。众人方觉奇怪,忽然辛龙子往地上一坐,剑尖倏地上挑,凌未风沉剑一引,辛龙子闪电般地在地上打了几个盘旋,除了有限几人,别人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站了起来,傅青主伸出舌头对石大娘道,达摩剑法真个神妙,只这一伏一起的时间,他已接连使了十几手怪招,若非凌未风,也真难抵挡得住。
再看斗场时,形势又变,辛龙子活像一个醉汉,脚步踉跄,时而纵高,宛如鹰隼凌空;时而扑低:宛如蝶舞花影,一把宝剑东指西划,看来不成章法,其实每一招都暗藏好几个变化,凌未风施展出天山剑法中的“须弥剑法”,攻守兼备,一柄青钢剑飘忽如风,意在剑先,悠然而来,寂然而去,使到紧处,真是攻如雷霆疾发,守如江海凝光。达摩剑法虽然怪绝,却是伤不了凌未风分毫。
辛龙子斗到酣处,忽然一声怪叫,剑法再变,斗场中四面八方都是辛龙子的身影,那柄宝剑寒光电射,剑花错落,就如黑夜繁星,千点万点,洒落下来,凌未风的身形,已被剑光裹住,连傅青主也看得不大清楚,不知道他是如何防御的了!
不说旁人替凌未风担心,辛龙子却是倒吸一口凉气,凌未风看来似是被困着,其实却是用最上乘的剑法,着着反击!辛龙子只觉面前如布了一面铁壁铜墙出不进去,宝剑指处,都被一股极大的潜力挡了回来,还不时要用上乘武功,解去凌未风青钢剑的粘力。似这样斗了一百多招,把旁人看得眼花撩乱,忽然凌未凤在剑光中如星丸跳跃,辛龙子猛纵起来,一圈银虹,环腰疾扫,易兰珠武琼瑶惊叫一声双双枪出,石天成比她们更快,双掌一错,已抢在前头,大叫:“辛龙子,你这孽障,胆敢伤害凌大侠!”语声未停,忽见凌未风笑吟吟地站在面前,辛龙子却如斗败的公鸡一样,斜立在凌未风三丈之外,抱剑说道:“凌大侠真好剑法,我输了!”石天成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仔细看时,只见辛龙子的衣服上,有许多白点,这才恍然大悟,这些白点,全是凌未风用剑尖上的石灰点上去的,若然凌未风真个把辛龙子当为敌人,辛龙子早已丧命在三尺青锋之下了。
凌未风也袍剑当胸,笑时吟地说道:“辛大哥真好剑法,斗了三百多招,才偶然失了一招,做兄弟的十分佩服。”易兰珠的天山剑法已有八成火候,见凌未风只不过赢了一招,在这样短促的时间内,就能够在辛龙子身上留下几十处记号,也是骇得说不出话来,想不到本门剑法的神妙至如斯!
辛龙子既是佩服又是尴尬,正在下不了台,石天成喝道:“大丈夫恩怨分明,你有恩不报,有仇不报,算哪一门侠义道!”辛龙子陡然转身,将剑向上一举,朗声说道:“师兄,我承教了!凌大侠武艺无双,我要报恩也无从报起,我只有随着凌大侠,但愿仗他之内,报了楚昭南的暗算之仇,我就回转深山。”石天成仍是怫然不悦,输恨辛龙子太过糊涂,正想发话,忽然草原上数骑飞来,到武元英跟前,倏地翻身下马,报道:“清军已大举入疆了!”
这几个人都是武元英差到边界探听消息的,他们在边境的烽火台上遥见清兵大队开来,连忙飞骑回报,傅青主沉吟道:“大军行程迟缓,沿途又定有牧民队伍,向他们袭击,最少还要十天半月,他们才能攻到这里。”飞红个道:“十天之内,我保管能把南疆各族,聚集起来。”武元英道:“只是孟禄那边,却是心腹大患,孟禄是喀达尔族的老酋长,和南疆的哈萨克族都定居在喀永沁草原,在那草原上还有十多个部落,而以喀达尔和哈萨克两族的人最多。虽然孟禄只得三四个部落拥护,但他势力最大,清军一旦进来,他会裹挟其他各族,服从他的。”凌未风慨然说道。“我和哈萨克人最熟,我们师兄弟两代,都帮哈萨克人打过仗,我愿到喀尔沁草原走一趟。先和哈萨克人联络,然后把孟禄收服过来。”众人听了,都说太过危险,武元英道:“那边是孟禄的势力,你单枪匹马,恐怕会受暗算。”凌未风笑道:“我一生经历过无数危难,何惧一个孟禄。何况我还有哈萨克族的朋友。”辛龙子应声说道:“我是哈萨克人,二十多前,我曾做过一件很对不起本族的事,当时不知道错,现在是知道了。我愿随凌大侠前往,一来可报凌大侠恩德;二来也可稍赎愆。”众人见辛龙子愿往,齐都大喜,心想两个都是绝世武功,应该不至于出事,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当晚,凌未风和刘郁芳静静在草原漫步,刘郁芳幽幽说道:“才一见面,你又走了!”凌未风强笑道:“我总会回来的。”刘郁芳道:“但你却一直不愿说真话。”凌未风道:“我的过去已经埋葬了,你为何一定要知道我的过去?”刘郁芳道:“可是我心头上的那个童年朋友,却还没有死掉!凌未风,你真的这样残酷,不愿把当年真相告诉我吗?”草原上饿狼夜曝,胡笳远闻,凌未风轻轻地推开刘郁芳的手,悄悄地道:“我再重复我过去说过的一句话,在临死之前,我一定会把真相告诉你的!”正是:
历尽沧桑心未换,疑真疑幻费疑猜。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