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哲理励志_好法学网,第二章_哲理励志_好历史学网

当浮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本来就放慢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仰起那一直低着的头。浮生抬头的瞬间,如果有人仔细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的眼神深邃如浩渺的宇宙没有了边际,又充满了沧桑落寞、孤寂、却又不屈的神采。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带着淡淡的微笑问道:“老伯,您好,请问一下,您老贵姓?”

第七章浮如生

刘春树被这一问,本来还想继续吆喝的腔调,戛然而止,撇过头看着那个在路边小子。停下手头还在冒着烟的烟杆,然后狠狠的吸了两口不知道是什么味的烟草,身子慢慢的转过来抬起了头,似是回忆,又如享受。

人生如棋,我愿为卒,行动虽慢,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

过了有一会才慢慢的低下头,回道:“你是给城东的那个老不死,不对,他已经死了,就是那个陈老六送终的叫,叫……。”浮生赶紧答道:“浮生”。“对,浮生,是吧!你问我?我这糟老头活了大半辈子了,也不知道那个陈老六会做什么好事,还会有人给他送终,这老不死的,不对,哎……,喊了一辈子了,改不了口了,死都死了,还再说人老不死的是有点不好。在我们这里,死后如果没有亲人为其送终的话,就由村里的居委会用个凉席包起来,埋了就算了,没想到陈老六死都死了,还有这么好的命啊!小伙子,不好意思,人老了,说话就容易啰嗦了,咳咳……。我这老头也就住在这城东,小老头我叫刘春树,算算,好像和那个陈老六是同龄的”,叫刘春树的老人,说到这叹了一口气,又狠狠的吸了一口那个已经有些年代的烟杆,“陈老六,都走了,哎,好像周围就剩我这糟老头,都半个身子入土了,老喽,身子骨不行了,也快要到时间找陈老六那个老不死的聚聚了,回忆一下过去了。”

我这是怎么了,一切的一切罪孽都过去了!陈老六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刘春树也疯了。那些有罪的人都得到了他们该有的惩罚。

“老伯,我看您身体还很硬朗了,老伯我想请问您,刚才你哼唱的是不是陈伯经常说的两句话?”浮生做出沉思状,好似想通什么,又很客气的问了一句。离上次与刘春树那次闲聊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浮生正踱步漫步在这漫天飘舞这秋叶的宁静小道上,看着那伴随秋风微微起舞的落叶。浮生停下的脚步,抬头看着那湛蓝的天空,三个月了,浮生想想来这个叫古秋的小镇上已经有了三个月了,浮生此时嘴角浮出有些讥笑,有些无奈,更多的却是对那未知明天的迷茫。

陈老六,刘春树,为了让自己能够在算命界站住脚跟,不惜自己来制造那些自己编造的谎言,来证明自己命术的高超!而自己的爷爷奶奶,自己的父母都是出自那陈老六和刘春树之手。

为了一个答案,为了一个承诺,为了让自己活的更清白一些,浮生毅然来到这个小镇。

浮生用个了两个晚上的时间

浮生低头傻笑似地“呵呵”两声,想着在自己的二十四年,真过的太有戏剧性了。在自己还没有记忆的时候,父母就莫名的死亡,然后再未来的十二年期间都是乡里乡亲的帮给才使那个没有爹娘的孩子能够活下来,在以后的日子里通过邻居间的只言片语,浮生对那个未曾有点记忆的父母有些迷糊的了解:浮生的父亲叫王天,母亲叫徐秋兰,都是以算命为生,他们在这个地段还是比较有名,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浮生出生还没到三个月,孩子的名字还没有起好,孩子的父母亲突然没了踪迹,只留下那个还在襁褓里嚎嚎大哭的小娃。几天后,有村民在邻村的小河边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据当时发现的村民说,两位走时都是面带笑容,看样走的很安详,且事后公安机关也来做事后调查,发现没有他杀的迹象,也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后认定是自杀,但具体自杀缘由却不得而知,而且在孩子只是三个月的时候自杀,很是让村民们奇怪。在整个案件调查中,看到死者身边放着一份信件,是传授浮生父母算命的师傅写给他们出去历练的“拜上信”(据说,算命先生在一个地方安居并以此为生的话,必须要有师承的引荐信拜“山头师傅”才可以),而信件的后署名赫然写着——汝师陈老六。

一个晚上给陈老头下了毒,无色无味的,混在陈老六的爱喝的酒里面;用了一晚上时间,浮生把自己打扮成自己想像中的父亲的样子,躲在刘春树的家里,趁着晚上,突然出来吓他,也许真是他做的亏心事做的多了,或者对王天的死还耿耿于怀,当晚就被浮生吓疯了。

浮生到十二岁的时候,通过邻里乡亲的照顾和教诲下也接受的一些文化教育再由浮生也比较聪明好学,虽没有上什么学但懂的还是比较多的。邻里乡亲对他很好,但是他不愿意在别人的救济和同情下生活着。在十二岁的时候,浮生知道了他本该姓王,但他还是把自己的名字起做浮生,寓意是:浮游在死亡之上的生命。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一个本该有着多彩的童年,就这样在“浮生”这个名字出现,就注定那个本该还是孩子的已经不再有童年了,已经告别本该进行中的童年。他肩负太多的东西。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太小了都找不到工作,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浮生就会把那张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那个推荐信拿出来看看,看着那个已经有些发黄,有些破的纸张,就会感觉到拿出来的频率是很高的,瑟瑟的躲在某这角落。在外流浪,有这顿没那顿的。

浮生做了这两件事,才真正的以送终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其实浮生很早就悄悄的进了村,躲在靠近陈老六家附近找个恰当的时间实施自己的计划。